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庆邦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90        发布时间:[2021-12-03]

  

  在童年和少年的记忆里,我整个冬天都不洗澡,一回都不洗,过年也不洗。冬天的水塘里结了厚厚的青冰,乡下又没有澡堂,去哪里洗澡呢?开玩笑!别说冬天了,到了秋天秋水一凉,或到了春天春水还没有发暖,我也不洗澡。也就是说,一年四季,我三个季节都不洗澡。别说洗澡,我连手和脸都很少洗。

  家里的大人比较顾脸面,冬天做早饭,母亲在锅里馏馍蒸红薯时,会顺便蒸上一瓦碗清水。早上吃早饭之前,母亲把余温尚存的水倒进一只铁盆里,供家人洗脸。因水比较少,倒进铁盆里只能盖住盆底,用双手都捧不起来。母亲的办法,是把铁盆靠墙仄棱起来,把水集中在盆的一侧,这样大人们洗脸时才能把水撩起来。小孩子的脸也是脸,大人们洗过脸后,有时也会让我们小孩子洗一洗。等祖父、父亲和母亲洗过脸,铁盆里的水已变得黑乎乎的,稠嘟嘟的,而且水所剩不多,已经发凉,我们都不愿意洗。往往是,在父母的严厉催促下,我们才不得不蜻蜓点水似的把脸洗一洗。我们用手指蘸着水,只擦擦额头、鼻尖和脸蛋,别的地方一般都不涉及。我们这样做,像是应付父母,也像是应付自己。应付的结果是,久而久之,我们的耳朵后面,下巴底下,还有脖子里,都积攒了一层黑黑的灰垢,如表皮上面结了一层皴裂的鳞片。大人笑话我们,伸手想摸摸我们的“鳞片”。我们护痒,赶快跑开了。

  我们在天冷的时候好几个月不洗澡,当然也不洗头。这可便宜了头发丛中的那些虱子,它们的生活不会受到任何打扰,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黑色的头发上下出成串白色的虮子,并孵化出它们的子子孙孙。高兴起来,有的虱子会爬到我们头发梢的梢头,在高处把酒临风,出尽风头。

  好了,麦子黄了,知了叫了,夏天到了,我们终于可以洗澡了。我们甩掉了鞋子,脱光了衣服,一扑进水里就舒服得嗷嗷乱叫,好像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狂欢季。在整个夏季,如果天不下雨,我们每天都会去水塘里洗澡。往往是刚吃过午饭,我们把饭碗一推,赤脚跑过村街上被太阳晒得烫烫的地皮,就成群结队地扑进村外的水塘里去了。我们把洗澡说成抹澡,我们的抹澡,一点儿都不追求什么讲卫生的意义,就是一味地玩水,在水里瞎扑腾,做游戏。我们互相往对方脸上泼水,比赛潜在水底扎猛子,玩“鱼鹰捉鱼”。我们刚下水时,吃面条吃得肚子都圆鼓鼓的,在水里扑腾上一气,两气,肚皮就瘪了下去。我们的手指肚先是泡胖了,接着又泡得出现麻坑,还是不愿意上岸。大人吃过午饭都要午睡,没时间管我们,我们正好可以放开手脚,把清水玩成浑水。刚开始脱光衣服下水抹澡时,因捂了一秋,一冬,又一春,我们每个人都是白孩子。我们抹澡才抹了一次,身上所有的“鳞片”就消失了,露出皮肤的本色。可是,我们连续抹澡一段时间,由于水泡、风刮、日晒,很快就变成了黑孩子。大人用指甲在我们黝黑的胳膊上划一下,马上就会出现一道白印儿。

  万没有想到,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洗澡,是发生在首都北京。1966年11月下旬,还不满十五周岁的我,坐了一天一夜火车,在一个寒冷的早晨到了北京。我们被安排住在北京外语学院的接待站里,负责接待和管理我们的是一位年轻的解放军现役军官。我们住下后,他没有马上安排我们吃饭,说必须先把个人卫生打扫一下。我们低头把自己身上穿的黑粗布棉袄和黑粗布棉裤看了看,不知道个人卫生指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怎样打扫。这位军官把我们领到一个地方,我们一看才明白了,打扫个人卫生指的是让我们洗澡。

