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51        发布时间:[2022-01-14]


  倪子满三岁后,向我叫得最多的话是,我要养一只小狗狗。但他爸走的那天,倪子站在我身后,叫,我要挣钱,挣很多钱,我养你。这时的倪子才六岁。我没作声,眼睛盯着刚刚关闭的房门。我不知道自己的脸上是什么表情,也许没有表情,也许非常愤怒、绝望。倪子说完后,见我没反应,他从身后走到我面前,挡住那道门的视线。刚刚,我们都眼睁睁看着他爸这道门走出去。倪子一直站在旁边,目睹整个过程,也亲耳听见了所有的对话。

  他爸说,我走了。我说,可以,永远不要回来。他爸没作声,僵着背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像下了好大的决心一样,拉开了房门。我又说,你走出这个门,以后这个门永远都不再对你打开,永远。他爸的脚步顿了一下,似乎在权衡踏出门去的利弊。我又说,以后,孩子你一个也别想得到。他爸抬在空中的脚,终于落在了地上。不过不是落在门内,而是踏出了门外。然后他整个身子也出去了,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反手将门轻轻关上了。

  对,没错,是轻轻地关上门的,并不是摔门而去的,如果是摔门,我多少能听出他内心的愤怒,我也可以理解为他在赌气。可是他轻轻地关上门,就代表他内心已经打定主意离开了。那门轻轻关上瞬间,发出“咯嚓”一声脆响。那响声一直在我的耳边回荡着。细微而又惊心动魄。

  倪子拉起我的手说:你不要怕。我眼睛终于稍稍转动了一下,盯在倪子的脸上,说,我没有怕。倪子纯净的大眼睛眨呀眨的,说,我以后挣钱养你,你别怕。我看着倪子,我想咆哮,我想大哭,我想对倪子大骂,你就是一个小屁孩,什么也不懂。最后,我却只哽着声音“哦”了一声,蹲下身,轻轻地抚摸了一下他的小脑袋,我不知道我的眼睛里有什么,也不知道眼神里是不是含满了悲痛。但倪子盯着我看了一会后,却突然扑进了我的怀里,紧紧搂住了我的脖子。

  这小小的身子真柔软啊!我紧紧地搂着。过了好半天,我才平静下来,说,好了,我得去做饭了。倪子说,我以后不吃肉,只吃炒土豆丝。我说,不行,长身体,必须吃肉。回过身时,看到芊芊面无表情的站在她的房门前。也许刚才的一幕,她也看见了,也听见了。芊芊没有看我,她的眼睛似乎永远都落在一个虚无的空间里。似乎这个世界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引起她的喜怒哀乐。

  这是一个安静得有点过分的十一岁女孩子。就是因为她的安静和乖巧、懂事,在她长到四岁左右的时候,我觉得她需要一个伴。倪子是我给芊芊的伴。可是芊芊似乎并不喜欢倪子,倪子生下来,芊芊听说是个男孩子,脸上的笑意就消失了。芊芊想要一个妹妹,和她一起玩巴拉巴拉小魔仙。生了倪子后,芊芊更沉默了。当然,倪子能说能走后,芊芊的脾气,有时候会被突然引爆,在倪子涂乱她的报告册后,在倪子撕毁她新画的画作后,会发出一声破嗓的怒吼,会狠狠给两个巴掌。芊芊打倪子巴掌时,先抡起手掌,把手指紧紧并在一起,对准倪子的脸蛋,然后准确无误地落下,左脸,啪啪两下,右脸,啪啪两下。似乎打偏了,就不算数。当然,这样的场景被我看到后,她会立即装作若无其事,然后轻轻地抚了抚倪子的脸蛋。倪子前一秒眼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后一秒就笑成了一朵花。也不怪姐姐的巴掌,继续没脸没皮地混在她的身边。

  他们的矛盾,他们自己解决。我从不过问。我只是心疼地看一眼,然后再心疼地看一眼。

  我心疼倪子,更心疼芊芊。倪子抢了芊芊妈妈的所有怀抱,倪子也抢了芊芊的生日。他们同一天生日。芊芊五岁生日那天,倪子来到了这个世界。芊芊的生日蛋糕是在医院里吃的。芊芊一边吃蛋糕,一边用眼睛瞟向用小被子包得像粽子似的倪子,小小的一个,肉嘟嘟的一个,只有五十五厘米长。

