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13        发布时间:[2021-12-03]

  

  徐贵祥,皖西人,一九五九年十二月出生,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军事文学委员会主任,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等职。著有小说《弹道无痕》《历史的天空》《高地》《马上天下》等。获第七、九、十一届全军文艺奖,第四、九、十一届“五个一工程”奖,第三届人民文学奖,第六届茅盾文学奖。

  将军远行(节选)

  徐贵祥

  …………

  四

  从驻地出发,走的是大路。

  马直很想知道,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军长让李副军长带队寻找一七九师,李副军长本人怎么想。马直揣测,李副军长肯定知道这是一桩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一七九师现在哪里,没有人知道,就算一七九师还在,那也一定是在解放军的重重包围之中,让一个副军长带领这么一支小小的队伍去寻找,简直就是肉包子打狗。

  疑问太多了,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马直决定不再胡思乱想了。最大的遗憾是楚晨没有同行,最大的庆幸也是楚晨没有同行。这一路上,楚晨本人虽然不在队伍里,但是楚晨的影子却一直在队伍里,一直在马直的前方轻快地跳动,让马直脚下平添一股力气,他感觉他不是奔向那个莫名其妙的三十里铺,而是正在奔向乔城。

  哦,乔城,黄虎岭战役结束后部队休整的地方,一个盛产煤炭的古城,就是在那里。楚副参谋长在临时下榻的四合院里,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小子,单刀赴会,深入敌阵,简直就是赵子龙,我要是有闺女,就嫁给你。

  他当然知道,这是楚副参谋长的客套话,楚副参谋长没有闺女,但是楚副参谋长有侄女。侄女也行啊,可是,楚副参谋长为什么偏偏不提这个茬呢?当然,楚副参谋长压根儿不知道他的侄女曾经跳到他的被窝里睡过一觉,甚至可能,就连楚晨本人也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但是马直不会忘记,楚晨永远在他的背包里。

  快到姚家疃了,曹强找了个地方,请李副军长坐下来歇脚。马直让张东山带领一个班进村侦察,同驻守在那里的一个营联系。不一会儿张东山回来了,说村里压根儿就没有国军的部队,连老百姓都很少见到,只有一个老人,还是个哑巴。

  马直心下明白,国军的那个营要么跑了,要么投诚了。显然,到了这个村庄,就在解放军的控制范围了,下面的路该怎么走,谁的心里都没有数。

  曹强把情况报告给李副军长,请示怎么办。

  李副军长说,很好,人没有了,路还在,接着往前走。

  曹强有点儿犹豫,向李副军长建议,启用电台,搜索信号。

  李副军长说,听你的,你负责。

  不多一会儿,就传来嘀嘀嗒嗒的电波声。马直远远看着电台兵忙乎,眼前又出现了楚晨的身影。如果楚晨在这里,他还会铆足精气神,像在黄虎岭那样身先士卒。问题是,楚晨没在这里,他就是死了,也没有人看见。眼下,他不想死,他仍然牢记李副军长给楚晨说的那句话,好好活着。至于活着干什么,他并不清楚,反正活着总比死去好。

  电台兵忙乎一阵,满头大汗,最后哭丧着脸向曹强报告,没有发现本部队任何信号。

  曹强皱着眉头问,没有发现任何信号是什么意思,军部的信号呢?

  电台兵说,啥也没有,军部也静默了。

  曹强的脸唰地变了,跑去跟李副军长报告,军部电台静默了,会不会转移了?要是军部转移了,不告诉我们接头地点,就算我们找到一七九师,也联系不上啊……这不是把我们扔了吗?

