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58        发布时间:[2022-01-13]

  

  下班高峰,路上有点堵。要是在往常,他会烦躁,焦虑,会忍不住把满腔怒火发泄出来,摁喇叭,咒骂,把音乐开到最大,把车窗摇下来探出脑袋看路况。可是今天,他一点都不着急。

  他倒很感激这拥堵的黄昏的北京。漫长的红灯,十字路口,汽车和人潮汇成汹涌的河流,沸水一般,在盛夏夕阳的余烬里蒸腾着溽热的暑气。车里冷气很足,凉爽宜人。他靠在驾驶座上,随音乐轻轻打着拍子,是蔡琴的歌,《你的眼神》。他喜欢蔡琴的歌,那种醇厚而迷人的声线,有点沧桑,有点沉醉,像酒在柔肠里缓缓穿过,又像秋风吹来,落叶萧萧满地。他叹息了一声,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他竟然喜欢蔡琴。像他这个年纪,不是应该喜欢那些小鲜肉吗?为了这个,卫荣老是嘲笑他。笑他老古董,说他老土。他都不大理会。对于她的冷嘲热讽,他早就麻木了。早先时候,他还会跟她争辩一下。后来,渐渐地,他连吵架的激情都没有了。是啊,吵架也是要有激情的。有什么好吵的,在家庭生活这个泥潭里,还能吵出什么名堂来呢?

  三伏天,正是北京最热的时候。城市被晒得昏昏欲睡,有点倦怠,又有点暴躁,好像一个人受尽了生活的欺凌,忍耐着,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坏脾气。阳光下,汽车外壳反射着刺眼的白光。车流像水滴一样,一滴一滴,汇成庞大的河流,在大街上缓缓流淌。高楼的玻璃幕墙上,闪闪烁烁,光怪陆离,巨大的广告牌上写着几个大字,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有一家鲜花店,门口有个女孩子在插花,拿一把大剪刀,娴熟地把一束玫瑰的枝枝叉叉剪掉,插进一只大肚子陶罐里。那女孩子穿一件米白色连衣裙,扎着丸子头,有一种乱蓬蓬、懒洋洋的好看。他想象着,要是她把头发散下来,会是什么样子呢?他喜欢长发的女人。长发纷披,瀑布一般倾泻而下,总是给人无限绮丽的想象。麻花辫也好。少年时代,他喜欢女孩子的麻花辫,乌溜溜地在肩头跳来跳去,俏丽动人。他的第一任女友就是麻花辫,大学同学,清瘦苍白,习惯性地微蹙着眉心,像是胸中藏着一段心事;笑的时候,喜欢拿手背捂着嘴,有一种青涩的少女气质。公正地说,前女友容颜并不美丽,不过是中人之姿吧。若说吸引,他想,大约正是那青涩的少女气质吸引了他。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大男孩,天真稚嫩,毛手毛脚,对女孩子没有多少经验。后来,莫名其妙地,那段感情就无疾而终了。时隔多年想起来,他倒也没有多少留恋,只是有那么一点遗憾。那是他的初恋呀。

