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芙韬新浪博客  本站浏览:254        发布时间:[2021-11-28]

  

  玉琴独自出现在莫庄村口,正是黄昏。蓝衬衫粘了一层浑浊的霞光,像掸不掉的尘埃,透着迷蒙,跟那天的天空一样。她的脚步很轻,路边松散的浮土似乎也没留下痕迹,老莫家那只最好事儿的黄狗,也保持着沉默。玉琴并没有注意到,老莫家门口多出了两片蓝天,那两株河北芹不见踪迹了。

  婆婆的眼睛白内障好多年了,世界对她来说,永远弥漫着浓浓的迷雾。玉琴和柱子要带她去做手术,婆婆说老都老了,不花那钱。就没做。婆婆没变,时光对她丧气了,脸上找不出可再添皱纹的地方,也没法让她的腰再弯下去,头发很干脆地掉光了,婆婆老得让时光无可奈何。

  玉琴,你回来了?从光线的明明暗暗中,婆婆还是认出了玉琴,柱子没回来?他可一年没回来了,收棒子也不回来。婆婆敲了敲拐杖,发出软弱无力的叹息。婆婆还是喜欢站在家门口,直到伸手不见五指,从春到冬。玉琴和柱子外出打工开始,婆婆就有了这个嗜好。玉琴和柱子出去两年了,中间柱子只回来一趟,玉琴多,也不过三四次。

  不用找了,可可住在学校,没回来。婆婆头也不抬地说,晚上你自己热点儿干粮,我不吃,吃了这么多年还不死,我都吃烦了。婆婆进了自己的小屋,掩上门,偎在炕头老黄猫的身边。老黄猫受了惊动,眼睛微微睁了睁,隔了几秒,继续打起呼噜。

  土墙根儿散发着潮气,虽然入了秋,但仍旧没有清爽的迹象。整洁而清冷的屋内,女儿可可用过的小学课本、作业本散乱地摆着。玉琴把它们归置齐全,罢了坐在床头,扭头看窗外,一弯新月,恍恍惚惚地爬上院中那株老枣树,缀弯了纤细的枝头。

  玉琴回来了两天,进进出出,顶着星星月亮,麻利地收了那二亩玉米,金色的棒棰,整齐地码在窗台上,倚在院子里,挂满枣树枝枝杈杈,它们与玉琴一样,不出声息。碰到左邻右舍,玉琴也是一言不发。有人打招呼,玉琴回来了?玉琴拾掇棒子了?玉琴撩撩鬃角的短发,点点头,露出洁白的牙齿。有人跟婆婆说,玉琴咋不理人哩?说话也不应!婆婆说,过大秋,好人当作牛马使,恨不能喘气都嫌累,还说话?

  收了田地,玉琴不再出门,闷在屋里拆洗做棉衣。婆婆的棉衣续了新棉,婆婆很高兴,说还是那件吧?别给我换新里新面儿,不定那天蹬腿,省得花钱。玉琴又给可可做棉衣,新买的里子,裤面儿在集上挑了又挑,选了最时兴的蓝底红碎花。新下来的棉花,蓬松细软,吸足了阳光,摸在手中暖得像火苗。剪子的刃口,闪着幽寒暗亮的光芒,从棉布间走来走去,裁得无比齐整,那针脚缝跟像尺子量过似的。

  阴了两天,才下起了雨,赶在可可回家的那个周末。可可明显高了,齐耳短发梳成了马尾。还没进门,就在外边叫:奶奶!我回来啦!——推开门,见到玉琴,她猛地收住脚,有点儿无措,片刻,那陌生感褪成惊喜和欢呼:妈妈!!你回家了?仿佛不相信,又说,你真回来了?顾不得掠走额头的雨水,她扑过来,握住玉琴的手。玉琴盈盈地笑。妈,你的手可真凉。听了这话,玉琴把手缩了回去。

  可可的话攒得太多,像树上的叶子,数不清。她说了又说,笑着说,肃穆地说,比划着说。可可说梦到爸爸妈妈,说又梦到爸爸妈妈,内容雷同的梦却个个说得有滋有味;说同桌摔了一跤全身是泥,说前些日子有的同学去抢劫被抓起来;说老黄猫居然捉了一只大老鼠;说枣红了,说花开了又谢了。可可说,妈妈,我可想你了!直到奶奶在那屋吆喝:可可小点儿声,吵死了!可可吐吐舌头,说奶奶的耳朵越老越灵,她睡一宿觉也能听清夜里院子里落了多少片树叶。玉琴静静地听,眼睛从没有离开可可,那目光足以凝固可可身边的空气,微尘,还有时光。

  玉琴的手抚着可可的头发,像风一样无声穿过。

  可可蹦蹦跳跳着去烧水,玉琴搬了把板凳,坐在旁边陪着。下雨,柴火有点儿潮,灶膛内浓烟滚滚。可可鼓起小嘴,努力地吹。那烟变成了火舌,突地蹿出来,眼见着要去烧可可的头发了。玉琴慌得伸去去挡,嘴里尖叫:可可……火舌又变成一股浓烟,熏得可可泪眼迷蒙,等她再能睁开眼,发现妈妈已经不见了,惟有板凳留在灶边。可可找遍了屋里,找遍了屋外,甚至翻了破败的小书柜,但没有半点妈妈的影子。

  房檐滴水了,一滴,又一滴,接着密密麻麻,分辨不清,仿佛无数人在哭泣。

  昨夜的秋雨终于停息,但仍然不见天日,莫庄到处湿漉漉的。柱子出现在村口,他走了很远的路,满脸疲惫。他的手中,捧着一个四方的黑漆盒子,里面装着玉琴的骨灰。玉琴死的那天,下雨。她悬在半空擦玻璃,腰间的绳子毫无预感地断了,玉琴从二十多层的楼外坠下,摔到坚硬的水泥地面。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听得清楚,坠落中,玉琴大声喊出了两个字:可可——这声呼唤,在瞬间撼动了整座城市。

  可可不相信柱子的话,那个小小的盒子怎么能装下妈妈,她指着叠放齐整的棉衣,耐心地向柱子解释:妈妈比你回家要早,还给我做了这么多棉衣呢。那些棉衣多得堆满了衣柜和土炕。奶奶也不相信,说满院子的棒棰谁收的?奶奶和可可的笃定,让柱子疑惑起来,也许玉琴并没有死去?莫庄人全变得犹疑。他们最终相信了可可和奶奶的话,玉琴并没有死,她去了一个不用悬在半空擦玻璃的地方。

  冬天来临不久,下了大雪,可可穿上棉衣,走进雪地里,她觉得可以抵御人世间所有的冷。


 
《中华读书报》文学大赛
《诗刊》杂志社作品征集活动
《民间故事选刊》(上、下半月)征稿启事
《青春》杂志社征稿
《山西农民报》征稿启事
抗疫情文艺作品大赛
《金沙江文艺》征稿启事
全国首个红色文学大奖“中国作家·红日文学奖”设立,即日开启作品征集
中华文学基金会第四届茅盾新人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书香·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星星点灯杯”全国童诗大赛启事
「三联美食」主题征稿启事
”我自豪,我是林草人“征文
“劳动最光荣”文学作品主题征文?启事?
“15酱杯”诗酒文学征文
第一届“ 百鸣杯”全国青年征文大赛
“‘贡’享‘柑’甜小康生活·德庆贡柑”征文
“品味宣酒”征文
“同舟共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大赛
首届 全国“白塔杯” 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林清玄

徐志摩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连平:降准认识存在四个误区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