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杨少衡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56        发布时间:[2022-01-15]

  

  杨少衡,男,1953年生于福建省漳州市。1969年上山下乡当知青,1977年起,分别在乡镇、县、市和省直部门工作。西北大学中文系毕业。现为福建省文联副主席、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出版有长篇小说《海峡之痛》《党校同学》《地下党》《风口浪尖》《铿然有声》《新世界》,中篇小说集《秘书长》《林老板的枪》《县长故事》《你没事吧》等。

  责编稿签

  立足小天地,做足大文章。这或许是《小事端》的内在美学追求,尽精微而致广大。杨少衡以医院中的一次小事端举重若轻地引发出一场官场风暴,主人公柳宗源经过各种暗自较量和努力后,既保全了艰难中求生的乡下汉子,也在博弈中完成了命运的自我和解,而机关算尽的陶峰终于自食其果。那些微妙的不能言说的暗流涌动,那些隐秘的风口浪尖的个人独白,都构成了命运中暗自沸腾的咏叹调,既有静水深流般的沉潜,又有烟花绽放般的斑斓。尽管官场生活中千疮百孔,但正义和善良从不缺席,这一切恰好彰显出杨少衡深邃的人性探究能力。

  ——安静

  《小事端》赏读

  杨少衡

  1

  医生下令:“侧身。翻过去。”

  柳宗源遵命,翻身,背对医生,面对墙壁。

  “松皮带。脱。”

  这是要脱裤子。无须全脱,把皮带松开,裤头纽扣解开,裤头往下褪,后边露半个屁股,前头脱到小腹根部即可,不必再往下暴露,下身物件肢体无论多么隐私,不在该医生及其助手关注之列。

  医生很年轻,男性。身边助手却是年轻女子,该女对柳宗源的部分裸露表现出职业性无感,柳宗源也努力无感,毕竟这两位就年齿论只属小辈,女孩不见得比柳宗源的女儿大。此刻医生及其助手面对工作台并排而坐,工作台上有电脑等设备,有一张铁床紧挨工作台靠墙摆着,铺有白床单,供柳宗源躺卧。上这张床除了需要半脱裤子,还需要掀衣服露肚皮,柳宗源自嘲为“半祼”。年轻医生性子急,手脚麻利,柳宗源刚把内衣掀起,裤头褪下,肚皮右侧就感觉一阵凉,是医生给他抹一种液体。据说那玩意儿叫“耦合剂”,水性高分子凝胶,其作用是排出探头与皮肤之间的空气,让探头直接与皮肤接触以完成检查。

  这时电话铃响。是座机,摆放于工作台上。

  女助手接电话。应了两声,即把电话听筒交给男医生。

  “院长。”她说。

  年轻医生话不多,似乎懒于言辞,亦像不太情愿,不高兴。他听了好一会儿电话,中间有三次发言,各讲一句:第一句是“是我”,第二句是“正做呢”,第三句是“知道了”。

  然后他放了电话,回过身,伸手哗啦哗啦从桌旁纸卷上抽出几圈卫生纸,做一团一把按在柳宗源肚皮上。

  “擦掉。”他说。

  柳宗源吃了一惊:“完了?”

  “有那么快吗?”医生反问,“出去吧。”

  “怎么啦?”

  一旁女助手说:“大叔,是临时调整。”

  这女子比较和气,略有礼貌。她说发生了一个特殊情况,只能先暂停,请柳宗源谅解。“不要在这张床上躺了,起来出去吧,在外边等,一会儿叫名字再进来。”她说。

  “看我裤子都脱了。”柳宗源说。

  “不好意思。”

  柳宗源躺在铁床上一动不动,第一个念头就是打个电话。手机就在他的裤口袋里,尽管褪了半个屁股,掏手机也不困难。他知道一个电话可以解决问题,无论天大的事情,这两个年轻人必须让他继续半祼,给他继续涂那种液体,把该他的那些事做完,无论礼貌与否,情愿不情愿。问题是有必要吗?此刻毕竟是他找医生,不是医生找他,支配权在人家手里。在这张床上赖着有什么意思?调侃而言,人家本来就不高兴,再勉为其难,有事给你查没,没事也给你查有,一声都不用吭。

  柳宗源决定听命。他从床上坐起来,拿医生按在他肚子上的那团卫生纸擦去刚涂上身的“耦合剂”,感觉该液体稍有点黏,类似某种办公用品,或可戏称为胶水。然后柳宗源把脏纸团扔在床头边垃圾桶里,放下衣服,拉起裤子,下床穿鞋,离开那房间。整个操作期间,房间里静悄悄的,一声没有,两个医生一个看电脑,一个看手机,对柳宗源视而不见,似乎此人就是一张纸片剪出来的。