  阳光照在车窗玻璃上,碎金子一样闪耀成一片,叫人不敢直视。大街上市声喧闹,车水马龙,隔着窗子,好像是在另一个遥远的虚幻世界。一个男孩子在车流里钻来钻去,忙着给车主发小广告。他最讨厌这种发小广告的。那瘦小的男孩子执拗地敲着窗子,神情麻木,好像不敲开决不罢休的意思,他只好摇下车窗。果然还是房屋中介。这一阵子,北京的房价倒是不涨了,可也绝没有降的意思,停滞在那里,人们观望的多,出手的少。他看着小广告上那些楼盘,那些楼盘后面的一串串数字,淡然的,从容的,隔岸观火的意思。几年前,他换了大房子,地段好,绿化好,户型好,又是学区房,即便是在北京,也算是优质小区了。只这一样,惹得多少人眼热呀。他周围的同事、同学、朋友,谁不说他是人生赢家?事业顺利,儿女双全,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蔡琴的歌声在车里缓缓流淌,像是温柔的抚摸,又像是低声的倾诉。他叹口气。真是奇怪,他对声音格外敏感。仅凭着声音,他就能对一个人生出喜恶之心。当然了,他从来没有对人说起过。这是他的秘密。这世上,谁还没有一点秘密呢?卫荣在微信里问他在哪里,下班没有。他看了一眼那头像,是她自己的照片,图修得有点狠了,像一个素不相识的美女。卫荣见他没回复,语音就过来了,一出口火药味儿很浓,你干吗呢,怎么不回我?他说我开车呢。卫荣说,那你也应该回我一下呀,真是。卫荣说,你总是这样,磨磨唧唧的,回个电话都这样。卫荣说,你几点到家?怎么又这么晚?卫荣说,你们单位怎么整天那么多破事儿,你们领导没家呀?他看着那语音提示一条一条发过来,连珠炮似的,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很深的厌倦。电话终于追过来了。铃声单调刺耳,一遍一遍催逼着。他不想接。他知道,只要一接通,她会在那边说些什么。措辞、语气、语调、停顿,甚至是节奏,他太熟悉了。除了抱怨,除了指责,除了否定,她还能跟他说什么呢?这么多年了,对她这一套,他早就腻歪透了。

  当年,他来北京的时候,博士毕业不久,在一所高校教书。一介书生,面对这个庞大的城市,心里真是茫然得很。十年寒窗,读了一肚子书,却忽然发现,英雄无用武之地。他是一个不甘平庸的人。虽说是乡野出身,父母并不识多少字,可他很小的时候就暗暗立下了志向,要不负此生,要轰轰烈烈大闹一场世事。他所能够想象的壮丽人生,不过如此。从小,他就是一个好孩子,念书好,有抱负,一路从芳村考出来,过五关斩六将,一直到北京。北京是什么地方?北京是他的战场啊!策马扬鞭,刀光剑影,他是决意要在这里驰骋一番的。

  然而,不出意外地,他碰了很多次壁。头破血流倒也不至于,但碰得鼻青脸肿,却是真的。他什么性格?岂肯甘心!在校园里教书,日子倒是安宁,不外是坐冷板凳,埋头做学问。冷板凳他不怕,可他不甘心一辈子做一个书斋里的学究,皓首穷经。他更愿意到广阔的社会生活中去,到火热的人生现场去,到沸腾的人群中去,到时代激流中去,做实事出实效。他是有很深的历史感的人,渴望为自己身处的时代留下自己的刻度和印记。

  那一阵子,他苦闷得不行。身边的同学、同事都结婚成家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形单影只,像一只孤雁,在偌大的校园里徘徊来去。有一回,一个朋友要介绍一个女孩子给他,说见见嘛,感觉不错的话,就交往一下。他对相亲这种形式有点排斥,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亲?真是荒唐!理想的爱情,不应该是浪漫的邂逅吗?电光石火,天崩地裂,就像两个行星相撞,瞬间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或者,跟一个人慢慢相处,年深日久,暗生情愫,在某一个微妙难言的时刻,情不自禁说破深埋心中的秘密。而正好是,你爱的那个人,她也爱你。他承认,在感情上,他是有那么一点理想主义,否则的话,何至于等到年近而立还是单身呢?他推掉了朋友的好意,说最近忙,等闲了再说。

  那一年,母亲却病了。是重病。他们母子素来亲密,他在家里排行最小,又是独子。母亲疼他爱他,向来以他为骄傲。在芳村,谁不知道老徐家的小子?他是后来才知道,他所有的奋斗,所有的努力,在艰难世事面前的不屈不挠,是因为背后母亲的目光。母亲在看着他,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勇往直前呢?在病榻上,母亲最放心不下的,是他的婚事。他答应了朋友的安排,相亲,订婚,结婚。