  李副军长笑笑说,别想那么多,各尽其责吧。

  眼看就到姚家疃村口了,李副军长站住了,回头看了看马直说,马连长,让你的弟兄们都围过来,我来说两句。

  集合队伍的当口,李副军长坐在路边一块石头上,摘下手套擦皮靴,然后扔掉手套,站在队伍中央,举起一只手臂说,弟兄们……

  李副军长的声音洪亮,中气很足,好像他面对的不仅仅是四十多人的队伍,而是千军万马,而是万水千山。李副军长说,弟兄们,大势所趋,有目共睹。作为一个将军,我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是你们……放下枪你们就是农民,没有必要跟我一起送死。我的话大家听明白了吗?

  在马直的印象中,李副军长难得一次说这么多话。李副军长讲完,队伍一片静默。曹强看看马直,又看看李副军长,突然激动地喊了一声,我们决不离开李副军长,誓死保护李副军长!

  马直明白过来,也举起手臂喊,长官,我们不会离开你的,你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

  李副军长向马直摆摆手说,你不相信我的话吗?你怕你们离开后我就命令开枪吗?不会了,我再也不会向自己的弟兄开枪了。愿意走的,走吧,放心地走吧,往哪里走都行。

  马直说,不,我们不走……

  李副军长又向马直笑笑,打断他说,好,你不走,那你就跟着我,可是你不能阻拦弟兄们。

  马直的脑袋垂下来,又仰起,看着他的队伍说,你们说说,有愿意走的吗?

  队伍安静得就像一片树林,似乎有一阵风吹来,传来簌簌的落叶声,风声越来越大,树干开始摇晃。终于,一个哭声传来,长官,谢谢长官恩典,俺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一个残疾媳妇,俺,俺……走了。

  马直看清了,是他手下的班长朱三。朱三泣不成声,突然跪在地上,给李副军长磕了两个头,起身将枪放在地上,转身走了。起先的几步很慢,一步一回头,像是告别,又像是防备身后的子弹。

  曹强说,长官,不能开这个头儿,这个头儿一开,咱们身边就没有人了。

  曹强说着,掏出手枪,咔嚓一声子弹上膛,瞄准朱三的背影。正要抠动扳机,李副军长喝了一声,住手!

  曹强手中的枪垂了下来。

  李副军长微笑地看着大家说,还有没有想离开的?

  没有回答。马直说,报告长官,没有了。

  李副军长说,那好,不着急,任何时候,随时随地。走吧。

  五

  姚家疃不大不小,五十多户人家,不见那一个营国军的踪影,也很少见到老百姓。

  恒丰战役持续了一个多月,这一带别说粮食,就是地里的青苗都被啃光了。老百姓全都跑出了包围圈,到解放军阵地帮助挖工事,不仅有饭吃,还不用担心被抢。

  前些年抗战,国共之间虽然也有摩擦,但还是一致对外。抗战胜利了,本来可以重建家园,怎么又反目成仇了呢?解放军的传单说,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道理,连傻子都明白,难道蒋委员长不明白?下层官兵也听说,国共谈判了,可是这边谈判,那边蒋委员长调兵遣将。好,这下好了,不到两年,解放军越战越勇,从东北西北打到淮海平津,又挥师南下,渡江之后,来个千里追击,秋风扫落叶一般。

  马直记得,就在三个月前,廖辉部队还有三个师和四个军辖旅的建制,自从江防崩溃之后,一路狼奔豕突,跑过安徽,跑过湖北,跑到湖南境内,上峰一道命令下来,不跑了,就地阻击解放军。廖峰部队在恒阳、丰水一带展开,立足未稳,就被共军一个师咬上了,三天过后,追上来九个师,七万多人,把国军围得水泄不通。

  或许李副军长早就看清了结果,所以在作战的时候,他基本上是一个看客,再也没有抗战时期那股血性了,再也不见血战沧浪关的风采了。在整个恒丰战役过程中,都是廖峰军长指挥。指挥所里有一张躺椅,更多的时候,李副军长在那上面睡觉。

