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85        发布时间:[2022-01-13]

  

  赵燕飞,女,中国作协会员,现居长沙。著有长篇小说两部,中短篇小说集五部,多部作品入选重要选刊或年度选本,曾获“中骏杯”《小说选刊》双年奖最佳读者印象奖、第六届毛泽东文学奖、《湘江文艺》首届双年优秀散文作品。

  来,我们玩跑得快

  文/赵燕飞

  多年前,台下是黑压压的观众,台上是欢天喜地的她。

  “好春光啊,”她唱道,“过了一山又一山,丛林茂密遮日光。连理枝头比翼鸟,粉蝶成对映晨窗……”这个对人类和爱情充满向往的小狐仙,单纯美丽的模样令多年以后的我心生惶恐。

  如此年轻如此迷人的母亲,其实我从未看到过。在我日渐模糊的记忆里,母亲那些腋下总有黄渍的汗衫,显得格外清晰。华美的戏服,层层黄渍的汗衫,母亲手里的拐杖轻轻一点,戏服与汗衫之间便隔了银河。银河水深浪高,我的想象力无法泅渡。

  前些日子,母亲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要买公墓,双棺的那种。我当时正在阳台上侍候茶花。那是一盆烈香,芬芳更胜其美貌。花事已近尾声。凋落的花朵,香气依然不管不顾。从地板上捡起来的烈香,我一朵接一朵,全晒在了窗台上。我要用她们做一个香囊,虽然毫无理由也毫无必要。

  手机开了免提,倚放在窗户旁,我一边接听母亲电话,一边修剪茶树的枯枝败叶。母亲的话有些突兀,我的手一抖,剪刀碰落了一朵将谢未谢的烈香。

  母亲说:“十五栋的刘姨走了,上午还在公园里散步,下午就走了。”

  十五栋的刘姨“走了”与母亲买公墓有什么关系?

  母亲又说:“我和你爸存了点钱……”

  “不是钱的问题,”我打断母亲的话,“钱不是问题。”

  我的话有点绕,母亲嗫嚅着还想解释什么,我忽然明白过来,母亲要为她和父亲做最后的“划算”了。母亲常说过日子要有“划算”。我没想到买公墓也在母亲的“划算”之内。母亲有很多忌讳,过生日时桌上不能有豆腐,过年时不能穿白色衣服,初一、十五要给观音菩萨上香上供品……自从摔伤腰椎,母亲对自己的未来更加悲观,但越是这样,我越不敢在她面前提到买公墓之类的事情。我甚至企图在潜意识里过滤掉父母终有一天要弃我们而去的真相。公公去世时,我假装不知道生我养我的父母也有永远离开我的那一天,假装不知道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自己会有怎样的悲伤。不过,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总是莫名其妙就湿了眼眶。车开得好好的,忽然忆起那次一大家子去韶山玩,两三台车,公公想坐我这辆,我却建议他坐另一辆,就因为公公常年抽烟,而我无法接受自己的车里有烟味。我的自私甚至不需要有人来提醒。公公上山的那天,我站在一间大门紧闭的房子里,做着所谓的面试答辩。早知结局已定,早知自己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蚂蚁,我却固执地要将那些巨大的脚掌看个真切看个明白。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错过的,永远都错过了,从此再无机会弥补。哪怕是在为了准时参加第二天上午的面试而连夜独自开车赶回长沙的途中一直泪眼蒙眬以至差点出了车祸,哪怕之后的每个清明节我都会去公公墓前想要和他说声对不起,哪怕此刻的我不得不向后仰起头……我都无法原谅自己。

  母亲喜欢逢人就夸她的儿女有多孝顺。以母亲的争强好胜,哪怕自己的子女不够孝顺,她也会夸出一朵花来。为了对得起这些夸赞,我会假装自己真的很孝顺。那天,我为母亲按摩腿,随口问她怎么不染头发了,如果染发剂没有了我可以马上去买。在我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反对母亲染发的。一则经常染发有害健康,二则六七十岁的人了,满头白发是正常现象,有什么必要总把头发染得那么黑那么亮。母亲淡淡地说:“有什么好染的,连路都走不动了还染什么头发。”这话,不像是从母亲嘴里说出来的。大前年受的伤拄的拐杖,前年一直染发,去年一直染发,今年怎么就不染了呢?不染头发的母亲,反而让我更担心了。