  我懂芊芊。正因为太懂。导致我常常不敢看芊芊的眼睛。芊芊眼睛里的光,会刺痛心底最柔软的神经。

  但我此刻无暇研究芊芊是什么感受,什么眼神。我看到她,内心里微微一慌。急忙向厨房走去。我不知道为何看到她会心慌,就像我把她最心爱的画册弄脏了一般的心虚感。天知道,她的爸爸不是我赶出家门的,而是他自己要出去的。我为什么会感到心虚呢?我正在厨房蹲在地上削土豆时,一道阴影覆盖过来。我抬头,是芊芊。芊芊说,我会削土豆。她蹲下来,要帮着我削土豆。我急忙阻止她,不用,马上就好。芊芊说,我洗菜。她站起身,走到水台,打开水龙头,水龙头没水,这楼高了,水常常抽不上来。芊芊用瓢舀水,一瓢一瓢从蓄水桶里舀到盆里,清洗蔬菜。我没作声。听着水声哗哗响起,我感到眼睛上有什么正在缓缓的往外爬行着,涩涩的,痒痒的,刺痛刺痛的。挡都挡不住。

  楼前一片民居楼里,不知谁家养了公鸡。每天天亮前,一声接一声高吭的打鸣声,传到高楼上,显得世界宁静而空旷。我站在阳台上,看远近高低不一的房屋,看清晨的薄雾在微光中,慢慢四下扩散,看天边的光线随着各种喧嚣声,越来越强烈。

  阳台上的绿植是房东留下的。这些严重缺水的绿植,或许曾经是房东家最美的风景。但此刻,却都在生命线上垂死的挣扎着。有人关照的生活,与没人关照的生活,便有如此巨大的差异。晨光中,天空、阳台、远处的风景,被我看得冷却的天地,却在倪子温暖的小手中,渐渐变得温馨而美丽。倪子揉着惺忪的眼睛,将整个小身子靠在我的身上。

  这身子真柔软、暖和!

  每天早上,注定是打仗一般的节奏。洗漱、化妆、做饭、收拾东西,送倪子和芊芊去学校。他们的学校在凤凰山下传灯寺旁,是靠山最近的学校。是离佛门最近的学校。只要一抬头,就能见到佛。门前的梅江河蜿蜒而过,清澈的水中,倒映着这一片翠绿青山。老房拆迁,换新房。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多少新喜之色。刚安置下来的房子就在学校的旁边,正在修建。每次上学,我们都会经过已经拆迁的旧房地基,现在已经荒芜一片。

  倪子说,好想念我们家的老房子啊!倪子想念的,不是我们家的老房子,他是想念老房门前的院坝。那块用水泥硬化的院坝,是他的乐园。他在乐园上打羽毛球、踢足球、骑小车车、和小朋友玩游戏。更准确的说,倪子想念的是他的那群小朋友。

  我们现在租的房子在六楼。属于单位集资修建的小区楼。楼层高,建筑古旧。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产物。搬来的时候楼下正在安装水管。我们原来的老房子常年停水,最怕的就是没水用。看到工人们正在安装水管,兴奋极了。倪子蹦跳着说,终于可以用水龙头冲着洗澡了。结果楼下的水管安装了两周都没有完工。好不容易等到完工了,才知道,这水管并不是我们租的这幢楼的水管。这幢楼还是照常停水,一停就是两三天。

  停水让整幢楼的居民抓狂。打电话到各处反应。都没有回应。居民们又到秀山电视台爆料、打阳光热线举报。可因为这幢楼是集资自建房。人家都不管。要改建,就得户主们再筹资。于是,整幢楼的居民,大多已经搬走。留下来的,就只有底层的两三家住户。而我们住在六楼,中间几层楼,几乎没有人迹。每天走在空荡荡的楼道上,显得特别的空虚。仿佛住在半空中。