  结婚当年,母亲走了。

  手机一直在响,不依不饶的意思。他叹口气,知道回去又逃不过一场争吵。质问他干什么呢,为什么不接电话,凭什么这么对她,不愿意过就离,这样算什么,折磨谁呢,有意思吗……卫荣的口才好极了,声音高亢尖锐,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老实说,他不喜欢卫荣的声音。她的声音过于锋利,过于刺耳,仿佛金属的利器在玻璃表面划过,每句话都像是在吵架。她父母也是这样。卫荣是独女,她和父母之间关系紧张,吵吵闹闹几乎是家常便饭。他看着那一闪一闪的手机屏幕,听着那单调的铃声反反复复催逼着,心想,当年,他怎么就没有想到今天呢?当时,他怎么就那么快答应了这桩婚事,决定跟这个女人,不,确切地说,跟这样一个家庭共度此生了呢?事实上,卫荣的父母一直跟他们住在一起,并且,深度介入他们的家庭生活,在他们的婚姻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他自嘲地笑了下。卫荣的口头禅是,你以为自己是谁呀?要想当家做主,你买房子啊!你带孩子啊!

  是,没错。当初,是卫荣的父母出钱付了首付,买了这套大房子。他原本是想推辞的。至少,不用买这么大的吧,负担也能减轻一些。可是卫荣跟她父母都不同意。他们的说法是,迟早是要过来住的,几代同堂,房子当然要大。北京的房价只能是越来越高,买得越早越大就是赚到了。他还能说什么呢?有句话叫做,英雄气短。他们老家,他的父亲,他的姐姐,谁也没有资助他的能力。也因此,他们所谓的几代同堂,跟他家乡的老父亲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关于房子,关于房子的一切,他都没有说话的权利。在哪里买,什么时候买,买多大面积,什么户型,怎么装修,房间怎么分配,置办什么家具……都是他们说了算。他们卫家一家三口商量,斟酌,对峙,争吵,最后拍板。他只在一旁默默地听着,看着。他插不上一句话,他们也从来不问他的意见。在这个家里,他是一个局外人。

  江海,把窗子打开。

  江海,把地再擦一遍。

  江海,灯泡坏了。

  江海,帮我按摩一下,累死了。

  卫荣的声音无处不在,仿佛一个魔咒。他在这个魔咒下陀螺一般地转来转去,疯狂的陀螺,被惯性拖拽着,没有理性,没有情感,只是机械地旋转,旋转,旋转。有时候,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承受不了,要立刻崩溃了,要突然飞出现有的轨道,像一个抛物线,在疯狂的旋转中自我毁灭。然而,并没有。人究竟有多大的耐受力啊,仿佛一根竹子,在重物的压迫下,不断弯曲,弯曲,你以为马上就要断裂了,甚至听到了嘎巴嘎巴的内部断裂的声音,然而,你看到的,依然是那根表面完好的竹子,只不过弯的曲度更大。

  电话静默了一会儿,又开始响了。是微信语音。儿子说,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稚嫩的声音,叫人心里毛茸茸地发痒,又有点麻酥酥的酸。他忍不住回复道,快啦,你乖呀。儿子五岁,正是一个男孩子最黏人的时候。七八岁狗不理。估计再过两年,他该调皮捣蛋招人烦了吧。儿子极像他,眉眼倒在其次,主要是心性。聪明,懂事,善良,心软——这是优点呢,还是弱点?