  近几年,母亲变了很多。我从小喜欢种花,母亲却颇有微词。当我嫁为人妇,可以在属于自己的小阳台想种什么花就种什么花,想种多少花就种多少花时,我甚至一次又一次引诱母亲种花,母亲始终不为所动。直到母亲买了新的电梯房,为了去甲醛,破天荒同意我搬了几盆绿萝回去。慢慢的,母亲的飘窗上有了吊兰,有了小家碧玉,有了长寿花,甚至还有了动不动就开爆盆的天竺葵。

  那盆烈香刚到我家时,满树繁花,我特意和母亲视频聊天,将镜头贴近开得最美的那朵,我问母亲这花好看不。母亲说好看,确实好看。

  “不仅好看,还香得不得了,等我下次回老家,带一盆给您,要不?”

  “不要不要,家里这几盆我都不想养了。”

  母亲说她不想养花了,我不太相信。母亲的养花水平,远在我之上。我家的花,换了一批又一批。米兰,月季,凌霄,飘香藤,三角梅,木瓜海棠……她们乘兴而来黯然而去,除了那棵对我死心塌地的幸福树。母亲却是养什么都活泼泼热辣辣的。那些长寿花,红的红,粉的粉,紫的紫,从春开到夏,从秋开到冬。母亲随便折几枝下来插在什么空盆子里,便又是崭新的花花绿绿的一大盆。我说这花了不得,好看,吉祥,还这么好养。母亲反问一句:“你不是养死了一盆吗?”

  母亲偶尔得理不饶人,尤其是在父亲的面前。父亲经常被母亲驳斥得哑口无言。每回都是父亲早早“投降”,“好好好,我蠢,全世界就你最聪明,我们家幸亏有你这么个聪明人……”

  母亲聪明一世,也有难免糊涂的时候。比如打跑得快,她总是看不出自己手里有顺子。作为老师,父亲不急也不躁,他告诉母亲按数字的大小顺序扯出牌来,3、4、5、6,7、8、9,母亲还拎得清,到了10、J、Q、K、A,母亲便半天数不出来。我是个急性子,启发式教学不奏效时,便直接去扯母亲手里的牌,母亲没握稳,被我一下就扯落了好几张。父亲慢条斯理地发话了:“莫急,一张一张地扯。”这方面父亲比母亲厚道些。若是拎不清握不稳牌的是父亲,母亲肯定要骂他蠢了。

  学打跑得快的母亲,完全颠覆了几十年来聪明而又强势的能人形象。母亲盯着手里的扑克牌,脸上的表情很投入也很无辜,像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你无法想象母亲曾经有多讨厌打牌之类的“不务正业”。父亲历来喜欢打扑克,他有一群比较固定的牌友,都是退了休的煤矿工人。当然,父亲也是一位退了休的煤矿工人。只要不下雨不下雪,他们每天吃了中饭就会围坐在小区花园的石桌旁打扑克。玩的是升级,不打钱,也不粘胡子。有时热得衣服湿透,有时冻得直打哆嗦,但他们照打不误。母亲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瘾。小区里有很多麻将馆,满屋子男女老少,好几桌同时开战,吆喝喧天的,一块两块的赌注,不大,但绝对不会不打钱。赢钱的想多赢,输钱的想扳本,上瘾还可以理解。连胡子都不粘一根,一坐就是一下午,难怪母亲想不通,连我都想不通。

  每每母亲埋怨父亲不该打扑克,我就劝母亲别生气,老人家就该打点牌,可以预防老年痴呆,回过头来我又说父亲,打牌可以,但不能一坐就是一下午,打个把小时,站起来走动走动再接着打。父亲只是笑。去年,母亲中过一次风,出院后,拄着拐杖都走不稳路了,两只手也不太灵活。我建议父亲教母亲打扑克。一是锻炼双手的灵活度,二是锻炼脑子。刀不磨会生锈,脑子也一样。刚开始时,母亲很抗拒。在她看来,打牌赌博是败家子才干的勾当。我说打牌和赌博是两回事,如果不想变成“老糊涂”,就得每天打几把扑克……固执了几十年的母亲,忽然就开窍了。某个周末,我抽空回了趟老家,吃完晚饭,母亲坐在升降茶几旁叫我:“来,我们玩跑得快。”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父亲从厨房里走出来,边擦手边对母亲说:“等一下,我帮你热了中药,吃完药再打牌。”

