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57        发布时间:[2022-01-15]

  

  【人物小传】

  张连印,男,山西省左云县人,一九四五年一月出生,一九六四年二月入伍,河北省军区原副司令员,少将军衔。二〇〇三年三月退休后,他把对党、对军队、对人民的感激之情,转化为为党分忧、为民造福的实际行动,回到家乡义务植树。十八年来,他扎根荒滩、默默奉献,先后建起三百多亩的育苗基地,绿化荒山一万八千余亩,植树二百零五万余株,被当地群众誉为“绿化将军”。近日,中央宣传部授予张连印“时代楷模”称号。

  一

  雁门关外,长城脚下,自古兵家必争,将军登高望远万亩林海尽收眼底,棵棵绿树宛如百万雄兵整装待发。

  “我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没有党就没有我的今天……”

  二〇二一年国庆长假刚过,军人们刚换上春秋常服,而我们来到山西左云县的张家场乡张家场村,穿着毛衣还冻得瑟瑟发抖。在清风林党性教育基地,七十六岁、走路生风的河北省军区原副司令员张连印,只穿一身薄薄的丛林迷彩,面对记者,讲述了自己从一个放牛娃成长为共和国将军的传奇故事。

  一九四五年元月,雁北大地正处于隆冬时节,就在离此地不到三百米的破旧土房子里,伴随着一声啼哭,一户张姓的贫苦家庭有了件大喜事——家里的长子顺利降生了。

  孩子在族谱中是“连”字辈,家里的老人给他取名一个“印”字,寓意言出有信、堂堂正正。

  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人民翻身做主人,到处都是一片锣鼓喧天的喜悦景象。可对于刚满四岁,还懵懂无知的张连印来说,这一年是苦涩的,还来不及记住父亲的模样,父亲就抛下这个家庭,撒手人寰了。两年后,母亲也为了生计,改嫁他乡。

  命运让只有六岁的张连印过早地面对着人生抉择,他没有跟着母亲走,而是选择留在家里,照顾年老体弱的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一年到头种地也没什么收成,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三口人有时熬一锅粥就撑一个星期。为了贴补家用,张连印小时候经常跟着爷爷到荒山上放牛拾柴,有时候大风卷起沙子,整个人好像埋在了土里,满嘴都是沙砾。在那个年代,张连印切身体会到了“吃土”的感觉。

  乡亲们看张连印实在可怜,经常从牙缝里挤粮食来接济他们,有时更是把舍不得吃的馍馍、沙枣和没穿过几次的衣服,悄悄塞进他家的土屋……

  到了入学年龄,在村人的帮助下,张连印和同村的孩子们一样,进入本村的小学读书。四年级初小毕业后,又在本村一所学校念了两年高小,并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升入了破鲁初中。在学校,他是老师和同学公认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凭借努力学习,每月享受三块钱的国家助学金。

  可苦难并没有就此结束,初一那年,奶奶因病去世。初二下学期,爷爷又得了肺心病,卧床不起,为了照顾日渐病重的爷爷,张连印不得已中途退学回家,这时离初中毕业还差一个学期,他遗憾地没有拿到毕业证。

  同学们知道张连印要退学,都以为是他家境贫困念不起了,好多人都提出要帮助他,其中有个年长一些的同学叫魏红世,学过瓦工,假期给别人干活挣了点钱,要拿出来资助张连印,说足够他念完初中。后来,张连印向同学们说明了真实情况,大家都为他感到惋惜。

  就这样,张连印背起那套破烂的被褥,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母校。

  回村后,张连印既伺候病人,又参加集体劳动,因为有点文化,先后当过小队记工员、小队会计、大队会计和民兵连指导员。爷爷去世后,他又坚持劳动了近三年。每天收工后,他像大人一样,在野外的十里河畔捡沙棘树根当柴火烧,割荆条编筐卖钱,每个筐三毛钱,还清了爷爷欠大集体时的二百多元缺粮户欠款。在村期间,张连印一有时间就坚持学习,他一边跟大伯学珠算,一边跟村里的老艺人学习吹拉弹唱,有时给办喜事的人家抬轿子,能够吃顿油炸糕,就是他最开心的事了。