  跟在李副军长的身后,马直有很多想法,他想到了李副军长的过去,也想到了李副军长的将来。

  跑,还是不跑?在进入姚家疃之后,这个一直悬浮在脑海的问题又出现了,并且越来越强烈。有那么一会儿工夫,他盯着李副军长的背影,掂量这个人的体重,盘算他的价码——如果把他挟持到解放军队伍,该值多少黄金。他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举目望去,队伍已经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曹强招呼几个士兵,正在生火造饭。

  马直的队伍不用造饭,把豆饼掰开,从草渣里挑出豆渣,就着凉水就是一顿饭。生火是为了给李副军长和曹强造饭,曹强从马弁那里要来口袋,一粒一粒往外倒大米,倒了有一斤多,又把口袋扎上。

  李副军长在一边看见,吩咐曹强,把口袋里的大米倒出来一半,加上豆渣,熬一锅稀饭,大家一起吃。

  曹强有点儿不情愿,但是不好违拗李副军长,只好又倒了一点儿米出来。

  稀饭熬好之后,李副军长说,一人一碗。你们挑剩下的,是我的。

  李副军长这么一说,曹强就很为难,分稀饭的时候反复斟酌,稀稠、多少,一点儿不敢马虎。

  然后就端碗。马直先端,挑了一碗黑多白少的。马直开了这个头儿,手下的兵就自觉效仿,姚山竹挑了一个豁口碗。挑到最后,剩下的那碗,白多黑少——大米多豆渣少。曹强把它端到李副军长面前,李副军长哈哈一笑说,啊哈,本军要是早一点儿形成这个风气,何至于被打得落花流水。

  李副军长说着,端起碗,走到姚山竹的面前,把姚山竹的豁口碗换到自己的手里,拍拍姚山竹的脑袋说,你还小,路还长,多喝汤,少想娘。

  姚山竹怔怔地看着李副军长,眼窝一热,眼泪哗哗地掉进碗里。

  这一幕马直看在眼里,突然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自己跟自己说,这么好的长官……

  六

  离开姚家疃之后,并没有走多少路,因为不知道往哪里走。天快黑了,看见半山有一座庙,曹强决定不走了,到庙里睡一觉再说。

  庙是破庙,好在后院有口井,还有两间可以住人的房子。曹强把李副军长安排到东侧最好的那间房子,布置好警戒,大家又嚼了两把豆渣,就宿营了。

  马直不敢入睡,带着张东山房前屋后巡逻,察看通向半山的路线。张东山跟在马直屁股后面,气喘吁吁地说,你说李副军长这么大个官,怎么就没有个主见呢?

  马直吃了一惊,怎么啦?

  张东山说,共军的传单说得清清楚楚,凡是抗战有功的,一律宽大处理,特别是李副军长,共军聘他为高参,他干吗这么死心塌地当国民党?我跟你讲,李副军长同共产党有交情。

  马直说,交情,谁跟共产党没有交情?前些年大家一起打鬼子,五灵战斗中,八路军的连长还送给我一支自来水笔呢。

  张东山说,我想起来了,那时候你是排长,我也是排长,就因为那个八路军的连长送了你一支自来水笔,后来你有了文化,当了连长。

  马直说,扯淡,我当连长是因为我打仗比你卖命。

  张东山说,狗屁,你当连长是因为你是楚副参谋长的勤务兵……好好干吧连座,如果这次行动之后你还活着,没准儿能娶上楚晨。知道吗?楚晨的爹在军委会,比楚副参谋长的官还大。

  马直心里一热,又一凉,拉下脸说,别说没用的,哎,你说,李副军长身边连个女人也没有,奇怪啊。黄虎岭战斗之后,好多大官的夫人都来了,可是李副军长还是寡汉一条。

  张东山说,女人嘛,李副军长的心里应该有人……啊,我想起来了,我明白了,你知道为什么廖军长要让李副军长去送死吗?

  马直吃了一惊,瞪大眼睛问,你这是什么话?