  儿子出生的时候,起了一场风波。卫荣说,哎,跟你说个事儿,儿子跟我姓,姓卫。他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以为她在开玩笑。卫荣说,谁跟你开玩笑?我是独生女,这是我们卫家的后代嘛。他说,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父母的意思?卫荣说,我们全家的意思。斩钉截铁的口气。他说,你这是在跟我商量,还是来宣布你们的决定的?卫荣反问道,你觉得呢?卫父走过来,干咳了一声,说,江海,老实说,我们家荣荣找你,不就是为了这个吗?否则,以我们家的条件——卫父停顿了一下,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他看着卫父那张保养得很好的脸,白白胖胖,几乎看不见皱纹,跟自己父亲比起来,根本不像同一代人。卫父没说出口的那半句话,他怎么不知道呢?卫家是南方一座小城的工薪阶层。小城镇的人,往往比大都市的人更多地沾染市民习性,比方说,势利,实际,精明,会算计。因为眼界和见识有限,有些小城人往往更容易自大,更容易有老子天下第一之类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在卫家人眼里,这桩婚姻本身就是不对等的——出身小城的女儿嫁给农村出身的穷小子,肯定是下嫁。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肯下嫁呢?他们是有周密考量的。让孩子随他们的姓,就是他们平衡这倾斜的婚姻天平的一个砝码,一个重要砝码。江海看着卫父那张脸,还有,卫荣那因为生产而变得臃肿的腰身,胸口堵得厉害。卫母走过来,给婴儿换尿不湿,蝎蝎螫螫地,一口一个卫卫卫卫卫卫,好像是在示威。卫母的发型很奇特,前面是剪得短短的板寸,只在脑勺后头留了一小撮头发,勉强编了一根细细的小辫。六十岁的人了,化着浓妆,穿着红格子背带裤。看着卫母,他总是想起自己的母亲,温良敦厚,勤劳贤淑,中国农村妇女具有的所有美德,母亲都有。天下的母亲,不应该都是这样的吗?爱孩子,爱家,为了家庭,为了亲人,什么都愿意付出。就像他母亲一样。老实说,面对卫母,他那一声妈,很难叫出口。卫母在给孩子把尿,一只手逗弄着孩子的小雀子,嘴里发出嘘嘘嘘嘘的声音,一面说,卫卫是男子汉呀,我们家的男子汉呀。我们卫家的小小男子汉呀。他忽然感到满心的愤懑。这一切都是圈套,圈套!他们为什么不事先说明呢?假如婚前他们就挑明这一点,他肯定不会答应这门婚事。凭什么呢?这不是欺负人吗!他在中国北方的农村长大,他最知道这件事的分量。他甚至都不敢想,对这件事,父亲会有什么看法。母亲呢?假如母亲在世的话。姐姐们呢?姐姐们都以他这个有出息的弟弟为荣,他是老徐家唯一的男丁。他儿子,是他们老徐家的长孙,千顷地,一棵苗。农村是熟人社会,最讲面子。倘若知道徐家的孙子姓了外姓,不说别的,唾沫星子就能把人淹死。骨子里,江海是一个传统老派的男人,他心里这道坎儿,怎么也迈不过去。他看着儿子那粉嘟嘟乱蹬的小脚丫,还有卫母后脑勺上那根细细的辫子,心头的怒火轰一下就烧了起来。卫荣说,哎哟,看你那样子,还要吃人哪?他一脚就把眼前一个小凳子踢翻了,当着卫家父母的面。那是婚后他第一次发脾气。

  还是堵车,整个城市仿佛是一只巨大的沸腾的锅,不时有滚烫的水溢出来。积水潭地铁站口,一群人被吞进去,另外一群人又被吐出来。马路两旁的行道树是北京槐,浓密的绿荫覆盖下来,给酷暑中的人们带来清凉和抚慰。路边的花坛里种着月季,红月季、粉月季、黄月季,开得层层叠叠的。他想起他的学生时代,上课,泡图书馆,考试,写论文。他几乎全部精力都在学业上。现在想来,那时候多好啊。虽然清苦,孤单,但快乐而充实。那时候,他才二十多岁,青葱一般的年纪,对未来,对爱情,还抱有很多缤纷的想象、饱胀的期待。手机叮咚叮咚响个不歇,是卫荣的微信语音留言,质问他在哪里,让他发个位置给她,再拍张照片,现在!立刻!马上!