  好嘛,好几个月没洗澡了,到北京先洗洗澡也是好的。可是,说是让我们洗澡,澡堂里却没有水塘一样的大池子,只有周边的墙壁上方,安装有一些倒挂的莲蓬头儿,水是从那里滋出来的,跟下大雨一样。我脱光了衣服,看看别人怎样拧下面水管的旋钮,我也怎么拧。长这么大,我这是第一次在冬天洗澡,第一次在室内的澡堂洗澡,第一次用热水洗澡,是三个第一次吧。澡堂里水雾腾腾,我想莲蓬头里滋出来的水一定很热乎。尽管我有这样的思想预热,可当我把水管拧开,当如注的水猛地浇在我身上,我还是吓了一跳,赶紧跳开了。乖乖,这水太烫人了,这样烫皮的水,褪鸡毛还差不多,倘是连续浇在人身上,不把人皮烫掉一层才怪。旁边一个有经验的、正洗澡的人告诉我,下面两个旋钮,一个管热水,一个管凉水,要把两个旋钮儿都打开,把水温调节一下才能洗。他指出,我只打开了冷水管,是不能洗的。怎么,一个从没洗过热水澡的我打开的是冷水管,而不是热水管?我把手伸进莲蓬头儿里滋下来的水柱里试试,可不是咋的,上面下来的水的确是冷水,冰冷冰冷的水,而不是热水。可能因为冷水对皮肤同样有刺激作用,我就误以为是热水。这就是一个第一次进城洗热水澡的土老帽儿所闹的笑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关于洗澡这个话题,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不要无话搭拉话哟!没问题,还有的说。后来我参加工作后,每天都要洗澡,不想洗也得洗,哪怕把皮搓薄也要搓,好像洗澡是每天的必修课,不修就无法见人。那么我参加的是什么工作呢?告诉您吧,是当被称为“地下工作者”的煤矿工人。我们在煤窝里滚上一个班,头黑了,脸黑了,身上全黑了,连耳朵眼儿里和鼻孔里都钻进了煤,由一个黄人像是整个变成了黑人。这样的形象,我们不洗澡能行吗?怎么去食堂吃饭呢?怎么上床睡觉呢?怎么在矿区走动呢?怎么以本来面目去面对矿上的那些珍稀的女工呢?所以说,出得井来,第一要务,是一头扎进澡堂里,好好把澡洗一洗。其实洗澡也是个力气活儿,在井下干一班下来,我们累得有些精疲力尽,似乎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时我们会洗得潦草一些,煤尘洗去了,沾在眼睑上的煤油却没有洗掉,洗完回到宿舍拿小镜子一照,眼圈还是黑的,像熊猫眼,好玩儿!尽管如此,当矿工时间长了,我们洗澡就养成了习惯,一天不洗就不得过。特别是冰天雪地的冬天,班前我们一穿上沾满煤泥的劳动布工作服,简直像穿上冰甲一样,冰得直打寒颤。从穿上“冰甲”的那一刻起,我们就盼着早点儿结束一班的繁重劳动,好升井洗一个热水澡。因井下充满凶险,我们有时难免担心,今天夜里下井,到天明时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洗个热水澡。当我们从几百米深的井下出来,把身子泡进煤矿特有的大大的热水池子里,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仿佛又取得了一个阶段性的人生胜利。

  人活着走来走去,说不定会走到哪里。我没有想到,我第一次洗热水澡是在北京,后来转来转去,竟有幸调到北京工作,成了一个在北京落脚的居民。我1978年春天调来北京,至今已经在北京生活了四十多年。做什么事情变得比较容易,成了日常生活,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调到北京后,先是到街道上的澡堂子里洗澡,后来在家里安装了电热水器,在家里就可以洗澡。再后来,热力厂的热水直接供应到居室的卫生间里,不管春夏秋冬,开关一开,洗浴用的热水就源源不断地流出。另外,北京的城内和郊区还建有一些温泉城,想在蓝天白云下面泡一泡露天的温泉,随时都可以去。

  一路走来,好在我没有忘记过去,没有忘记少年时代一年三季洗不上澡的经历。长大后我才知道,生命来自水,水与生命相伴,生命与水有着紧密的联系。像月球、火星、木星等星球,就是因为上面没有水,才不能生长具有活泼生命的生物。从这个事实上说,水对人的生命的作用是决定性的,或者说水就是人,人就是水。我还从书上看到,一个人一辈子用水多少,决定着这个人的幸福指数,用水多,幸福指数就高,用水少,幸福指数就低。这个说法也许有一定道理,但不知为何,这样的说法却让我产生了警惕和忧虑,我担心它会影响人们的心理,造成用水攀比,继而造成对水的挥霍和浪费。我们还是要珍惜水,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

  2021年10月26日于光熙家园

   


 
《中华读书报》文学大赛
《诗刊》杂志社作品征集活动
《民间故事选刊》(上、下半月)征稿启事
《青春》杂志社征稿
《山西农民报》征稿启事
抗疫情文艺作品大赛
《金沙江文艺》征稿启事
全国首个红色文学大奖“中国作家·红日文学奖”设立,即日开启作品征集
中华文学基金会第四届茅盾新人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书香·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星星点灯杯”全国童诗大赛启事
「三联美食」主题征稿启事
”我自豪,我是林草人“征文
“劳动最光荣”文学作品主题征文?启事?
“15酱杯”诗酒文学征文
第一届“ 百鸣杯”全国青年征文大赛
“‘贡’享‘柑’甜小康生活·德庆贡柑”征文
“品味宣酒”征文
“同舟共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大赛
首届 全国“白塔杯” 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林清玄

徐志摩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连平:降准认识存在四个误区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