  张东山咽了一口唾沫,想了想说,你记得吗?五灵战斗中,李副军长中了一弹,弹头卡在左胸肋骨上,离心脏很近,咱们的医生不敢做手术,听说太行山八路军有个外国大夫,就送到八路军的医院里。送到的时候,那个外国医生已经死了,是一个八路军的女大夫给李副军长做的手术,可是……

  说到这里,张东山停住了。马直说,这个我知道,那个女大夫是外国医生的学生。

  张东山没接茬,做了个手势,然后低下嗓门说,你听,好像有动静。

  马直心里一紧,不说话了,侧耳细听,听了一会儿说,没什么动静啊,就是树叶的响声。你别疑神疑鬼。

  张东山说,这几天我总觉得我们身后,还有身边,有一支队伍在跟着,不远不近地跟着。是不是共军在尾随我们啊?

  马直哼了一声,你觉得有人尾随,我也觉得,可是他在暗处,我在明处,他装糊涂,我也装糊涂。

  张东山说,啊,你知道有人尾随?

  马直说,我不知道有人尾随,也不知道没有人尾随,反正,我的任务是护送李副军长去三十里铺,别人不开枪,我也不开枪。

  张东山说,狗屁,李副军长死脑筋,我们不能当冤死鬼,他这样做是不道德的。

  马直说,你让李副军长怎么做?

  张东山说,明明知道这件事情不靠谱,他还一意孤行,拉着我们,几十条生命啊。就算他不打算投共,也应该把话挑明,直接把队伍解散,大家各奔前程。他说过啊,任何时候,随时随地,这就是暗示。可他不明说,大家还是不敢。

  马直眨着眼睛,他也觉得张东山的话有点儿在理,把握不足地说,也许……李副军长有他的打算,也许还不到时候。

  张东山说,那要到什么时候呢?姚家疃的部队不见踪影,一七九师杳无音信,这块地盘早就在共军视野之内,没准儿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布下了天罗地网。

  马直想了想,什么也没说,突然耳朵竖了起来,对张东山说,听,好像真有动静。

  张东山屏住呼吸,把耳朵贴在地皮上听了一会儿,有跑步的声音……张东山一声惊呼,不好!有人上山了。

  马直说,赶紧占领制高点,保护李副军长。跟弟兄们说,不要乱打啊,搞清楚是谁。

  两个人向破庙飞奔而去,果然就听到山下有杂乱的奔跑声。

  马直从山坡东边跑到西边,把曹强推醒,告诉他有情况,曹强一骨碌跳起来问,是哪家的队伍?

  马直说,哪家的队伍都是危险,赶紧请李副军长离开破屋,转移到树林里。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枪响,接着枪声大作,是张东山组织的外围警戒同来路不明的队伍交上火了。

  马直大喊,你们是哪部分的?

  回答他的是迎面而来的枪弹。马直连忙卧倒,向庙舍匍匐前进。快到门前时,只见火光一闪,庙舍一侧起火了,接着就听有人大喊,找粮食,弄到粮食就走!

  房子外面已经烈焰腾空,火焰像飞舞的银蛇,吞噬着李副军长宿营的厢房。

  马直往地上一趴,抱着枪滚到庙舍门前,一脚将门踹开,高喊一声,长官,有情况,快转移!

  讲完这句话,马直愣住了。李副军长刚刚穿上军装,扣风纪扣的手上下摸索,他的勤务兵正蹲在地上擦皮靴。

  马直大声嚷嚷,长官,火烧眉毛了,还擦什么皮靴啊,赶紧走!

  说完,冲上去将李副军长架起来,不料李副军长伸出胳膊,胳膊肘一拐,将他推了个趔趄。李副军长说,什么情况?镇定!