  真是有病!他骂了一句。这个女人的控制欲太强了。她总想控制他,控制他的行踪,他的工作,他的情感,他的一切。凭什么呢!她在语音里说,徐江海,我限你三分钟之内,把位置和照片发过来。三分钟!卫荣的声音怒气冲冲,好像夹杂着小孩子的哭声。是女儿,是女儿在哭吧。他心头发紧,喉咙里苦涩得不行。女儿才九个月,胖胖的小丫头,雪团子一样。当时,为了儿子的姓氏,他跟他们僵持不下。卫家很强硬,在这个问题上寸步不让。他只好私下里跟卫荣商量,求她顾及一下他的感受,他家人的感受。卫荣更是决绝,说这事没得商量,不行就离婚。他当时心里震动了一下。离婚这个词,无数次从卫荣嘴里说出来,几乎成了她的口头禅,好像是习惯性流产,都说得顺嘴了,每一次都是冲口而出。当初买房子的时候,他跟她商量,想在房产证上填上他的名字,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的所有权。他只是想借此确认,在北京,在这个城市,他徐江海这个芳村出来的穷小子终于有了一个立锥之地。读书多年,奋斗多年,他不过是想给自己一点安慰。这房子也有他的一点贡献,虽然只不过三分之一吧。他的话却被卫荣不客气地打断了。卫荣说,你怎么这么计较?你是男人吗?想写自己名字,你出全款啊。我父母的钱也在里面,写你的名字?真是笑话!他看着她的嘴,一张一合,一张一合。她尖利薄脆的声音在耳边回响,震得人头皮发麻。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如此陌生?她说,不行就离婚。他想,为了这个离婚,值得吗?房产证上到底只写了卫荣的名字。他在那栋大房子里出出进进,每个月要还数额不小的房贷。他单位待遇不错,拿着年薪,是这个家庭的经济支柱。然而,奇怪得很,他总觉得,那个房子,那个家,跟自己无关。他不过是一个客人,他们卫家人才是主人。有时候,看着他们一家人走来走去,吃饭,睡觉,吵架,带孩子,他总觉得是幻觉,是别人家的故事,他好像在戏台下冷眼旁观,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怪诞和荒唐,还有虚无感。他看着他们哭了,笑了,生气了,流泪了,跌倒了,吵翻了,内心里竟没有半点波澜。他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问题。曾经,他是一个感受力多么强的人呀!有着丰富的内心,细腻、敏锐、柔软,外部世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在他内心激起强烈而持久的回响。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麻木了?卫荣的电话又打过来了,像是催命符一般。他看着那一闪一闪的手机屏幕,克制地咬着嘴唇。她真是疯了,如此嚣张,如此跋扈。

  他们又不是没有离过婚。

  那一回,为了儿子姓氏的事,他们吵翻了。卫荣逼他,二选一,要么孩子姓卫,要么离婚。他说,不能商量吗?卫荣说,不能。他说,我不能接受孩子姓卫。卫荣说,那你的意思是?离婚?他看着她盛气凌人的样子,怒火一下子就燃烧起来。他说,好,我同意。

  现在,他是多么怀念那短暂的单身生活呀。他净身出户,孩子房子,家里的一切,都归卫荣。他搬出来,在单位旁边租了一个一居室。生活忽然发生了变化,简单,清净,平和,安宁。除了想儿子,别的都还好。不知怎么回事,那一阵子,他老是梦见母亲,还是他读书时候的样子,在老家的院子里,出出进进地忙碌。有时候,母亲在灶前做饭,他烧火,母子两个,一搭一递地,说些家常话。厨房里流淌着食物的香气,水蒸汽热腾腾的,叫人心里潮湿柔软。无数个火焰的小舌头在灶口温柔地舔着锅底。满院子阳光,庄稼在田野里疯长,蝉在树上喊叫。醒来,他怅怅的,又甜蜜,又苦涩。更多的还是苦涩。他这是怎么了?方才还是热热闹闹的一堆人,怎么忽然就只剩下他自己了?母亲,故乡,童年,黄金时代,甚至儿子,都渐渐离他远去了。