  直到现在,张连印谈起那几年的农村生活,还记忆犹新,也正是这一段难忘的艰辛岁月,塑造了他坚韧不拔的意志品格,也在他少年心中埋下了感恩的种子。

  若干年后,有句话张连印经常挂在嘴边,“我不吃百家饭、穿百家衣,根本活不成。”

  二

  一九六四年二月,村干部和公社领导考虑到张连印在生产队表现优秀,就推荐他参军。经过严格的政审、体检,十九岁的张连印被批准入伍。

  离开村子那天,张连印胸戴大红花,骑着高头大马,乡亲们敲锣打鼓欢送他到村头很远很远……

  在县城东街礼堂召开的全县欢送新兵大会上,张连印被指定代表新兵发言表决心,他临时编了一首快板,“你们给我戴红花,我把决心来表达,到了部队听党话,党叫干啥就干啥!”五十多年过去了,七十六岁的张连印仍然还能一字不差地背出。他告诉笔者:“当时我已懂得了做人做事的道理,现在大家都在探寻初心,我当时的初心就是早日入党,当个雷锋式的好战士。”

  到军营后,张连印更拼命了,他牢记党组织的关心和父老乡亲的嘱托,勤学苦练、服从命令、乐于助人、谦虚谨慎,样样工作都没落下,由于表现优秀,他入伍第二年就入了党,第三年就提了干,并成为了部队学毛著标兵、学雷锋积极分子,先后两次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提干后,他历任排长、连长、副营长、营长、团参谋长、团长、副师长、师长,直至副军长、副司令员,一步一个脚印走了过来。

  好相处、乐于助人、特别正直、处处想着官兵……在采访中,张连印的老战友、老部下无不对他竖起大拇指。“是位好领导!”

  张连印对自己要求严格,在部队也是出了名的。

  一九八四年夏天,张连印任某师副师长时,分管营房基建工作,当时师里新建一栋六层的招待所,主体工程和周边路面硬化基本完工了。

  有天晚上,施工队长偷偷摸到了张连印家里,进了门没说几句话,扔下一个袋子就跑,张连印打开一看,是一条高档毛毯。张连印气呼呼地叫来了营房科长,让他帮忙把东西退了回去。他说:“你告诉施工队,只要工程质量过关,我给他们送礼。不要收人家的东西,否则说话都没底气。”

  谁知,第二天下了一场大雨,招待所楼前广场积水成片,由于广场地面不平,雨水不能及时排出去。张连印大手一挥,“施工不合格,让他们返工!”在他的严格把关下,工程验收高标准通过。

  张连印下部队调研,每次吃饭都付钱,这个习惯雷打不动。

  二〇〇二年夏天,张连印时任河北省军区副司令员。有一次他带队到地处塞外坝上的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检查工作,时间已经接近中午,来不及回人武部吃饭了,一行人决定在当地找个小饭馆午餐。

  饭后,人武部的领导刚要结账,却得知有人早早就已经结清了饭钱。

  “谁付的?”问来问去才知道,是张连印自掏腰包请大家吃饭。

  “首长,您是来检查工作的,怎么能让您结账呢?这万万不可。”人武部的领导有点着急了。

  “你们县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不能给你们添负担。”张连印的一番话,让人听了心里暖暖的。

  有人说他太过,意思一下就行了,吃顿便饭能有个啥。可张连印军旅生涯就是这么一路走来的,占公家便宜、占老百姓便宜的事,他坚决不干。

  有一年,张连印所在的团参加完演习后返程,时任团参谋长的张连印在车里和几位参谋谈论着演习的琐事。因为部队是借宿在附近村民家中,他照例询问:“走的时候把老乡家里打扫干净没有?电费结清没有?”