  我不想评价父亲和母亲谁对谁更好,谁为谁付出更多,但自从母亲摔伤,父亲就成了一个尽职尽责的好保姆。做饭,熬药,洗脚,按摩……有一回,我看到父亲蹲在母亲脚畔,为她穿袜子,母亲的脚有点肿,袜子便有些紧,父亲的动作却非常熟练。我的鼻子忽地一酸。父亲高又瘦,母亲矮而胖。母亲坐着,父亲蹲着,看上去差不多高,那一刻的他们,从未如此般配过。很久很久以前,外婆家门口有一棵杨梅树。拖着鼻涕虫的父亲,趁着外公外婆都不在家,噌噌噌爬到树上去,揪一颗青里泛黄的杨梅,往嘴里一扔,酸得龇牙咧嘴。再揪一颗,闭上眼,又往嘴里一扔……母亲站在树下,警惕地望着通向菜园的那条小路。远远的,看到外公掮了弯嘴锄朝这边走来,母亲对着树上喊:“别吃了!我爸回来了!”父亲赶紧往树下一梭,黑不溜秋的鞋子穿反了,他也顾不上,沿着另一条路撒腿就跑。父亲的这些“丑事”都是母亲告诉我的。我便开玩笑说:“论身高,老妈配不上老爸;论聪明,老爸配不上老妈。”我的话音未落,母亲懒懒地斜了父亲一眼。那眼神,貌似不屑,我却忽然想起了小狐仙娇羞的模样。

  母亲坐在茶几旁喝完父亲端来的半碗中药,我已将扑克牌洗好摆在了母亲面前。母亲抓牌握牌都很慢,我一边等母亲一边顺手替父亲抓了牌。父亲坐下来整理属于他的牌时,我便指点母亲整理她手里的牌。小的放右边,大的放左边,按顺序来,我对母亲说:“这样就能一眼看出来有没有顺子。”母亲小心翼翼地扯着手里的牌,一张方块K掉到茶几上,母亲好容易捡起来,却分不清这张牌应该插到哪个位置了。我说别急,慢慢想。母亲盯着左手握住的牌,右手举着的方块K僵在半空。好一会,母亲还没理清自己的思绪。她皱着眉,额头沁出了微微一层汗。父亲凑过去,想指点母亲,被我摇手阻止了。母亲又思考了一小会,还是不敢确定,她着急地说:“怎么得了,我脑壳里全是粥……”我这才提醒母亲:“您从10往上数。”母亲以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数着,终于,母亲明白过来,将那张方块K插进梅花A和红桃Q的中间。我笑着说:“非常好,就是这样摆的。”母亲的表情瞬间从懊恼变成得意。父亲呵呵地笑了。

  在摔伤腰椎之前,母亲无论做什么都是风风火火的,要她花几分钟的时间只为找到某张扑克牌的正确位置,那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当我敲出风风火火这四个字,脑海里却突然回放几十年前的那场大火,那场我试图将它埋葬在记忆最深处就当从没发生过的大火。母亲一手抱着才几个月大的弟弟,一手胡乱搂了床薄棉被,她那惊恐的尖叫声吓得我和妹妹跳下床赤着脚就跟着母亲往外跑。“起火了!起火了!救火啊!天哪!”母亲的喉咙很快嘶哑。有人来救火了。一个,两个,三个,很快来了一大群。火舌咬破铁桶一般的黑夜,让我们的悲伤无处遁形。我的身体不可控制地颤抖着,上牙齿嗒嗒地叩击下牙齿。那一刻,父亲可能正在遥远的矿井里埋头挖煤。他或许正想念年幼的孩子和年轻的妻子。父亲知道,一旦走进矿井,他的命就攥在了老天手里。父亲绝对想象不到,他的妻子和孩子差点被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吞没。他绝对想象不到,自己的妻子与孩子们跪在熊熊燃烧的房子旁边瑟瑟发抖哭作一团,冲天火光映照出他们脸上的绝望……