  开始不断有人来做说客。父亲,姐姐,亲戚朋友,七大姑八大姨。当然都是劝和不劝分的话,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其中频繁出现的一句是,为了孩子。是啊,为了孩子。中国的婚姻中,有多少家庭是为了孩子?为了孩子凑合下去,为了孩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了孩子,为了孩子,为了孩子。他的同事,也是他的老领导,多年来夫妇不睦,一直打算离婚。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不忍心,说是等孩子上了小学。上小学了,说是快小升初了,等上了中学再说。上中学了,又想等到中考结束,孩子青春期,叛逆,别再出什么意外。上高中了呢,马上又面临着高考。好不容易高考结束,孩子上了大学,家里只剩下两个人四目相对,忽然发现,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人到中年,满怀沧桑,算了算了,怎么过不是一辈子,也懒得离了。老领导说这话的时候,神情苍茫,脸上悲喜莫名。他看着那两鬓间星星点点的白发,心里翻滚得厉害。老领导是个才华横溢的人,有能力有魄力,在事业上颇有作为,是大刀阔斧的改革派。这么多年了,他眼看着这样一个强有力的人物,在家庭生活的泥潭里苦苦挣扎,心里头又是痛惜,又是叹息。也不知道,这一辈子,老领导是否尝过爱情的滋味,是否对美好的婚姻有过想象和渴望。人生想来漫长,其实十分短暂。他宁愿单身,也不想自己的一生这样度过。况且,这样糟糕透顶吵吵闹闹的婚姻,这样充满算计争斗鸡飞狗跳的家庭氛围,真的对孩子好吗?孩子幼小的心灵里,真的不会留下阴影甚至创伤吗?

  有一天晚上,刚煮了面吃完,卫荣忽然发来视频通话邀请。这是他搬出来以后他们第一次通话。画面里却出现了儿子,胖嘟嘟的小脸儿,冲着他咯咯笑。儿子还没有长牙,露出一嘴粉红的牙床子。他看着看着,原本坚硬的心一下子就塌方了,柔软得一塌糊涂。卫荣说,看看你儿子吧。徐江海,你他妈的可真够狠心的。他刚要开口,那边却挂断了。那天晚上,他失眠了,眼前老是儿子那胖嘟嘟的脸蛋,没心没肺的笑,一嘴粉红的牙床子,嘴角亮晶晶的口水,像蜗牛爬过留下的痕迹。后来,每天晚上,卫荣都打视频电话过来,有心不接吧,又不舍得儿子。小东西笑了。小东西哭了。小东西皱着眉,像一个正在认真思考人生的哲学家。小东西睡着了,嘴角翘起,两只胳膊举起来,抱着头,两条腿蜷着,几乎成为一个圆圈。乍一看,像一只熟睡的小青蛙。他心头酸酸软软的,恨不能立时三刻把那肉乎乎的小东西抱在怀里,拿满是胡茬的嘴巴亲他扎他啃他。他知道,这肯定是卫荣故意的。说不定,就是她父母的主意,也未可知。他们知道,儿子是他的心头肉。这个家里,如果说他还有什么不舍和牵绊的话,就是这个咿咿呀呀粉嘟嘟肥滚滚的小东西。他是一个爱孩子的人,有着很重的家庭观念。这是优点呢,还是软肋?

