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58        发布时间:[2022-01-12]

  

  在我收到的资料里看到这样一桩事情,事情发生在邻县,也就是西吉县。从我县翻过月亮山,就到了西吉县。

  那时候还是农业社,一天夜里,队里来了狼,在羊圈里把羊咬倒了几十只,主要是喝羊脖子里的血。竟然饲养院里狼也去了。饲养院都是大牲口,不像羊那样好对付,看得出牲口们和狼搏斗的痕迹,尤其牛,不但有蛮力,还有角,顶上一下,狼们是受不了的。但还是有一匹小马,让狼给咬去了一只耳朵,使它看起来显得怪异,好像不只是缺了一只耳朵,而是因此缺了很多似的,看起来都不像一匹马了。它的神情显得悲苦,这么多牲口,单单它被咬去了一只耳朵,这使它有些命该如此咎由自取的样子。不幸落在谁头上的时候,就会和谁成为一个整体,难分彼此,这原是没有办法的事。

  其实马耳朵只有长在马身上才是最好的,用着足够,看着恰好,想一想狼把一只马耳朵咬去有什么用呢?吃大概也不是太好吃,而且也没有多少可吃,于狼而言,可谓收获不大,但是对马而言损失就大了,使它完全破相,使它简直不成为一匹马了。世上总发生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使人不能不生感慨。但也止于感慨感慨而已。缺失了一只耳朵的小马不但显得悲苦,还看起来有一种滑稽,好像生活在它这里不期然开了一个玩笑似的,它还有自知之明那样有些自卑,躲在其他牲口的后面不让看热闹的看到它。好像主要是人看它的热闹,牲口们倒还是老样子。一匹老马还主动在它的屁股上给它咬痒痒。慢慢地就也习惯了小马只有一只耳朵。都叫它单耳子。它除了单耳朵,其他也没有什么影响。慢慢地长大了,开始被派上用场,开始犁地或者拉车子。有人会故意在它的单耳朵上挥动鞭子,比如好几头牲口拉大车,单耳子这样子,当辕马肯定是不行的,它是被安排在旁侧位置,但是赶车的挥动鞭子的时候,鞭梢儿炸出响声来,却正好在单耳子的头顶,在它的只剩了一只耳朵的耳尖上,单耳子就知道这鞭子也许只是针对着它的,于是就得着信息那样,把单耳朵摆几摆,脊背那里闪亮着一发力,好像从它这里要带动着大家快起来,倒搞得其他牲口别扭了,这肯定会弄得其他牲口对单耳子有看法有情绪的。然而鞭子只在单耳子的头顶炸响又使得单耳子不能不有所反应。总之即使在劳动的时候,单耳子也是一个有些特别的劳动者。除去当不了辕马,有些事也是轮不到单耳子的,比如民兵们训练骑兵的时候,是轮不到单耳子的;大车要去城里交公粮,每一头牲口的鼻梁上要戴一朵红花,也是轮不到单耳子的;还有谁家结婚,借队里的马去娶亲,马不只戴花,也还要挂红,这样的时候,更是不会有单耳子什么事。单耳子只能用在一些不出头露面的下笨苦的活计上。不知道单耳子心里有没有特别的感受。说来牲口也有牲口的荣耀呢,就像牲口会有牲口的失落和难堪一样。单耳子在众牲口里面,一眼看去就是一个比众牲口多了点什么又少了点什么的牲口。这多与少使牲口在我们眼里成了很不一样的牲口。

  时间就那么糊里糊涂木木呆呆过着,忽然晴空里一个响雷,说是要包产到户了,土地牲口等要承包给各家各户。一时间村里像娶了许多新媳妇似的兴奋和热闹,怎么分?抓阄!抓阄抓阄,都怕抓上单耳子。后来单耳子果然让村里一个说不起话的人抓上了。说是抓阄,但是据说,写阄的人是做了文章捣了鬼的,不信可以看看,好地好牲口都让那些有脸面说得起话的人抓走了。还有牲口农具等,好一点的,都一样,都叫人家抓走了,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抓走了,还叫你没话说,都当众抓阄了,还想要怎样?但是说到底也有让人满足的地方,行了,有个牲口在自己名下就行了,还没有做到让你什么都抓不到吧?没有让你抓到一只老鼠吧?让你抓的还算是牲口吧?再说了,好的那些让自己这样的人抓到,让队长他们去抓什么?就都觉得还是这样的抓阄最好,最合宜,要是自己把好的抓上,让队长他们抓了孬的,那才真叫是一个尴尬难堪呢。所以每个人都以收获到符合自己身份和期待的东西为心安。