  那场大火是一个谜。成年之后,我曾试图解开那个谜,母亲却不肯多说半句。我理解母亲。无法改变的痛苦过往,我们要么遗忘,要么原谅。当母亲渐渐老去,刚说过的话转眼就忘,终有一天,她会真的忘记她想要忘记的东西,甚至连不该忘记的东西也一并还给某双看不见的翻云覆雨手。母亲左手握着一把扑克牌,右手举着一张黑桃J,她的眼神略显慌乱。母亲说:“这张牌要摆在哪里?我怎么又想不起来了。”我安慰母亲:“没关系的,您从3开始往上数,不要急,慢慢来。”我想,母亲可以忘了怎么数数,可以忘了我是她的女儿,只要她还认识扑克牌还想玩跑得快,只要她能吃能睡能发脾气能拄着拐杖在家里笃笃地走过来走过去,我就应该知足了。

  因为家境不够宽裕,父亲和母亲一直都很节俭。他们舍不得倒掉剩饭剩菜,更舍不得为自己买件好一点的新衣服。母亲其实很爱美。再旧的衣服,穿在母亲身上,也是干干净净的,有棱有角的。母亲唯一舍得花钱的地方,就是染头发了。家里来客,出门做客,母亲都要事先染好头发。这么多年,母亲只跟我出了两次远门。一次是去北戴河和北京,一次是去杭州。仅有的两次长途旅游,还是我再三做母亲的思想工作,骗她说这是会员福利,不用我自己花什么钱,机会难得,如果不去的话,白白浪费了好容易才争取到的度假指标。北戴河与北京之行,母亲玩得很尽兴。第一次乘坐豪华游船出海,第一次吃原汁原味的海鲜,第一次爬长城,第一次参观清华北大天安门……母亲没读多少书,但她很想看看我心心念念若干年的清华北大到底长什么样子。遗憾的是,那一回,父亲坚持留在家里“守屋”。我说又不是家财万贯,有什么好守的。父亲反正不听我的劝。我知道父亲其实是舍不得让我多花钱。去杭州时,父亲终于一起去了。他不得不去。母亲的腰伤虽然痊愈,却一直离不开拐杖,也离不开父亲的搀扶。为了劝说他们去杭州,我天天打电话,又特意请了假跑回老家当面做思想工作,只差没有声泪俱下了,母亲这才松口。母亲松了口,父亲自然也不好反对了。

  杭州之行,是父亲和母亲第一次一起出门旅游。作为母亲的御用拐杖,父亲自己其实也需要一根拐杖。父亲的双膝因半月板磨损严重而经常疼痛。父亲牵着母亲的手,母亲蹒跚着,父亲也是一瘸一拐,我亦步亦趋地跟在他们身后,心里说不出是欢喜还是难受。好容易陪父母远游一趟,也不过是坐了两天火车睡了几晚宾馆,不过是去灵隐寺走了走看了看,打车去西湖边转了两三圈。所幸西湖里的荷花开得正好。我给父亲和母亲拍了很多合影。母亲的笑容比荷花更灿烂。他们从没拍过婚纱照。我要父亲和母亲面对面手拉手,他们扭捏了半天,总算给了我这个“导演”一回面子:父亲低了头去看母亲,母亲微微仰起头去看父亲,两人的双手终于拉在一起。我赶紧按下快门……那张照片,成了父亲和母亲合影里最生动最有纪念意义的一张。

  母亲常常抱怨父亲不够体贴。母亲抱怨的时候,父亲大多保持沉默。从他们身上,我无法验证爱情作为命题的真伪。曾经做过一个很奇怪的梦:我喜欢的男人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我是那个鞍前马后的女司机。梦境无比清晰,我开着一辆陌生的银灰色越野,接客人去酒店参加婚宴,一拨又一拨,一趟又一趟。梦醒之后,我还能明明白白地记起梦里发生的一切。我再三叮嘱陪同新郎敬酒的人,要将白酒偷偷换成纯净水,不能让新郎喝醉了,醉酒伤身……

  中过一次风的母亲,就算有拐杖的支撑和父亲的搀扶,也很少走出家门了。母亲害怕再次摔跤,更害怕再次中风。现在能让母亲暂时忘记病痛的,大概只有玩跑得快了。买了公墓之后,母亲似乎了却了最重要的一桩心事,她不用再“划算”什么,更不用担心百年之后的安身之所了。那天晚上,因为身体很不舒服,母亲半是赌气地说:“天天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疼,还不如死了算了。”“那怎么行?”我说,“要您陪我玩跑得快呢。”母亲眉心的结立刻松掉了,高兴地说:“要得,我们玩跑得快。”我说:“等一下吧,老爸还在洗澡。”母亲说:“不等他,他喜欢耍狡。”