  他们复合了,为了孩子。

  还有别的吗?他问自己。有没有那地段好环境好价格好的大房子的原因呢?有没有面子的原因呢——毕竟,他们也算给了他面子,把孩子的姓改过来,姓徐。这是一种胜利吗?经过斗争换来的胜利,叫人心里有难言的滋味。那时候,他刚换了部门,面临着工作调整,单位人事纷乱,时时处处都需要全力以赴。他不肯承认,他的妥协是怕费事。他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他不想让其他琐事来分神。稳定的家庭,安宁的后院,是一个人,尤其是男人事业成功的强有力的保障。他搬回来了,上班,下班,做家务,带孩子,被卫荣呼来喝去,对孩子耐心细致,对卫家父母恭顺有礼。表面上看,似乎一切如常。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经此一场变故,事情已经悄悄发生了变化。

  红灯。还是红灯。十字路口前方,马路右边,是一家百货商场。当年他刚来北京的时候,商场新开业酬宾,他跟朋友路过,跑到商场里面找卫生间,一面找,一面惊叹它的繁华气派。如今,这商场明显地破旧了,在周围高楼大厦的俯视下,黯然失色,好像一个红颜逝去的女子,有一种令人心酸的沧桑感。没办法,现在电商冲击得厉害,很多传统实体店都纷纷溃败。时代的滚滚洪流啊,大浪淘沙。旁边的一辆车里,开车的是个女司机,摇下半个窗子,探出头来往外面看。她穿一件裸粉色无袖衫,戴太阳镜,看上去,也不过三十来岁,唇膏的颜色很好看,玫瑰红中带着一点点粉,跟她的裸粉色衣服很搭,显得格外干净温柔。大约那女子觉察出有人看她,朝这边看了一眼,刷一下摇上了车窗。

  手机终于不响了,像是一个脾气极坏的人,发泄够了,有一种难得的几近虚脱般的安静。他看着手机屏幕,想象着卫荣气急败坏的样子。她肯定又该摔东西了吧。她都摔坏好几个手机了。暴怒之下,一个人简直会失去全部理智,像真正的疯子一样。老实说,刚开始的时候,他是极为震惊的。当卫荣把手机摔在墙上的时候,当卫荣摔门而去离家出走的时候,当她啪啪啪啪打自己耳光的时候,当她歇斯底里咒骂着在地上抽搐的时候,当她拿着菜刀非要跟他同归于尽的时候,他恐惧,惊悚,焦虑,手足无措。他求她别这样,求她有话好好说,求她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别闹了——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而卫家的父母,在一旁火上浇油。他看着披头散发的妻子,惊恐万状的孩子,狼藉一片的家,心里充满了无尽的绝望。这是怎样的生活呀!这难道就是他徐江海该得的人生?

  电话又响了,他看了一眼号码,是家里的座机。卫父的声音冷冰冰的,江海,你在哪?怎么不接电话?荣荣都快急疯了。他盯着驾驶室前面那个写着“出入平安”的大红中国结挂坠,想象着卫父那张保养良好的脸,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恶作剧般的快感。好哇,好,出入平安。一个人的肉身纵然出入平安,一个人的灵魂呢?倘若灵魂在炼狱里煎熬,动荡,忍耐,那么肉身的平安有意义吗?好哇,很好,疯了好。都他妈疯了才好。当初,他们复合后,他搬回来,卫父见了他的第一句话是,这不就得了?我跟你说江海,要是你跟荣荣离婚,我立刻就把卫卫的姓改过来,姓卫,你信不信?你不是什么都没捞着吗?孩子这么小,肯定是要判给妈妈的。他忘了自己当时是怎么说的了——他怎么就没有拂袖而去呢?或者是,直接唾到卫父脸上!他最恨自己这一点。他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在卫父的目光下回到自己房间的。但是他忘不了那一幕,永远忘不了。

