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37        发布时间:[2021-11-24]

  

  周梅森,男,1956年生,作家、编剧,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八、九届主席团委员,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小说《人民的名义》《中国制造》《国家公诉》《绝对权力》等,出版有《周梅森文集》《周梅森政治小说读本》《周梅森反腐小说精品》等,改编制作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人间正道》《忠诚》等。曾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国家图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电视飞天奖、金鹰奖、金鼎奖、澳门国际影视最佳编剧奖、互联网最具影响力影视作品奖、工匠中国影视最佳编剧奖、金数据影视大奖、华语原创小说最受欢迎作品大奖、中国数字阅读大奖等数十种。《人民的名义》《绝对权力》《中国制造》等被翻译成英、法、德、俄、日、韩、阿拉伯等多种文字在海外出版发行。

  责编稿签

  这是一部惊涛拍岸的人民之书,也是一部上下求索的正义之书,更是周梅森一生最想书写的长篇小说。作为反腐文学的领军人物,周梅森以一支凌云健笔担负起铁肩道义,写尽国家重器的盘根错节和人间正道,调度若定又气势如虹。主人公齐本安临危受命,爆炸性的事件接踵而来,书生意气的他刮骨疗毒,步步惊心,经过与师兄师妹的相爱相杀,最终保全了人民的财产。小说中充盈着在现实、权力、财富、亲情、人性之间纠缠的极为复杂的意蕴和内涵,为我们提供了崭新而深刻的审美经验,可以说是反腐文学创作的一座新地标。

  ——安静

  人民的财产(节选)

  周梅森

  楔子

  一九三五年夏秋之交,京州的形势严峻起来,省委书记兼军工委书记刘必诚落入敌手,旋即判了死刑。党组织指示我紧急营救。我为筹措营救资金,被迫将自家祖屋廉价卖给了他人。

  我忘不了那个夜晚。大雨倾盆,霹雳滚滚,连续不断,像一颗颗炸弹在头顶上炸响。买家怕我反悔,催我连夜交割。他五根金条买下我五间正屋、六间厢房,还有偌大一个院子,不到市价的一半。我急需救命钱,当即交出房契,揣上金条,匆匆告别了祖上留下的房产。

  院门口有一株古槐,也不知多少年份了,树冠如巨伞,荫蔽半条街。当我在暴雨中回望祖屋最后一眼时,一个火球落下,竟生生地劈断了碗口粗的一根枝干!我一个激灵,急忙登上阿宝的黄包车。

  阿宝是地下交通站成员,他拉着我一路飞奔来到李乔治家。李乔治见面就埋怨,说是执法处陈处长刚来电话,话讲得很绝,救人要趁早,过时不候,而且定金不退!我忙把五根金条从怀里掏了出来,塞到他手里,催他快走。阿宝又拉着黄包车,把李乔治送往陈处长家。

  这五根金条是陈处长突然加价,逼着我拿出来的。原来讲好五根金条捞人,李乔治已经送给他了。可他撬开一个叛徒的嘴巴,得知刘必诚是共产党大人物,立马翻倍要十根金条,此前送上的五根金条就成了所谓定金!这就有了我夜卖祖屋的一幕。和现在年轻人的想象不同,共产党人落在国民党手中也不一定个个牺牲,其中还是有操作空间的。国民党反动派的官员腐朽没落,贪赃枉法,把空间留下了。为营救同志,我们地下党组织总是不惜代价、千方百计地筹钱捞人。这就催生了李乔治这样的政治掮客。

  说起李乔治这个人,在当时的京州可是鼎鼎有名。他什么生意都做,什么人都认识。尤为令人惊叹的是他与政界、军队的关系,他虽登不了人家的大雅之堂,但总能七拐弯八抹角地从后门钻进去。他的敲门砖就是金钱。用今天的话来说,他是一个行贿高手。营救刘必诚书记,就是他和警备司令部陈处长秘密谈妥的生意。

  我不放心啊,探询这陈处长怎么才能把这么一个重要的政治犯从枪口下救出来,李乔治向我透露了一些细节。原来执法处长还有一个搭档,就是行刑队长刘定国。他们拟李代桃僵,让一个关在监狱里等死的鸦片烟鬼顶替刘必诚。行刑时,把这稀里糊涂的家伙枪毙掉,刘必诚就躲在监狱买菜的货车上,混出大门。这计划听上去无懈可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在李乔治家一边喝茶一边等消息。刘必诚是我的领导,我们又是共事多年的好兄弟。在这关键时刻,我的心都吊在嗓子眼儿上。比预期的时间短许多,阿宝独自跑回来了,气喘吁吁地报告一个坏消息:陈处长的小楼被军警团团包围,正在抄家!李乔治没敢去送金条,顺小胡同溜走了,要我也赶快离开京州避风头。

  这时我哪能离开京州啊,李乔治揣着我给他的这五根金条跑路了,刘必诚生死未卜,我一定要找到李乔治,问清情况,再想办法!