  等父亲加入“战斗”时,我问他为什么要在母亲面前耍狡。父亲叹了口气,“你妈有时手气差,我好心好意告诉她出牌,她的牌实在太烂了,左打是输右打还是输,她输了就怪我耍狡。”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样。等母亲去上洗手间时,我悄悄对父亲说:“您老人家实诚了一辈子,还不晓得变通?您让老妈每回都先抓牌先出牌,如果她的牌实在太烂,您可以自己出错牌让老妈赢啊。”

  父亲嘿嘿一笑,认真地说:“那有什么味呢,打牌就得讲规矩啊。”

  胡萝卜蹲

  成成是妹妹的儿子。

  成成走路不怎么稳当的时候就会跳舞了。我爸坐在沙发上喊口令:“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站在客厅中央的成成双脚分开,手臂微微上提,小屁股像是装了弹簧,身体跟着我爸的节奏一上一下地起伏着。大家边看边鼓掌,掌声越热烈,成成跳得越起劲。他的表情很有意思,高兴地咧着嘴,却又有一点点绷,可能害怕摔跤:刚学着跳舞时,因为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如果我们忘了鼓掌,成成会伸出他那肉乎乎的小手使劲拍啊拍,好像在批评大家竟然把及时鼓掌这般重要的大事都给忘了。成成偶尔“舞瘾”发作,跳得停不下来,我爸喊口令喊累了,起身去餐厅那边倒水喝,成成急了,稳住身子就喊:“公!公!”如果我爸没有马上答应,成成会向躺在沙发上的我妈求助:“婆!婆!”我妈赶紧催我爸:“还不快来!”

  因为身体原因,我妈几乎没抱过成成。即便这样,妹妹没在娘家时,成成还是和我妈最亲。那天,回去休假的我坐在沙发旁边给我妈按摩小腿。我妈行动不方便,大部分时间平躺在沙发上,为了缓解我妈的疼痛,大家一有时间就帮她老人家按摩。成成正站在茶几旁吃橙子,见他吃得那么认真,我忍不住逗他:“成成,大姨要吃。”成成举着手里那瓣吃了一小半的橙肉摇摇晃晃走过来,我激动地张开嘴巴,成成却将橙肉伸到了我妈面前,“婆!吃!”我妈说:“婆不吃,成成自己吃。”成成这才将橙肉举到我的下巴旁,我张嘴咬住橙肉,吧吱吧吱地嚼着,“真好吃,谢谢成成。”成成使劲拍起手来,脸上半是得意半是期待。我咽下橙肉,连忙鼓掌表扬。

  成成回到茶几旁继续吃橙子。给我妈按摩了好一阵,我妈要我休息休息,我哪里闲得住?边往防盗门那边走边吆喝:“谁想去公园玩?”成成一把扔了手里的橙子来追我,嘴里不停地“姨姨姨”。我打开门,自己先走到门外,成成站在门里对着我伸出双手,意思要“抱抱”。我蹲下去,小心抱起成成。进了电梯,成成抬头指着电梯显示屏不断变化的数字,我马上反应过来,大声报出那些数字,成成也跟着小声地念。“一楼到了,”我和电梯一起说出这句话,又在成成腮帮子上啵地亲了一下,这才接着说,“我们要去公园喽。”

  所谓的公园,其实是小区绿化带,因为面积比较大,又有凉亭和各种健身设施,大家便叫它公园。刚出单元门,一辆小汽车从我们面前缓缓驶过。我随手指着车屁股上的四个圆圈圈对成成说:“奥迪。”成成跟着念了句“奥迪”。我有点不敢相信,成成一岁多了,这是我第一次听他完整说出由两个发音不同的字组成的词语。楼下停了很多车,我佝了腰牵着成成的小手,从这辆车走到那辆车,从车头绕到车尾,只为认识那些五花八门的车标。成成平时看起来憨憨的,认车却很快。刚看完一辆蓝色的别克君威,又到了一辆商务车前,我的眼神不太好,还没看出这是什么车,成成一眼就认出来了,指着商务车的车标兴奋地说:“克!克!”走近一看,果然是别克。不用成成提醒,我跟着他一起鼓掌,边鼓掌边说:“成成好厉害!”认识凯迪拉克后,再碰到别克或凯迪拉克,成成大喊“克!克!”我故意装作没听懂,“什么克?别克还是凯迪拉克?”成成的小脸憋得通红,一个劲“解释”:“克!克!克!”