  他们到底是想要一个姓卫的孩子。好吧,他们又生了二胎,是个女孩。顺理成章地,姓卫。他安慰自己说,没关系。姓卫就姓卫吧,反正是个女孩。既然儿子已经姓徐,他大可不必计较这么多。女儿很像卫荣,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大哭大闹,怎么哄都不行,有一回甚至哭到几乎气绝,小脸儿乌青,嘴唇发紫,手脚冰凉。他吓得不行,要立刻送孩子去医院,被卫母拦下了。卫父在旁说道,跟荣荣一个脾气,荣荣小时候也是这样。他看着女儿的脸,心想,果然是姓卫的。

  前面的车终于挪动了一点,他赶紧跟上,然而又不动了。北京的交通真是个问题。他心里竟松了口气——照这速度,估计怎么也得堵上个二十分钟半小时的。卫荣肯定气坏了吧。从单位到家,从地库到上楼进门,她对他的监控都是精确到分钟的。迟到要有解释,要合情合理。自从有了女儿,她大约是觉得从此江山稳固,脾气越发大了。离婚离婚的,成天挂在嘴边。是啊,又不是没离过,不是照样复合了吗?谅他也逃不出这个家,逃不出她的手心。这辈子,这个男人,她是吃定了。卫荣的微信语音又传过来,徐江海!离婚!谁不离谁是孙子!又是这一套!他咬牙回道,好。卫荣果然一下就炸了。徐江海!你敢抛妻弃子?你有什么了不起?咹?他感到胸口发闷,血往上涌。他摇下窗子,看着大街上的人潮车流,熙熙攘攘。溽热蒸腾的暑气涌进来,他感觉一下子掉进了沸腾的热水里。这叫人煎熬的酷暑呀。

  微信语音提示一条接着一条,仿佛是轰炸机。他懒得理她,不外还是那些话。要他净身出户。要他带走两个孩子。要他帮着供完房贷。要他保证几年内不许再婚。总之是逼得他走投无路。并且,离婚协议上要说明一条,是他变了心。他把牙齿咬得咯嘣响,两腮的咬肌紧紧绷着,绷到发酸。要是他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他真想一口答应,从此一别两宽,永不再见。然而——

  红灯。还是红灯。太阳一点一点,慢慢跌落在高楼大厦的缝隙里。金色的余晖洒下来,把盛夏的城市涂抹得金碧辉煌。他靠在座位上,看着窗外这个疯狂的城市,这个疯狂而陌生的世界。重重叠叠的楼宇忽然倾斜下来,行道树连根拔起,所有的人都倒立着,还有汽车,还有店铺。喧嚣的市声,天上的白云,幸福的闪电,命运的雷鸣,暴雨从天空倾泻而下,淹没了人间。恍惚间一条小船远远漂来,他看见,上面站着童年的自己,穿着白衬衣、蓝短裤,还有回力球鞋,眼神清澈明亮。

  他是被汽车喇叭的尖叫声惊醒的,还有愤怒的咒骂声。车窗外,一个交警对着他拼命比画。他抬头一看,已经是绿灯了。

  而此时,西天边,残阳如血。

  


 
《中华读书报》文学大赛
《诗刊》杂志社作品征集活动
《民间故事选刊》(上、下半月)征稿启事
《青春》杂志社征稿
《山西农民报》征稿启事
抗疫情文艺作品大赛
《金沙江文艺》征稿启事
全国首个红色文学大奖“中国作家·红日文学奖”设立,即日开启作品征集
中华文学基金会第四届茅盾新人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书香·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星星点灯杯”全国童诗大赛启事
「三联美食」主题征稿启事
”我自豪,我是林草人“征文
“劳动最光荣”文学作品主题征文?启事?
“15酱杯”诗酒文学征文
第一届“ 百鸣杯”全国青年征文大赛
“‘贡’享‘柑’甜小康生活·德庆贡柑”征文
“品味宣酒”征文
“同舟共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大赛
首届 全国“白塔杯” 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林清玄

徐志摩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连平:降准认识存在四个误区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