  “别的都安排妥了,但是电费因为走得急,还没来得及交。”

  “立刻回去,把电费结了!”张连印的口气很坚决。

  就这样,团里的参谋又驱车十几公里,当面跟老乡结清了电费。

  后来有人闲聊时问张连印,“钱又不多,用得着这样嘛,以后再给不就行了。”

  张连印说:“钱确实不多,可你这么干,我这么干,大家都这么干,老百姓会怎么看部队、怎么看党,省了工夫,却丢了民心,这买卖不值!”

  这么多年,张连印无论身居何职,无论是在职还是退休,他始终笃定,组织培养他,是让他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而不是捞好处、谋私利的,哪怕是一丝一毫都不行。

  三

  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七八年,张连印在部队担任连长、营长、团参谋长,那些年正是训练紧张的时候,妻子王秀兰在老家的土炕上陆续生下了老大、老二、老三。每次生产她都压下即将发出的电报,没去过医院,独自一人咬着牙,临时找个接生婆,闯过了女人最痛苦的“鬼门关”。

  王秀兰是“老三届”毕业生,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但当时孩子还小,为了让张连印在部队安心工作,她毅然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在家乡当老师。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张连印任副营长时,王秀兰就能随军到部队,但怕影响丈夫在部队的工作,她把这份渴望悄悄埋在心底,直到张连印当了团级干部才办了随军手续。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张连印任某集团军副军长,王秀兰随调到石家庄工作。她心想,那么多年家里的事,里里外外,老张没管过,这次安排工作,他怎么也该打个招呼管一管。

  张连印却一脸严肃地说:“不要给组织添麻烦了,别人咋分就咋分,咱们咋能搞特殊,工作不分好坏,都是为国家做事。”

  大家都认为进了省会大城市,又是将军夫人,工作肯定是舒舒服服的。没成想,这一分竟然分到了园林局下属的动物园,王秀兰成了一名普通的售票员。

  这还不算,过了一段时间又被调整去饲养大熊猫,工作累、责任大,饲养要求很高。王秀兰每天早晨六点前就要赶到园里,准备竹子,调配奶粉,清理笼舍,同时还要熟悉熊猫习性,训练引导,培养感情。

  初来乍到很不适应,辛苦不说,一不小心还会被抓伤。有一天,王秀兰实在憋不住了,想要找丈夫讨个说法,“我太累了,不想看大熊猫了,你给我换个工作。”

  张连印劝她:“看大熊猫多好,我休息以后,也要去看大熊猫。”王秀兰听了哭笑不得,第二天照常上下班,这一干又是三年,直到退休。

  对妻子如此,对儿女更是如此。

  在儿子张晓斌的眼里,父亲的形象是模糊的。张晓斌出生时张连印没有回去,一年到头很少见面。有一次母亲王秀兰生病了,还要照顾年幼的妹妹,实在没有办法就把他送到了父亲部队野营驻地。张晓斌见到穿军装的就喊爸爸,可找来找去,怎么也没找到自己的父亲。

  其实张连印从训练场回来的路上,看见了张晓斌,可他竟没认出是自己的儿子。后来,通信员把张晓斌领到张连印的宿舍,父子这才相认。

  随军前,每次王秀兰带孩子来部队探亲,张连印都按标准算好账,把伙食费悄悄交给食堂。随军后,当时家属院住房紧张,全家人租住在当地老百姓家中的一间小房里,后来一次次调动,一次次搬家,张连印和爱人、孩子打起背包就走,全部家当也就几个木头做的破箱子破柜子,有的还一直用到了现在。

  张连印勤俭节约是刻在骨子里的,哪怕对孩子也是一样。

  儿女都清楚地记得,小时候他们都爱穿新衣服、都喜欢照相,但每次照相他们都往后躲,因为他们总是穿旧衣服。一件衣服,哥哥姐姐穿了,妹妹接着穿,母亲缝了又缝,补了又补,直到不能再穿。