  从那以后,每当成成想出门玩,就会拉着某个人的手,嘴里嚷嚷着:“奥迪奥迪。”回到长沙后,我常和远在冷水江的成成视频聊天,成成好动,不愿意陪我多聊,我就哄他:“成成,看奥迪去?”成成马上用手指着防盗门的方向,“奥迪!奥迪!”

  成成爱车,这个可以理解。妹妹怀着成成时,每天都要坐公交车上下班。因为是高龄孕妇,为保险起见,妹妹的孕检大多是在省妇幼保健院做的。就算一路通畅,从冷水江坐车到长沙也要两三个小时。我担心妹妹吃不消,妹妹却说坐车没事,坐多久都没事,就是晚上失眠,整夜整夜睡不着,很难熬。妹妹还说了一件事,刚怀成成没多久时,有一天她下班回家,突然晕倒在公交车上,多亏车上的两个好心女人,送她去了医院……

  妹妹为成成吃了多少苦,旁人可能想象不到。妹夫是杆老烟枪,喜欢吞云吐雾,偶尔还喝醉酒,妹妹生怕腹中的胎儿畸形,医生还动不动吓唬人。唐氏筛查高风险,说要做羊水穿刺。想去省妇幼做穿刺,医生说马上过年了,不接收新的标本了,年后才能做,可是等到年后又过了穿刺的最佳时间点。赶去另外的医院,医生也是同样的说辞。妹妹都快急哭了,我只好狂打朋友电话,终于问到一家可以马上做无创DNA检测的医疗研究机构,据说准确率和羊水穿刺差不多,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而且没有导致流产的风险。妹妹有点犹豫,我劝她当机立断,时间很紧,马上做无创DNA,不要等到过了年再做羊水穿刺。妹妹听了我的话,我的肩头却像突然多了百斤重担。好不容易等到结果出来,尽管一切正常,我还是很担心。准确率再高,也没达到百分之百,万一运气不够好呢,万一是那万分之一呢……不能让妹妹看出我的焦虑,我装作满面春风的样子,要妹妹放宽心,好好保重身体,等待瓜熟蒂落的那一天。妹妹拿到检查结果就回冷水江了,我却陷入了越来越深的焦虑之中。是我找的医疗机构,是我建议放弃羊水穿刺,万一无创DNA的结果并不准确,妹妹生出个残疾儿,我就罪不可恕了。那段时间,我一遍又一遍地上网查资料,到底羊水穿刺好些还是DNA检测好些,DNA检测的准确率到底有多高……高度紧张的我几乎夜夜噩梦,有一个我至今记得很清楚:我站在一间空旷的厂房里,在我头顶忽然出现一辆巨大的坦克,眼看就要压到我了,我拼命往前面跑,没想到前方也有一辆巨大的坦克正在下降,回头一看,后面的坦克竟然追过来了,往前是坦克,往后也是坦克,轰隆隆的响声震耳欲聋,阴影从四面八方袭来,我吓得趴在地上,紧闭双眼等待命运的无情碾压。不知过了多久,世界安静下来,我睁开眼睛一看,在坦克与地板之间,有一道刚好够我爬出去的缝隙,我不顾一切地朝着光亮爬去,成功逃生的那一刻,我总算醒来了。

  刚过完年,妹妹要来长沙做地中海贫血基因诊断,说是在冷水江孕检时发现有问题。又是担惊受怕的几天,终于等到复查结果出来,一切正常,大家才稍稍放下心来。孕龄七个多月时,B超显示胎儿手脚比正常孕龄短两周。妹妹紧锁眉头,满脸愁云。我笑着安慰她,“胎儿的个子有高有矮,手脚有长有短,没关系的。”我的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忐忑不安。没过几天,医生又说妹妹的凝血功能有问题,要打五天针。妹妹“唉”了一声,我问她为什么那样叹气,妹妹说:“我同事的姐姐,就是因为凝血功能有问题,生完孩子后大出血,怎么止都止不住……”我搂了搂妹妹的肩,安慰她说:“现在的医学技术这么发达,只要按时孕检,防患于未然,生孩子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放心吧。”