  李乔治家不敢待了,我就一次一次到一个名叫“老地方”的茶楼找他——那是我往日和他接头之处。过了八天,李乔治拿了一份《扫荡报》晃晃悠悠来到我的茶桌旁坐下了。最危险的时刻过去了,他显得坦然放松。在我急促催问下,他把那夜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问题出在刘定国身上。这位行刑队长可能因分赃不均,或者他本来就是卧底的蓝衣社特务,向警备司令部告了密。陈处长被捕,被连夜抄家。刘必诚都坐着货车到监狱大门口了,功亏一篑,被等在门岗的军警抓获。黎明时分,刘必诚被执行枪决,面对初起的曙光英勇就义。

  陈处长也被枪毙了。他家小楼藏着大量美钞、珠宝,警备司令部孙司令本可以捞一票大实惠,可是一幕黑色喜剧上演了。三个负责押送赃物的军警在警车里发起了一场抓宝游戏,面对邮袋里的金条、钻石、珍珠、美钞,他们垂涎欲滴,商定一人抓一把,都发点小财。可人性的贪婪怎么止得住呢?抓了一把就有第二把、第三把,最后三人一合计,得,干脆全分了吧!分完赃,三人跳下警车,分头逃了。

  我问起卖祖屋的五根金条,李乔治从包里取出金条归还于我。我拿出一根金条推到他面前,这是当时说好的酬劳。李乔治竟不收,动容地对我说:我不能拿朱先生你卖祖屋的钱啊!国民党瓜分赃物雨夜奔逃,你朱先生贱卖祖屋救自己的同志,共产党了不起……

  我带着失而复得的五根金条到上海向党组织报到,嗣后按照党的领导同志的指示,以这五根金条做资本,创办了党营工商业上海福记中西货贸易公司,为我党筹措经费。有关领导为福记公司规定了秘密工作原则:不和上海及各地党组织发生联系,做好生意,广交朋友。

  公司开在租界摩斯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令我没想到的是,开张那天李乔治擎着一束鲜花出现在铺子里。他是如何准确地找到这个地方的呢?李乔治神秘地笑道:我上交天上神仙,下结地下小鬼,人世间的事情哪有逃得过我眼睛的?原来,他又和京州新任缉私处长勾搭在一起了,从京州海关搞了一批走俏的西药,要卖给我们福记公司。

  开张大吉,我从李乔治手里买了一批消治龙,很快销售一空。有了这个鬼精掮客,加上我在上海本来就有小开的名声,各路关系都很好,上海福记就迅速发展起来。最终成就了今天这个大型国企集团。

  历史总有吊诡之处。一个貌似强大的政权,最终溃败于自身的腐烂。而上海福记的诞生发展,竟是踩着国民党的腐败一步步走过来的。我卖祖屋的金条犹如一颗种子,在腐土中生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摘自朱昌平回忆录《上海福记公司始末》

  1

  当中福集团领导们突然中断展览审查,匆忙离去时,齐本安并不知道数千里外的京州中福有位叫田园的纪委书记,从十八层楼跃身而下,自杀身亡了!齐本安更不知道,就在那一刻,他的命运改变了……

  那是二〇一五年九月初的一天。北京天气晴好,阳光灿烂,雾霾远遁。齐本安情绪饱满地向领导们汇报布展的准备工作。当年的上海福记从租界内的一个小铺子,成长为今天这个覆盖能源电力、金融地产、商业企业的跨国集团公司,堪称奇迹。按领导安排,展览馆展厅大堂前已经竖起了倒计时牌,提醒人们这一大型国企八十华诞的临近。