  当然,白天我没有时间享受这种空虚和寂静。早上将两孩子送到学校后,就急急往台里赶。台里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整天都得在台里蹲着。每周有两天下乡采访。采访回来后就是拼命的赶稿子。下班后去菜场买菜、接孩子们回家、做饭、饭后收拾家务、给孩子洗澡、洗衣。一切收拾完毕后,已经晚上九、十点钟。这才得打开电脑,开始赶稿子。赶完稿子已经凌晨两三点钟。赶忙倒头就睡。有时候连灯都累得忘关。次日被闹钟吵醒,又是拼命的一天……

  忙碌的日子,让我完全忽略了孩子父亲的离去。我甚至以为,那不过是一场梦而已。毕竟他在家里的时候,我也是如此的过着。似乎一直以来,我都是如此的过着。他的离去,与我的现状,似乎并没有多少不适和改变。忙碌的日子,也让我无暇与两个孩子有过多的交流和陪伴。我变得不爱说话、不爱与人接触。常常爬上六楼后,倒在沙发上,半天起不来。而他们也不敢打扰我,怕我这颗“炸弹”突然爆炸开来。

  倪子前后左右地给我捶背、捶腿、捶肩、捏手、做眼保健操。我惊异于倪子所会的这么多事情。问,谁教你的?倪子说,什么?我说,眼保健操谁教你的?倪子说,老师教的。我问,按摩谁教你的?倪子说,我看到洋洋妈妈就是这样帮你按摩的。我听了半响没有作声。此前只要心里遇到过不去的坎,就喜欢去洋洋妈妈那里按摩一下,把自己的心里话倾诉一下,放松放松身心。可现在,似乎并没有想要找谁倾诉的欲望了。倒是这身体,却越见沉重起来。

  倪子喜欢拼图,家里到处都是他的拼图。多余的拼图,他说想拿去换钱。芊芊说,你用过的拼图换不成钱。倪子说,学校的跳蚤市场就可以。芊芊说,那是学校。倪子问,怎样才可以去卖拼图?芊芊说,在网上可以批发货。倪子和我商量,说让我帮他在网上批发拼图,他和芊芊去花灯广场售卖。他说,我答应要挣钱养你的。我说好,但前提是不能影响学习。倪子说,我会努力学习的。于是,我帮他在网上批发。前期,只能少少的批发。买了100张,算下来,合1.88元一张。倪子和芊芊一人装了一口袋拼图,提到花灯广场去卖。我用A4纸给他们各写了一张牌子,3元/张。他们走下楼,走在有浓密枝叶的林荫道上。我站在阳台上,静静地看着他们越走越远的身影。看着看着,暮色就浓浓的袭上眼睑,模糊了视线。

  当然,我也曾偷偷跟随在他们的身后,暗地里观察过他们的行动。一开始,他们到花灯广场,是在一起的。把口袋里的拼图拿出来,整齐有序的摆放在地上,把价格牌子放在拼图中间。过往的行人三三两两地围观着。倪子胆子大一些,看到有人看拼图,就会招揽生意,说,阿姨,给弟弟买一张吧,不贵,才三块钱一张,很好玩的。围观的人多,买的人少。有的会感叹一声,这么小就出来卖东西,真是懂事啊!而芊芊似乎并不喜欢听到别人的感叹,她从来都不说话,安安静静地站在那儿,或者蹲在那儿。有人买,找到顾客要的拼图后,收了钱,继续安静地呆在那儿。

  后来,他们到花灯广场后,就分开行动。中间隔很远的距离。一人一边。各摆各的摊子。各卖各的拼图。直到夜色渐浓,人群四下散去,两人才收拾东西,一起邀约着回家。

  我们每个人都在学着长大。只不同的是,有的人长大得慢一些,有些人,很小就长大了。人群中卖拼图的身影,和那个踏出门去的身影在眼前交织成一片混沌的画面。人生路上,每个人都会经历许多许多的人,而每个人都会渐渐与许多人失去联系,直到没有任何音讯。但我们唯一能把握的是,在人生的每一阶段,珍惜身边那个令灵魂感到安慰的人。