  妹妹离预产期还有十来天时,妹夫开车送她来长沙待产。刚到我家,妹妹就说肚子有点隐隐作疼,吓得大家饭都没顾得上吃,赶紧开车直奔医院。

  妹妹在省妇幼住了八天院,第九天上午,护士才将成成从妹妹肚子里抱出来,交给一直守候在手术室门外的妹夫。同样守候在门外的我想要抱抱成成,妹夫竟然舍不得给,直接抱着成成去打疫苗了。对于妹夫的“不近人情”,我没有半点不高兴,相反,我的心里充满了莫名的感动。母子平安!谢谢老天,孩子很正常很健康,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妹夫工作忙,妹妹出院后,他将母子俩送到离我家不远的月子中心就回去上班了。我更加忙碌了。虽说妹妹和成成在月子中心有团队和专人照顾,我还是下了班就往月子中心跑。专门负责照顾妹妹和成成的月嫂姓张,白白胖胖的,可爱又喜庆。每当成成哭闹,小张就抱着他一上一下地摇晃,成成不会走路时就会无师自通地“跳舞”,可能是小张这般早教的缘故。小张抱着成成上下摇晃,嘴里跟着碎碎念:“白菜蹲丝瓜蹲洋芋蹲胡萝卜蹲……”我忍了笑站在小张身后,琢磨半天,也没弄懂这些“蹲”到底是什么意思。某天忽然想起某位伟人说过的话:“那些看起来了无意义的东西,了无意义就是它们的意义。”

  “蹲”的意义可能就在于此。

  成成在月子中心住得还算舒服,想睡觉就睡觉,想游泳就游泳,游完泳小张还会帮成成做全身按摩。成成那副半眯双眼的神情,看起来很享受。那段时间唯一揪心的就是成成的黄疸。刚开始的黄疸指数是十五,很快升到二十,两三天工夫,就飙至三百多,我和妹妹都吓坏了,赶紧带着成成去医院照蓝光。医生说要住院,我和妹妹一样急。有什么办法呢,只好把成成一个人放在医院了。第二天去探视,护士不让进,拍了个小视频出来给我和妹妹看。成成光着身子,眼睛上面蒙了一块黑布,躺在一个透明小箱子里,身体时不时抖一下:可能刚刚哭过。我俩差点看哭了。熬到第三天,成成的黄疸指数降了很多,在妹妹的坚决要求下,医生才让成成出了院。成成好像变了个人,脸上屁股上长满了红疹子,偶尔哭几句,声音都是嘶哑的,有气无力的。“崽崽在医院吃了好多苦头吧……”妹妹紧紧搂着成成,哽咽着说不下去了,我也鼻子酸酸的很不好受。

  到了月子中心,成成还是那副懒得动弹的可怜样,小张心疼得不行,成成不哭不闹,她也抱着成成不停地“白菜蹲丝瓜蹲洋芋蹲胡萝卜蹲”……

  成成离开月子中心回到自己家了,关键时刻大家还用各种“蹲”来哄他。不,还有新招。窗外不远处有一条年纪很大的铁路,每天都有快要淘汰的绿皮火车咣当咣当经过,成成不肯喝牛奶时,妹妹就会唱歌一样地喊:“火车来了呜——,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呜——”

  成成的注意力被那些奇怪的声音吸引,不知不觉就喝完了小半瓶牛奶。

  成成的模仿能力很强。我拿着大按摩棰在我妈小腿上轻敲慢打时,成成会找到沙发上的小按摩棰,和我一起为我妈按摩小腿。我妈要上洗手间,我爸弯腰去扶我妈的时候,成成会把我妈的坐凳式拐杖拖到我爸身后。我爸牵着我妈的右手,我妈的左手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往洗手间挪。我妈步履蹒跚,我爸患有膝关节退行性病变走路也有点瘸,成成跟在我爸我妈的身后,高一脚低一脚地模仿我爸我妈走路。妹妹见了又好气又好笑,当即批评他,“成成的腿腿不疼,不能这样走路。”成成歪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转身走到一边玩去了。