  马直说,房子起火了,长官先转移到林子里,我来搞清楚是哪一部分的。

  这时候听到山下有人大喊,一营封住左翼,二营正面突击,弄到粮食就撤。

  李副军长点点头说,很好,是自己的部队,我去见他们。

  马直急得跳脚,长官,黑灯瞎火的,子弹不长眼睛啊。再说,哪里还有什么自己的部队,全都是土匪啊。

  李副军长甩开马直,弯腰穿上皮靴,又摸摸风纪扣,昂首挺胸走出门,站在走廊大声问,哪部分的?

  没有人回答,枪声在继续。马直一个箭步挡在李副军长的前面大吼,哪部分的,李副军长……李秉章副军长在此,请不要打枪!

  枪声这才稀疏下来。李副军长朝马直挥挥手,又一步一步往前走。马直绕到他前面,一直走出断墙外面,下了山路,山坡上才钻出一个人来,仰头看着上面。

  李副军长说,我是李秉章,让你们的长官出来说话。

  山下那人说,真是李副军长吗?

  李副军长说,提上马灯,靠过来。

  那人身后又出现一个人,一道手电筒光射过来,突然传来一阵惊呼,真的是李副军长!长官……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李副军长说,你是谁?

  那人说,我是六团参谋长康恒,长官……康恒喊了这一声,又对身后大声命令道,停止射击,赶快扑火,保护长官!

  果然是自己的部队,而且还有明白事理的指挥官,曹强和马直这才放下心来。

  康恒的队伍号称两个营,其实只有三十多人,子弹倒是不少,粮食一粒没有。马直观察了一下,这些人蓬头垢面,就像饿狼,一个个盯着警卫连的干粮袋。

  回到庙舍,康恒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向李副军长报告部队被打散十多天的经历,不停地嘟囔,这下好了,见到长官就像见到了娘。

  李副军长说,我奉命寻找一七九师,使命还没有完成,你们愿意同行吗?

  康恒愣了一下,眼珠子一转说,李副军长指到哪里,我们打到哪里,我们同长官生死与共。

  李副军长点点头说,好,很好,不过,不勉强。

  康恒挺起胸膛说,长官放心,弟兄们都是九死一生,英勇善战,有长官这样的抗战名将指挥,我们一定能够重见天日。

  李副军长说,好,很好。

  七

  消停下来之后,李副军长让曹强把大米倒出来一部分,加上豆渣,熬了一锅稀饭,让康恒的队伍填填肚子。曹强让康恒安排外围警戒,康恒说,我的队伍又饿又累,担任外围警戒恐怕疏漏,我们还是在内圈保卫长官吧。

  曹强向李副军长报告说,康恒这支部队靠不住,他要求担任内卫,会不会图谋不轨?

  李副军长点点头说,很好,就让他们担任内卫吧。

  安排好了警戒,曹强给马直递了一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一个角落吸烟。曹强说,我看康恒靠不住,贼眉鼠眼的,他主动提出来担任内卫,会不会出事?

  马直说,我也觉得蹊跷,他的兵老是盯着我们的干粮袋……这样,我让张东山带一个班归你指挥,寸步不离守在长官的门口,我亲自巡查外围警戒,一旦发现异常,首先干掉康恒。

  前两个小时,马直一刻也没有放松,一遍一遍地巡查各个警戒点,还不时回到庙舍,察看李副军长门前的警卫和门后的潜伏哨,向张东山询问康恒的动向。张东山说,睡着了,都在院子里抱团睡觉。

  马直总算踏实下来,靠着三号潜伏哨位边上的一棵树,迷瞪了一会儿,还做了个小梦,梦见在解放军的阵地上,楚晨端着一碗萝卜炖肉,笑盈盈地送到他面前,他还没有吃到嘴,就听一声呼喊,康恒跑了,还把李副军长的口粮偷走了!