  倪子和芊芊就是现阶段能令我的灵魂感到安慰的人。

  他爸的离去,对我们表面上似乎都没有造成多少伤害。或许在我们的生活中,已经习惯了这样没有他的日子。他的离去,与倪子渴望养一只小狗,倒成了鲜明的对比。

  倪子又开始叫嚷着要养一只小狗狗。我不同意。倪子说,我会照顾好它的。我还是不同意。倪子说你为什么不同意我养一只小狗呢?小狗可以看家,可以陪我玩,小狗很听话,会成为最忠实的伙伴。我说,小狗确实很可爱,可是它会占据你学习时间,有可能还会伤你的心。倪子听不懂。我又说:我之前曾经养过一只狗,就是因为养过,所以不敢养了。

  倪子沉默了好一会,眼珠子转了好几圈,突然问,那狗现在在哪里?我平静的说,死了。倪子呆愣了一会,突然就哭了起来,指着我说你怎么能把它养死呢?小狗那么可爱,为什么要把它养死啊?我说,等你不哭了,我就给你讲一个故事。倪子想知道小狗是怎么死的,于是立即擦干了眼泪说,我没有哭,你说吧!

  重庆北碚的冬天,很冷。特别是嘉陵江畔,风吹过脸庞,像刀子刮一样的刺骨。当然,那时候让我觉得冷的原因,也许不是冬天,而是小预的离去。小预是我在北碚的同事,听说她从广州到重庆来的,一个人,无亲无故。小预在重庆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并不知道。我从南坪调到北碚去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人,抱着一只小狗。那狗是一只土狗,很小,很瘦,毛灰白灰白的。同事讥笑说小预连自己都养不活,居然还要养一只小狗。说小预常常把自己的饭分一半给小狗吃。说狗瘦得皮包骨头,小预也瘦得皮包骨头。在我心中,小预是一个可怜而有爱心的女孩。于是,我常常给小预买早餐,也常常给小预的狗买早餐。小预过着极为孤单和寂寞的生活。从来不与外人接触。每天抱着她的小狗,呆呆出神。我觉得小预一定遇到了极为困难的事情,见她精神不好,便建议她回老家去。女孩子在外漂着不好。小预想了想说,过年时就想回家的,但是不敢把狗带回去。我冲动的说,如果你相信我,我帮你养狗。小预看着我很久,似乎才下定了决心。小预离开北碚的那天早上,她把狗给我抱来,在公司门外站了很久。她走时,我正在解决一台电脑故碍,我让她把小狗放在屋旁的纸箱里面。纸箱是我为小狗准备的新家。小预走后,小狗仿佛意识到主人不要它了,一直凄厉的“汪汪”叫唤着,在纸箱里拼命挣扎着。同事被小狗吵得特别烦,叫我把小狗抱走。我没作声,加紧修理手边的机器。待我听到外面传来异样的声响跑出去,看到街道上围了一圈的人。

  我挤进去,我看到了小预,她跪在地上,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她的手伸在半空中,不停地颤抖着,想去触摸什么,却迟迟没有落下去。我顺着她的手,看到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瘫在地上……

  倪子骇然而惊异的问,那血肉模糊的东西是什么?

  芊芊说,是那只小狗。我点了点头。芊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我的旁边。这个故事她已经听了很多遍,所以,芊芊从不要求养狗。尽管每次在路上看到别人家的小狗,喜爱异常,紧盯不放。但她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就算心里再渴望,却从来没有要求。

  什么?小狗被车撞死了?倪子大叫起来,眼中透着不可思议。他似乎在想,小狗明明好好的,怎么就被车撞死了呢?我也看到了芊芊眼神的悲伤和疑惑,但是芊芊什么也没有问。我伸手拉住了芊芊和倪子的手。我说,这个故事里面的小预,是我;抛弃小狗的那个人,也是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小狗被车撞死的,还是我。倪子眼神更加的不可思议。他大眼睛盯着我,似乎在极速思考什么事情。

  你骗我的,你就是不想让我养小狗。倪子突然冲我大叫,挣脱我的手,飞跑进自己的房间,“怦”一声将门关上了,抽噎声隔着一道门断断续续传来。

  我开门进去的时候,倪子还在床上哭泣。眼角的泪水将滴未滴。我伸手抹去他的眼泪,说,我讲这个故事不是骗你的,也不是不许你养狗的借口。我讲这个故事,只是要你明白。狗狗不是玩具,它是生命,如果把它带进我们家门,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人,永远不得抛弃它,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它的生老病死,以后你都得为它负责,包括它咬了什么人,你得负责出钱打狂犬疫苗。如果你养着养着烦了,不想养了,把它随便抛弃在街上,它不是被车撞死,就会成为流浪狗,或者被人打死,那你就是在间接的害它。

  倪子眼珠子转了转。

  我又说,如果你要养,明天我就去给你买一只回来,但是,你要想好,你上学去后,只有它一人在家,谁喂它吃饭?谁喂它喝水?它孤单了谁陪伴它?它一直叫唤,你都听不见,它会不会伤心?