  抓到单耳子的人姓牛,叫牛保川,他本来不抓,他要让他老婆抓,他觉得他抓不上好的就是个事,他老婆抓上什么都没事。他老婆说,都是男人抓,你叫我一个女人手往里头伸?他就抓了。一抓就抓到单耳子。赶紧看老婆的脸,老婆和几个女人说着话不理他,有几个女人揶揄的样子看着牛保川,那样子好像牛保川已经闯大祸了。牛保川虽然也觉得沮丧,但觉得由自己来抓,抓到单耳子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牵着单耳子回家时,看着它赶苍蝇那样一动一动的单耳朵,看着它那温顺的听天由命的大眼睛,还有那种无论谁来牵也会跟着走的样子,牛保川觉得,就算怎样变幻着抓阄的法子,他都只能抓到单耳子,他深深觉得自己和单耳子就是分不开的同类。牵着单耳子回家,他好像已经牵了它很久,而它也跟着他走了很久。“牛保川抓了个单耳子,挨了婆姨的皮耳子。”那时候全民作诗,有了作诗的习惯和本事,有人就给牛保川做出一首诗来,以上是诗里面的两句,意思是说,牛保川抓阄抓到单耳子后,挨了老婆的几个耳光。说实话,这是没有的事。老婆虽然强势,但还没有强势到打牛保川的程度。而且单耳子除了耳朵问题,其他都算是牲口里的好牲口,力气、脾性等,都在牲口里算好的,要是抓到一头老驴,两个耳朵倒是齐全着,但是别的方面,能和单耳子一比么?所以照牛保川的话说,他的婆姨确实是一个厉害人,但不是一个糊涂人,耳朵再长不就是个摆设么?而且完全不影响听力,牛保川在单耳子被咬去耳朵的地方喊了一声,使得单耳子不适地把头摇了好几摇,正说明虽然耳朵没有了,听力却还在的,那么你还想要什么?

  关于单耳子,暂时说到这里。

  接着说说牛保川的老婆。牛保川的老婆,可能觉得自己嫁给牛保川多少有些吃亏,还给牛保川生了四个娃娃,三儿一女。作为一个女人生这么多够可以了,而且还生得有男有女男多女少,可算是会生。在老婆一面就可能更觉得吃亏,好像牛保川是占了她便宜的,而牛保川这么个人,就算占便宜也不该占她这么多便宜,因此慢慢地她就有了一个情人,就是原来在公社手工联社工作的,有工资的,后来不知为什么又给裁回家来,在村里当木匠的柳成堂。柳成堂不只手巧,长得也排场,天生就是做情人的人。两个人说好了就这样偷偷摸摸卿卿我我一辈子。都说得好好的,柳成堂忽然间就不满足了,他说他受不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和自己睡过后,又和别人睡,他说他越来越受不了这个,不想还好,一想真是受不了,头就像个蜂窝要爆炸了,手里头蚂蚁虫儿跑着那样想打人。他说他害怕他们两个睡觉时,女人说给他的那些悄悄话贴己话,调转头再说给别人听,那他就会觉得他柳成堂就像个冷,叫人从头到脚哄了一遍都不知道。牛保川老婆说,咋可能,那些话这世上我就说给你一个人听,我跟他啥都不说,我在你这边是话痨,在那边我就是个哑巴。柳成堂说,那你两个总不能不行房事吧?行房事你两个就只是哑哑静静一声不响?恐怕没这么简单吧?女人说,你说了这么多,我说你一句了么?你考虑我的心情了么?你在我这边睡了,回你的家你又接着睡,我说过你啥?柳成堂就把手掌响响地拍了一下,说,正是这样的话呀,所以咱们两个的出路在离婚,你也离我也离,然后咱们两个到一起,不就没事了么?牛保川的老婆确实没有想到离婚这一步,都一堆娃娃了,婚是好离的么?离了给亲戚们咋交代?叫庄里人咋议论咱们?这都一天天够提心吊胆的了,这样的日子维持着都不错了,还要咋样啊,人心不足蛇吞象,就怕吞不了象,倒把自己的肚子憋破掉。女人苦口婆心说了老半天,以为是把柳成堂说服了,却听得柳成堂慢悠悠地说,好像这些要说的话是他从深井里一个字一个字捞上来的。柳成堂说,那么就是说,你不照我的来?女人说,好好的过着,就不要生是非了吧。她好像吐露什么机密一样咕哝说,其实她和牛保川在一起那样的事是不多的,牛保川都是照她的来。柳成堂好像只是在自己的情绪里,说,你要不体谅我的心情,那我就放开胡整呢。女人说,你想咋样?柳成堂说,我就夜晚间到你家去睡,一个炕上两个男人,我看你顾哪个。说着话,柳成堂的脸上显出一个莫可形容的笑来,就像明知道这是个下策,却可以很管用似的。女人忽然很恼怒地说,柳成堂,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不跟你说了,你自个捂着心口子想去。丢下这话,女人就走了,一时觉得心里苦巴巴的,没想到原本那么好的事情转眼间就落到这一步。