  睁开眼睛,见是曹强。马直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揉揉眼睛问,康恒跑了?不会吧,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啊,也没有火拼……

  曹强没有说话,目光有些呆滞。看看曹强血红的眼睛,马直明白了,这是真的。他不明白的是,康恒和他三十多人的队伍,何以在明岗暗哨的眼皮底下,不仅不翼而飞,还偷走了粮食。

  两个人气急败坏地回到庙舍,听听里面的动静,李副军长的声音传出来,是曹副官和马连长吧,进来。

  进门之后才发现,李副军长并没有睡觉,他的手里举着一只烟斗。李副军长举着空烟斗,让曹强和马直靠近,把手上的一块破布交给曹强,让曹强念给马直听:长官,请原谅我等不辞而别,头夜见到您,我等欢欣鼓舞,以为从此见到了娘,没想到您还要到三十里铺寻找一七九师……长官,恕我直言,如果能够找到一七九师,那就是见到鬼了。一七九师在恒丰战役开始第九天,就变成鬼了,人间没有它,天上没有它,您……您居然还要带领我们去找一七九师,我们商量了,不跟您去送死。长官,冒犯了,没办法,咱们各走各的吧。

  信是写在一块红布上的,马直想起来了,庙里有个泥菩萨,菩萨的身上就挂着这块半新不旧的红布,应该是山下的善男信女进贡的……马直一拍脑门说,我知道他们是从哪里离开的,现在追还来得及。

  李副军长笑笑说,不必追了,人各有志,随他们去吧。

  曹强问马直,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从哪里离开的?

  马直说,正殿观音座下,很可能是空的,山洞通向下山的路。

  曹强说,你怎么早不说?

  马直说,我刚想起来,我们老家的庙也常常当作避匪的藏身之地,不信你跟我去看。

  果然,搬开观音泥塑,下面是个洞口。钻进去曲里拐弯走了一百多步,看见一道亮光,推开上面的石头,几步就到了下山的路。

  曹强说,原来是这样,这股土匪熟门熟路啊,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集合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偷走的。

  回去清点物资,仅有的两袋大米不见了,好在黄豆饼还在。马直让张东山把队伍集合起来,张东山哭丧着脸说,包括李副军长和曹副官在内,只剩下十二个人了。

  马直一惊,人呢?

  张东山说,跑了,还带走两块豆饼。

  马直问,是跟康恒跑了,还是自己跑了?

  张东山说,这个不知道,反正是跑了。

  马直想了想问,姚山竹跑了没有?

  张东山说,这孩子倒是实诚,没有跑。

  马直说,那就好,只要有一个人,我们就不能离开李副军长。

  张东山说,这是废话。连座我跟你讲,照这样下去,还会有人跑,咱们得早做打算,不能跟着李副军长一条道走到黑。

  马直瞪着眼睛问,你什么意思?

  张东山说,秃子头上爬虱子,明摆着的。李副军长的口粮已经没有了,连豆饼也只剩下不到五块,就算不遇上共军,饿也饿死了。

  马直说,奇怪啊,枪炮声都听不见了,共军也不来打扫战场。莫非他们发现我们了,故意看我们的笑话?

  张东山说,不是看笑话,是等李副军长自己投诚。

  …………

  (本文为节选,完整作品请阅读《人民文学》2021年11期)

  


 
《中华读书报》文学大赛
《诗刊》杂志社作品征集活动
《民间故事选刊》(上、下半月)征稿启事
《青春》杂志社征稿
《山西农民报》征稿启事
抗疫情文艺作品大赛
《金沙江文艺》征稿启事
全国首个红色文学大奖“中国作家·红日文学奖”设立,即日开启作品征集
中华文学基金会第四届茅盾新人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书香·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星星点灯杯”全国童诗大赛启事
「三联美食」主题征稿启事
”我自豪,我是林草人“征文
“劳动最光荣”文学作品主题征文?启事?
“15酱杯”诗酒文学征文
第一届“ 百鸣杯”全国青年征文大赛
“‘贡’享‘柑’甜小康生活·德庆贡柑”征文
“品味宣酒”征文
“同舟共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大赛
首届 全国“白塔杯” 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林清玄

徐志摩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连平:降准认识存在四个误区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