  大女儿张晓梅至今难忘那支崭新的钢笔。她上小学时老师帮忙削铅笔,她的铅笔每次都短到无法再削,又不敢对父亲说。有一天,张连印的一个战友看到她正用捏都捏不住的铅笔头写作业,就立即出门买了两支新铅笔,临走对张连印说:“你好歹也是个营长,自己闺女用这样的铅笔头写作业,不觉得心疼吗?”张连印看着战友又看看孩子的铅笔头,哑口无言。那一年他获得了部队的“神枪手”荣誉,奖品是一支钢笔,他自己没舍得用送给了大女儿。

  张晓梅在外地上大学,第一次回家过年,她专门提前告诉了父亲。回来那天,带着大包小包,满心欢喜等着当师长的张连印派车来接,可等得车站人都走空了,也没见到父亲的影子。她只好一个人拖着大箱子,找了辆连棚子都没有的“蹦蹦车”,迎着刺骨的寒风,一路颠簸回家。在离营院老远的地方她就下了车,把大衣裹得紧紧的,竖起领子捂住脸,快步回了家。见到父亲,张晓梅忍不住抱怨,张连印却若无其事地对女儿说:“我每次回山西老家,下了公共汽车,还要再走一个多小时的土路,给老人带来的米面粮油,也是一路肩扛手提,你现在还能找到一辆三轮车已经很不错了。”哥哥张晓斌也来安慰她说:“这么多年,咱家人谁享受过这待遇。”

  优良的家风如同红色的养料,伴随着孩子们健康成长。儿子张晓斌从小就在本子上写下了:“长大后,我要像爸爸那样,当个好战士。”一九八八年底,张晓斌参军入伍,当了又苦又累的侦察兵,他第一次以日记的形式跟父亲对话:“爸爸,从这一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战友,你是我一生的榜样!”

  在张连印的激励下,张晓斌考取了军校,成为一名军官,后来一步步成长为正团职干部,两次被省军区评为“优秀人武干部”,被原北京军区表彰为“人武之星”。女儿张晓梅和张晓花也先后考上军校。张晓梅还读了香港城市大学法学博士,成为河北雄安新区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被评为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先进个人。

  看着儿女们健康成长,张连印由衷地高兴。但在涉及子女职务晋升、工作安排的关键时候,他从来不打招呼。

  张连印当兵离开家乡后,一直和乡亲们保持联系。特别是当团长以后,经常会有乡亲们来找张连印接济,既有张连印儿时的玩伴,又有学生时代的同学,还有长辈和亲人,有找他借钱借粮的,有找他帮助联系看病的,还有到城里打工来他家借宿的。

  这些雁北来的乡亲们,大都穿着自制的羊皮袄,由于隔三差五就来一批,营门口站岗的士兵都开玩笑地称他们是“皮袄队”。

  不管自己家怎么困难,只要有乡亲来,张连印一定竭尽全力帮助他们。老伴王秀兰回忆时说道:“他当团长的时候,一家五口人,每月供应六十斤白面,本来就不够吃,又要经常接济乡亲们,就去买别人家的玉米面。”

  张连印每次休假回老家,都会带一些钱、粮食、衣服接济乡亲们,往往是回家一次,省吃俭用好久攒下的钱就散了出去。当时,张团长家里穷,在全团是出了名的。

  ……

  (节选自《解放军文艺》2021年第12期)

  


 
《中华读书报》文学大赛
《诗刊》杂志社作品征集活动
《民间故事选刊》(上、下半月)征稿启事
《青春》杂志社征稿
《山西农民报》征稿启事
抗疫情文艺作品大赛
《金沙江文艺》征稿启事
全国首个红色文学大奖“中国作家·红日文学奖”设立,即日开启作品征集
中华文学基金会第四届茅盾新人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书香·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星星点灯杯”全国童诗大赛启事
「三联美食」主题征稿启事
”我自豪,我是林草人“征文
“劳动最光荣”文学作品主题征文?启事?
“15酱杯”诗酒文学征文
第一届“ 百鸣杯”全国青年征文大赛
“‘贡’享‘柑’甜小康生活·德庆贡柑”征文
“品味宣酒”征文
“同舟共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大赛
首届 全国“白塔杯” 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林清玄

徐志摩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连平:降准认识存在四个误区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