  这之后的事情是,女人担心着柳成堂兑现言语,晚上来家里胡闹,于是早早就上了街门,同时觉得好像应该给牛保川说点什么,但是说什么呢?给牛保川能说什么呢?然而也没有见柳成堂来家里。柳成堂躲着不见面了。原本两个人创造条件见面,一月在一起总有两三回的,这一次眼瞅着一个月就要过去,柳成堂好像失踪了一样。女人觉得自己这厢坐不住了。一打听,说是柳成堂去哪里哪里做木活挣钱去了。女人觉得心口痛,什么挣钱去了,明显是躲我去了啊,也好,凡事总有个开头结束,想想以前的日子,该享受的都享受了,够了,难道要等到谁把谁杀在那里才完事么?这种事,只要把不住分寸总会弄到不可收拾的。罢了罢了,到此为止,难受总是难受的,心口子也不听话疼得厉害,但是,过段时间也就好了。却无来由生了牛保川的气,不给牛保川好好做饭吃,不让牛保川沾染身子,好像在刻意为谁守着贞洁似的,好像一切好事倒是被牛保川坏掉了似的。牛保川被女人弄得摸不着头脑,一肚子困惑牢骚加委屈没处说,就借着在茅厕里撒尿的机会,绷紧着脸尿出很大的力度和响声来。

  小半年一晃而过,一天夜里,夜深得不可捉摸,星星像是散了游戏那样剩下不多的几颗,狗黑咕隆咚咬着,像是报告着夜的太平,这时候,就见一个黑影爬过牛保川家的院墙,向着拴单耳子的草棚子悄无声息摸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牛保川家来了很多人,叽叽喳喳看热闹,真是够热闹的,原来牛保川家的单耳子被杀死了,肚子被划开,肚肚肠肠出来一大堆。单耳子大睁着眼睛,好像到死也无法明白过来。

  


 
《中华读书报》文学大赛
《诗刊》杂志社作品征集活动
《民间故事选刊》(上、下半月)征稿启事
《青春》杂志社征稿
《山西农民报》征稿启事
抗疫情文艺作品大赛
《金沙江文艺》征稿启事
全国首个红色文学大奖“中国作家·红日文学奖”设立,即日开启作品征集
中华文学基金会第四届茅盾新人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书香·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星星点灯杯”全国童诗大赛启事
「三联美食」主题征稿启事
”我自豪,我是林草人“征文
“劳动最光荣”文学作品主题征文?启事?
“15酱杯”诗酒文学征文
第一届“ 百鸣杯”全国青年征文大赛
“‘贡’享‘柑’甜小康生活·德庆贡柑”征文
“品味宣酒”征文
“同舟共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大赛
首届 全国“白塔杯” 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林清玄

徐志摩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连平:降准认识存在四个误区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