  柳宗源到了门外,门外等候区铁长椅上坐着一二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基本上人手一机,都低着头各自欣赏,旁若无人。这些人当然不是无所事事跑到这里看手机玩,无一例外都是来做彩超的,柳宗源刚刚离开的房间便是彩超室。彩超很费时间,以柳宗源亲身体验,如今各大医院,无论是省里的还是市里的,彩超室门外总是生意兴隆,人满为患,等候者特别多。柳宗源自己今天起个大早,七点半到达,那时医生还未上班,彩超室外已经坐着几长椅排队人员。柳宗源把自己的单子放在护士站排队,在彩超室外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听到广播喊他名字。兴冲冲进门上床,岂料刚把裤子脱下又给“临时调整”,悻悻然回到外头等候,说来挺沮丧。

  这时候还能怎么样?等着二进宫吧,耐心点,调整好心态。问题在于感觉不舒服。肚皮上的胶水已经擦掉,那种黏糊糊感还是挥之不去。这类耦合剂据称无毒、无味、对皮肤无刺激且易擦除,只是擦它的卫生纸已经扔进垃圾桶,感觉却还在,可能因为还得再抹一次。

  根据常识,一个已经被涂上胶水者又被要求穿上裤子,那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情,于当事医生也属“不可抗力”。会是什么事情呢?很简单:有人要插队。时下各种排队场合插队现象并不罕见,医院在所难免,但是通常不会太过分,哪怕是医生自己的岳父大人需要临时紧急照顾一下,情理上也会让已经躺上床的那位先做完,然后再插入岳父大人,不至于硬生生把人家从床上赶下来。柳宗源有幸享受特殊待遇,一定是不凑巧碰上了一位超岳父大人,特别特别重要的人物插队,立刻就要,不容拖延。从刚才医生接电话的三段发言判断,似乎是医院院长亲自下令,让柳宗源立刻让位,即便已经抹了胶水。一般情况下,彩超室跟急诊手术室略有区别,急诊室常有急难险重,弄不好一场车祸,救护车拉来几个重伤员,其他病号可能得先让手术床,救命优先。彩超室这边有那么急吗?莫非插队进入的该重要人物就要死了?

  柳宗源决定“关注”一下,这是个谁?有多重要?重如航母,或者高及珠峰?活蹦乱跳,或者半死不活?妈的。碰上这种事,一般人都会感觉气恼,在不得不服从、隐忍之际,难免有所发泄。柳宗源未能免俗,除了在心里骂,情不自禁就“关注”上了。他自忖这一心态还是有点问题,别说弄清楚有多费心,即便认出个张三李四又怎么啦?难道把对方从床上也拉下来?

  柳宗源所在的等候区侧向彩超室大门,只要不是专注于手机,让眼光保持观察,谁从那个门进去,然后怎么出来,可谓尽收眼底。柳宗源坐的位置是倒数第二排,前面几排人员个个低着头,柳宗源的视线未受任何阻挡,观察很方便。但他很快便意识到情况不是那么简单:从他走出彩超室大门起,那扇门始终紧闭,没有人从里边出来,也没有谁从大门进去。里边那张床有可能空置这么长时间吗?不可能。否则医生尽可从容为柳宗源做完彩超,无须急急忙忙把他请出房间。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彩超室另有通道,为内部使用,概不对外,里边人来人往,外头无从得见。

  柳宗源站起身离开座位,往走廊另一侧走。他久坐不适,起来活动筋骨状,同时深入进行考察。那天他戴口罩,还有一副遮阳眼镜,足以掩盖真容,不易让人认出,可以临时充当福尔摩斯。柳宗源有一个基本判断:任何通道无论多么“内部”,它都要有一个出入口。彩超室这种地方不属于国家机密单位,它的内部通道主要是为医务人员工作方便而设,不需要把出入口弄得像藏宝洞一般神秘,找到它应当不难。柳宗源记得彩超室里,紧挨着工作台有一个边门,从边门进去,里头房间应当是辅助工作室,供医生们办公或做操作前准备等。看来这个辅助工作室还有另一扇门,通往另一个地方,需要的话打开门就形成了一个通道,好比潜水艇各个密封舱都有门,全部打开就能从船头走到船尾。彩超室不是潜水艇,不需要设计得太精密,根据楼层建筑特点,它的内部通道口只可能与所属科室其他功能区域相关,不会另搞一套。