  偏在这一天,老婆范家慧进京,让齐本安陷入窘境。老婆天生是大人物,再小的事都能办出大气魄来。给儿子的新老师送个礼,搞点小腐败,也把她张扬得不行,一下飞机就发信息让他速归。他是文宣总监,正忙着,咋归?便瞅空回复:正接待领导,等着吧!老婆便打电话,齐本安看一眼来电显示马上按掉。老婆不依不饶,一遍又一遍把电话打进来。齐本安手机揣在怀里,就像揣了一颗危险的炸弹。

  董事长林满江巡视展线,独自走在前面,和齐本安及其随从人员保持着半步至一步的距离。领导兴致勃勃,指出问题,发布指示:……本安,云南战时展这部分实物不够啊,怎么连一辆四十年代的道奇车都没有?你说老同志朱道奇能答应喽?朱道奇可是生在道奇车上的!

  齐本安慌忙回答:哦,林董,我已经安排云南公司的人去找了!

  林满江把手指伸在空中画了个圆:给你一个建议,到缅甸去找找看吧,几年前我在仰光谈项目,在仰光街头见到过这种美国老爷车。

  这时,齐本安的手机又响了,响得惊心动魄,像炸弹爆炸。

  林满江拧了齐本安一眼,有些不悦:谁呀?这么不屈不挠的?

  齐本安不无惭愧地苦笑:还……还能有谁?我们家老范呗!

  你们家老范?林满江讥笑起来,齐本安啊齐本安,我是不是早就警告过你?找个小媳妇够你伺候的!接吧,免得回去挨骂跪搓板!

  齐本安恼羞成怒:我……我偏不接,老范她……她这是故意的!

  林满江驻足站下,呵呵笑着,指点着齐本安,对身边的陪同人员戏谑说:哎,谁说我们齐总监怕老婆啊?没有的事嘛!大家都要向他学习,哪怕回家挨骂跪搓板,也得全心全意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集团党委副书记张继英及其他随行人员全都笑了,把齐本安弄得一脸窘迫。

  就在这时,张继英接到一个电话。齐本安事后才知道,这个电话来自京州中福公司,报告了京州中福纪委书记田园的死讯。不过当时齐本安并不知道。张继英和京州那边通话时,他的注意力全在大领导林满江身上,生怕再被林满江抓住什么茬子虐他。更怕口袋里面的手机再度爆响,被老婆隔空喊话。齐本安正提心吊胆、高度警惕时,张继英已经接完电话,神色凝重地合上手机,匆匆走到林满江面前耳语了几句。

  林满江听后显得很吃惊的样子,一脸愕然:哦?这个,确凿吗?

  张继英赔着小心低语:确凿,石红杏、陆建设现在就在现场!

  林满江略一沉思,对齐本安说:好了,本安,今天就到这里吧!

  齐本安不知道发生了啥变化:别呀,林董,好不容易等到你,我们文宣部还要向你和张书记汇报呢,你别理睬老范,我关机就是……

  林满江摆了摆手:行了,京州出了点状况,你们以后再汇报吧!

  哦,那好,那好,林董,张书记,那我就等你们领导通知了……

  领导一走,齐本安就急忙回了家。进门一个踉跄,差点儿栽倒在老婆范家慧面前。范家慧大大咧咧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粉红色的底裤露出半截,明明庸俗不堪,甚或带有某种色情和挑逗,却非要显得风趣无比的样子:哎哟,老公,看把你客气的!不必跪拜了,平身吧!齐本安抹着额头上的汗水,气急败坏地说:老范,我警告你,上班时间不要和我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你知道今天是啥场合?啥日子?

  范家慧“哼”了一声:啥日子都和你无关!你就一文宣文案,说起来是总监,实际上就吹鼓手一枚,人家有你过年,没你过节……

  齐本安没好气:少讽刺我,有事说事!

  范家慧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礼品跟前:说事!齐本安,你看看你买的这些东西,加在一起也没一千块吧?能好意思送给你儿子的老师吗?你就当真这么不求上进,要做一辈子的小气鬼了吗?你说!

  齐本安道:我说啥说?你安排我买礼品,又没让我买钻石珠宝!再说,你是知道我的,我反对搞腐败!哪怕是小腐败我也反对搞……

  范家慧气了:反对腐败也不能拿孩子的前途开玩笑!按范家慧的说法,儿子跟齐本安一个德行,完蛋分子一枚,没点小腐败,人家老师不尽心。齐本安心疼钱财,就主张崇高,要老婆相信崇高。范家慧满脸讥讽说:人家替你办了事,你还装崇高,不是故意占人家的便宜吗?!