  在成成面前,大人说话做事都很注意,生怕一不留神就被成成学了样。“孩子有时就像一面镜子,大人能从孩子的一举一动里看到自己的模样。想要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自己就得先成为那样的人。”我煞有介事地“教育”妹妹,是因为她企图带着成成闯红灯。妹妹觉得路上一辆车都没有,何必巴巴地站在路边等。我却认为不管有没有车,都得等绿灯亮了再过斑马线,要让孩子懂规矩,就得从小开始教育,从小事开始教育。成成仰着白白嫩嫩的小脸,看一眼妹妹,又看一眼我:他还小,搞不懂谁对谁错。

  路上一辆车都没有的时候,该不该等红绿灯?我和妹妹站在路边争论着,两人一激动,声音都大了起来。成成哇地一声哭了,我伸手想去抱他,他却将脸埋进妹妹怀里,也不管我那双伸得长长的手臂有多尴尬。

  可能因为妹妹在长沙的每次孕检我都在场,可能因为妹妹当初的担惊受怕我同样备受煎熬,可能因为妹妹在省妇幼剖腹产时我一直守在那里,也可能因为妹妹和成成住在月子中心的那二十八天我每天都去陪他们,我总觉得成成就像自己的亲生儿子,我对成成的想念,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姨妈对于一个外甥的感情。

  妹妹坐完月子刚回冷水江时,我每天都要和她视频,不是想她,是想成成。妹妹知道我想成成,隔三差五就拍小视频发到家人群里。成成会笑了,成成能站一小会了,成成可以往前爬了,成成晓得喊妈妈了……印象最深的是玩桌布的小视频。还没学会走路的成成坐在他的高级定制小推车里,小推车挨着茶几,茶几上面铺着咖啡色的桌布,妹妹坐在沙发上,时不时捏住桌布一角往上撩,成成以为妹妹和他捉迷藏,圆睁着乌溜溜的小眼睛,红红的小嘴微微张开,两只小手不由自主地握成了小拳头,桌布被撩起的那一刹,成成咯咯直笑,两个小拳头跟着笑声一抓一放,两只小眼睛紧紧地盯着桌布,那种认真而又有趣的小模样,让我恨不得立刻抱住这个小小的人儿,狠狠地亲上几口。

  成成学会走路后,再和他视频就不好玩了,他才没有耐心和手机屏幕里面的“大姨”聊天,于是,这样的情景经常出现:妹妹拿着手机追成成,一边追一边喊,“别跑啊,大姨和你说话呢,快来喊大姨!”好容易和成成见上面了,还没说两句话,他却伸手抢手机,妹妹说:“你干吗?不要挂……”妹妹的话没说完,我的手机响起“嘀”的一声,显示视频通话中断了。

  成成不喜欢陪我视频聊天,老实说,除了失落,我别无他法。成成毕竟是妹妹的儿子,他们常住冷水江,我也不能每周都往那边跑,除了视频通话,我和成成一年到头难得真正见几次面,想他的时候,我只能找手机帮忙。遗憾的是,无论我怎么和成成视频,这个猪宝宝也不会明白:对于大姨来说,他到底有多重要。

  ……

  (全文刊于《湘江文艺》2021年第5期)


 
《中华读书报》文学大赛
《诗刊》杂志社作品征集活动
《民间故事选刊》(上、下半月)征稿启事
《青春》杂志社征稿
《山西农民报》征稿启事
抗疫情文艺作品大赛
《金沙江文艺》征稿启事
全国首个红色文学大奖“中国作家·红日文学奖”设立,即日开启作品征集
中华文学基金会第四届茅盾新人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书香·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星星点灯杯”全国童诗大赛启事
「三联美食」主题征稿启事
”我自豪,我是林草人“征文
“劳动最光荣”文学作品主题征文?启事?
“15酱杯”诗酒文学征文
第一届“ 百鸣杯”全国青年征文大赛
“‘贡’享‘柑’甜小康生活·德庆贡柑”征文
“品味宣酒”征文
“同舟共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大赛
首届 全国“白塔杯” 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林清玄

徐志摩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连平:降准认识存在四个误区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