  柳宗源走到走廊拐角,右转,抬眼一看,不禁一愣。

  这里是护士站,今天一早到医院后,柳宗源先在这里排号,然后才转到侧面彩超室门外等候。此刻护士站门口站着个人,拿着手机在接电话,就是刚才说“松皮带。脱”的那个年轻医生。年轻人个子不高,偏胖,身穿白大褂,脸上戴一个大口罩,该遮挡的地方全遮挡了,柳宗源怎么知道是他?因为那个电话,还有表情。年轻医生懒于言辞,干什么都像不太情愿,“老子不高兴”,接电话连个“嗯”都不应,回话简单粗暴:“不知道”“没有”“屁”。这还能是谁?就是他。

  可见彩超室确有一个内部通道,其出入口就在护士站这里。这家医院超声科位于楼层东侧,占据一个转角,护士站正对自动扶梯口,而彩超室在转角另一侧。转角内侧房屋间肯定有通道沟通本科室相关部门,所以年轻医生才不需要于柳宗源眼皮底下从彩超室大门出来,就能出现在护士站门外。柳宗源感到惊讶的是这年轻人本该待在他的工作台边,往那位超岳父大人的肚皮上抹胶水或称耦合剂,怎么可以把那么重要的人物丢下不管,擅离职守,跑出来打电话?不会是轮班时间到了吧?

  年轻医生居然一眼也认出柳宗源。他没吭声,只是扬起一只胳膊,拿着那手机指着柳宗源,用力向走廊另一侧比画,接连几下。这什么意思?应当与手机无关,他那电话该是打完了,手机已经“不在通话中”,可以拿来像粉笔擦一般应急比画。该医生这一套动作大约是要求柳宗源别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赶紧回彩超室大门那边坐铁长椅,不要叫名字时找不着人,耽误了检查。

  柳宗源笑笑,问了句:“快了吗?”

  年轻医生不吭气。

  “要下班了?”

  “早呢。”

  “里边有医生?”

  “主任。”年轻医生不耐烦,再次使劲往走廊那头摆手比画,“那边等。”

  柳宗源不禁想笑。原来这回不只是柳某人赶紧提裤子让贤,年轻医生也得洗洗手让位走人。所谓“主任”应当是本院超声科的主任,通常那是专家、权威级医生,无论年龄、资格、经验都比这位年轻医生高出几个档次。重要人物的重要彩超自然得重要主任亲自做,有如重要领导才有重要讲话。无论年轻医生为什么总不高兴,显然还不够重要,但是他几番挥手比画,竟让柳宗源印象改善许多。此医生虽然懒于言辞,却也没把柳宗源之流只当成纸片,他还有一颗心,会担心这个被赶下床的人胡乱转悠找不着北,时候一到耽误了脱裤子。

  柳宗源决定放弃,以他这种身份,充当福尔摩斯有些勉为其难了。既出来之则安心等之,待彩超室里边插队者做完,就轮到他二进宫了。插进来的那位无论多重要,于柳宗源实不算什么,没必要去认个明白。就柳宗源本人而言,多脱一次裤子又不会缺斤少两,浑身上下里外部件该在哪里还在哪里,因此无须放在心上,最多在肚皮底下骂两句就行。心态摆正了,想明白就好。

  柳宗源没料到这一回真是见鬼了,他回到彩超室大门前,坐在铁长椅上等候,转眼半小时过去,然后又是半个小时,身边众多等待者躁动不安,频频起身打听,唯那扇大门始终纹丝不动。里边是在做开颅手术还是彩超?如果是彩超检查,哪怕主任亲自操刀,至于要这么长时间吗?

  ……未完待续

  本文刊载于《小说选刊》2022年第1期

   


 
《中华读书报》文学大赛
《诗刊》杂志社作品征集活动
《民间故事选刊》(上、下半月)征稿启事
《青春》杂志社征稿
《山西农民报》征稿启事
抗疫情文艺作品大赛
《金沙江文艺》征稿启事
全国首个红色文学大奖“中国作家·红日文学奖”设立,即日开启作品征集
中华文学基金会第四届茅盾新人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书香·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星星点灯杯”全国童诗大赛启事
「三联美食」主题征稿启事
”我自豪,我是林草人“征文
“劳动最光荣”文学作品主题征文?启事?
“15酱杯”诗酒文学征文
第一届“ 百鸣杯”全国青年征文大赛
“‘贡’享‘柑’甜小康生活·德庆贡柑”征文
“品味宣酒”征文
“同舟共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大赛
首届 全国“白塔杯” 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林清玄

徐志摩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连平:降准认识存在四个误区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