  齐本安比老婆大十三岁,老婆年轻漂亮,他自然宠爱娇惯。一来二去,老婆逐渐上位,就成了一家霸主,弄得他浑身都是软肋。老婆拿捏有方,最终把他捏成了一枚软蛋。齐本安还欲畅谈反腐,范家慧却不愿听了,柳眉倒竖,一声断喝:住嘴,我定下的事你就别啰唆了!

  齐本安再次败下阵来:你……你和我们领导林满江一样霸道!

  就在这时,张继英的电话过来了,竟然是有关他职务的调动!

  一个悦耳的女中音久久萦绕,让齐本安好半天没回过神来——本安同志啊,你的岗位要动一动了,回你的大本营京州去吧,做京州中福公司的董事长、党委书记!齐本安惶恐起来:哎,这怎么回事?林董上午不是还让我到缅甸找道奇车的吗?张继英说:道奇车让别人去找吧,你有新任务了!哎,你在听吗?

  齐本安握着手机,神情有几分恍惚:哦,我在听,张书记你说!

  张继英副书记在电话里告诉齐本安,下午三点,林满江要代表集团党组和他谈话。要求他必须在两点半钟之前赶到集团人事部等候。

  齐本安连连应道:好的好的,张书记,我知道了,我准时去!

  范家慧意识到了什么,悄然走过来,不无夸张地盯着齐本安看。齐本安一下子醒过神来,开始反攻:老范,你看什么看?我不是和我儿子一样,这辈子都完蛋了吗?瞧,京州中福董事长、党委书记!老范,这可不是吹鼓手,也不是啥尾巴了,这可是一方诸侯,知道不?

  范家慧没有一点替他高兴的意思,他一诸侯,预定的家庭计划就完蛋了!本来儿子来北京国际学校上学,在《京州日报》做社长兼总编的范家慧也准备调过来和爷儿俩会师,都要看房买房了,这下子倒好,夫妻双双回京州。范家慧立即表示反对,要去找林满江:他搞什么搞,这不是把你架在火上烤吗?!

  齐本安颇为得意:老范,我非常愿意在火上烤,火上烤着暖和!

  范家慧说:你暖和了,我和儿子凉了,齐本安,你不能这么自私!

  不管老婆怎么说,齐本安依然很兴奋。平日他习惯午睡,今天不睡了,站在阳台上久久凝视梧桐树。马路旁的梧桐树枝叶繁茂,树冠堆在阳台前,巴掌般的树叶可劲儿鼓荡,耳边仿佛响起了潮水似的掌声,这就让他想起了一首挺喜欢的老歌《掌声响起来》:孤独站在这舞台,听到掌声响起来,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

  一时间,风挺大的,树冠摇曳晃动,阳光透过树叶洒向人行道,弄乱了一地花影。

  夏末秋初,风里有了些凉意。但齐本安不觉得,他周身的血热着呢!他长期在文宣部工作,即便下放地方公司,也只任过二把手、三把手,从没担任过一把手,被称作“千年老二”。齐本安表面上说,老二挺好,省心。其实内心渴望当一把手,当老范所说的鸡头,哪怕一次也好。他想干事,干大事,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现在好了,舞台就在眼前,好戏即将开场,这一次掌声也该为他响起来了……

  齐本安的命运犹如九曲黄河,拐了个大弯,急剧改变了方向。

  ……未完待续

  本文刊载于《小说选刊》2021年第12期

  


 
“润恒”杯全国小微散文征文大赛
首届高晓声文学奖评选公告
“一带一路”文学联盟网站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理论评论支持计划评审结果公告
资阳征集城市宣传“三件套”
“让生命充满绿色” 生态文学征文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所属单位2022年度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全国征文大奖赛启事
《微型小说选刊》专栏征稿启事
《江阴日报》“共创文明城市共建美丽江阴”主题征文启事
“我和厦门红十字·厦门红十字走过110年”征文活动
“唤梦杯"宣传片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诗天下》杂志创刊号全国征稿启事
2021年度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征集公告
第七届“汪曾祺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散文奖评选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更多...

陈建功

高行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茂华:经济活动企稳回暖,仍需关注结构性问题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