  倪子还是没有说话。我站起身来,轻轻走出了房门。

  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用手遮挡住眼睛的部位。养狗和养儿女是一样的,只要把他们入了心,入了肺,当母亲的,就永远割舍不了。当年的小狗,在我离去时,或许意识到自己将被抛弃的命运。不顾那只纸箱子的束缚,拼命的跑过公路来追我,才导致被一辆车直接撞死。那一幕至今想来,都是令我心惊胆颤,心神俱伤的。而今,我养的两个孩子,却不能再有一丝丝抛弃和离开的想法。尽管我已经和孩子爸办了离婚证。而孩子爸也已经走了。已经不管他们了。但我却不能稍稍松手。因为我知道,有些缘份,只是松手之间,就会消失无踪。我不能要求孩子爸和我一样,把孩子放在第一位,因为我不能要求一个从未经历过离别的人去感受生死;去要求一个没有心的人,却感受悲伤。我只能要求自己,对两个孩子,不能有一丝丝的马虎。他们是我心里的狗狗,永远都不能失去的狗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传来芊芊的声音叫,妈妈,吃饭了!我“嗯”了一声。听着她踢踏着脚步穿梭在厨房与客厅之间。这脚步声从未有过的动听和安慰。

  饭桌上,我对两个孩子宣布了一件事情,我说,我决定辞职了。芊芊抬起眼睛,惊异的看着我。这不能怪她的表情。自芊芊两岁半后,我就把她甩在幼儿园,没有好好陪伴她。而倪子也是一样,在生下他满四十天后,我就背着他出去做水果生意,常常是把他放在摇摇车里,直到饿得哇哇大叫,才能匆匆抱起来,喂一口奶。对两个孩子,我内心充满了深深的愧疚。这一刻,我居然有点想要感谢那个离开家的男人。如果不是他的离开,我或许不会看到眼前的幸福,是多么的可贵。或许我还钻在那种忙乱和迷茫之间,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这个决定我说出来后,我听到心里的一块重担“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肩头霍然轻松了。

  我说,芊芊,你不是一直想去川河盖旅游、去黑洞河漂流么?倪子,你不是一直想去重庆水上乐园玩、坐过山车么?

  我看到两个孩子的眼睛慢慢的亮起来,笑容在他们的脸上慢慢绽开。倪子突然放下碗筷向我跑来,伸臂抱住了我,紧紧地抱着,“叭叽”用力地亲我。我的心在他的口水和笑容中,融化成了一滩水。而芊芊,嘴角咧开,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可眼睛瞟到我时,却又生生的忍住了。最后,她站起身,小跑着进了房间。

  唉!我的小狗狗们。有你们,我什么也不怕。

   


 
《中华读书报》文学大赛
《诗刊》杂志社作品征集活动
《民间故事选刊》(上、下半月)征稿启事
《青春》杂志社征稿
《山西农民报》征稿启事
抗疫情文艺作品大赛
《金沙江文艺》征稿启事
全国首个红色文学大奖“中国作家·红日文学奖”设立,即日开启作品征集
中华文学基金会第四届茅盾新人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书香·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星星点灯杯”全国童诗大赛启事
「三联美食」主题征稿启事
”我自豪,我是林草人“征文
“劳动最光荣”文学作品主题征文?启事?
“15酱杯”诗酒文学征文
第一届“ 百鸣杯”全国青年征文大赛
“‘贡’享‘柑’甜小康生活·德庆贡柑”征文
“品味宣酒”征文
“同舟共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大赛
首届 全国“白塔杯” 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林清玄

徐志摩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连平:降准认识存在四个误区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