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62        发布时间:[2021-11-08]

  

  席绢,台湾言情小说作家,其作品被称为"冰淇淋"文学。90年代初,以穿越小说《交错时光的爱恋》出道,风靡两岸,成为新生代的偶像,其作品构思独特,风格清新,开创了言情小说的新篇章,从而成为言情界领军人物。作品大致分为2个时期,早期以唯美活泼、轻松诙谐为基调,文笔清澈阳光,字里行间透出无限蓬勃朝气;近年阅历年龄增长,作品更趋于成熟,文字更精于理性,多有平淡且深刻,意有体会百态之作。笔名由来:因为喜欢席慕蓉的诗和绢质的东西,所以取名为席绢。


  怪丫头:第一章

  妹妹:“我什么时候可以下山呢?”

  哥哥吃着刚烤好的乳鸽答:

  “等你长大。”

  妹妹又问:“几岁才算长大?”

  哥哥咕噜一口灌完雪莲银耳羹,才道:

  “等你跟这棵小雪松一样高就算长大啦。”纯属随便说说。

  妹妹仰头看着那棵比她高一倍的雪松,自此定下目标。

  JJJJJJ

  一群人聚集在茶坊里嗑牙着最时鲜的话题。这事儿虽然已被谈论多年不顶稀奇了,可是几年下来仍是高居城里最受欢迎的嗑牙事件之榜首,至今无人能取代之。加上最近秋收刚忙完,一群大男人们无所事事都闲得快要发霉,只好净在茶坊里喝茶聊是非,打发打发一下时间了。

  这儿是富西城,不过一般人都称这里为季城。被称为季城的原因当然不只是因为这城里以季姓人家为最多,而是这富西城里出了一户富可敌国又乐善好施的季家大户。

  每年季家大户拨送往灾区的大把银两、粮食就不必多说了,光是说这季城吧!哪一条平坦的青石板路不是季家出钱铺就?哪一座救济堂不是季家花钱布施?再说那公办学堂吧,每年在秋冬时分农事忙完后开设,让那些贫苦人家的孩儿前来读书识字,也是颇见效果的,至少总不落了一个目不识丁的状况。

  季家的富裕在江南相当闻名,而其乐善好施更是博得当朝天子的嘉赏,赐了一块皇匾,高挂在季家正厅的门楣上,地方首长来此作客,也得弓身而入,不敢摆出老大爷的官派头来。

  在富西城人民心中,季家这门大户,还比官老爷更让他们敬畏景仰呢!

  老实说,季家做造桥铺路这档事因为每年都有,所以已经不造成话题了,能让城民们不断去谈的,大概也只有三年前“那件事”了吧!

  “是哪件事呢?”脆嫩嫩的声音充满好奇心地扬起。

  茶坊里几个中年汉子嗑牙的声音暂停,齐望向一边那个青衣小婢打扮的小丫头,但见她平凡清秀的脸蛋上,就那一双圆滚滚黑白分明的大眼儿极其逗人,让人见了,油然生出一股好感。

  众人见她身上那眼熟的服饰,知道正是季城巨富季家的丫头,不免产生些许好奇,问道:

  “咦?娃儿,你不好生老实去给夫人小姐办事,倒跑来这里偷闲,不怕回去给一顿板子挨吗?”

  小丫头用她悦耳娇脆的声音精神道:

  “我才没有偷闲。小姐想吃对面‘珍宝斋’的甜糕,差我出来买回去,师傅的甜糕还得等上一刻才成,我便自个打发时间啦。”解释完后,接着问道:“这位大叔,您刚刚谈的到底是哪件事呀?”

  “你是季家丫头,又怎会不知?别开玩笑啦。”汉子们喳呼着。

  “可丫头我才进季府上工三个月啊,什么事都还不曾听闻呢。”

  “三个月?咦,丫头,你可是在那周家表小姐房里服侍的?”就他们所知,已经好久不对外招聘家仆的季家,最近为了一些娇客即将到来,而大举聘入丫鬟、仆妇近百人。而第一位住进季府的,正是来自苏州米商世家的周小姐,与季家有些微血缘关系,一表三千里下,也说不清是打从哪一代有牵系,反正就一直这么以表亲论称了。

  青衣丫头好不天真地眨了眨眼,点头后道:

  “是啊,大叔怎会知晓呢?”

  问话的汉子见自己一猜便中,颇是自得地笑了:

  “很好猜嘛,新来的丫头当然只有服侍客人的分哪,那些季家主子向来不轻易更替贴身奴仆,随便一个侍儿都留在身边五年以上,你们那个被赐姓季的大总管,不也是五岁入府,至今四十年有了吗?”

  丫头老实摇头:

  “大总管不许我们谈论主子总总,乱嚼舌根的,就马上赶出府,不再录用。大家都好害怕,以至于大家连闲聊都不敢涉及旁人事物,哪敢询问大总管年资几何,就怕丢了这好不容易挣来的差事。”

  旁边一名蓄了满脸胡子的老汉点头道:

  “季总管对奴仆的要求严格一向闻名,也难怪你们这些小丫头吓得不敢多舌问些什么,要是因此给撵出去多无辜。”

  “唉,可不是。那也就莫怪你啥也不知道了。”

  丫头机伶探问:

  “大爷,可以让我知道何谓城里人们都知晓的‘那件事’吗?”

  既然小丫头这么想知道,态度又这般诚恳,这些闲汉子们哪有不说出来的道理?难得遇到一个全然对此事无所知晓的人呢。

  秋收完后,闲着也是闲着,大家七嘴八舌地争相说了起来,不时还有旁人加以补述其不足之处。

  事情,是这样的——

  话说,这世间,有一群特异人士,身怀绝技,逞凶斗狠,自成一个天下,叫做“江湖”。这江湖嘛,虽然亦是划地于王土之下,但就硬是与寻常百姓家区隔成两个世界,不是一般人随意可窥得堂奥。

  江湖上,有大侠、有大魔头、有无恶不做的、亦有除暴安良的……总之是道也道不尽的传奇事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处在一群大男人中,却依然能够脱颖而出的侠女了!

  有的侠女,来自家族的庇荫,随便出来绕几圈,就被封个好听的名头过过干瘾;而有的则是出身困苦,凭一身真功夫打出名号,望起来总是沧桑些。而不管是哪一种出身,只要是美女,那真是精采了!在身心未有归属之前,包准被天下群雄追得无处躲,想博得美女青睐的,必得血溅三步,或让人血溅三步不可。

  传闻四年前有一个江湖第一美人,美到让黑白两道的年轻俊彦们趋之若骛,纷纷起而追之,多起斗殴比试兴干戈,无非是想在佳人面前逞英雄,为此造成许多伤亡。但是谁也没料到,这场江湖豪杰的集体求偶大戏,竟是没人得到美人芳心;大美人无视多少豪杰为她抛头颅、洒热血,迳自下嫁寻常百姓家,嫁给一个叫做季容飞的年轻男子。

  不过,要说季容飞“寻常”也未免太妄自菲薄了些,人家可是江南巨富的长公子呢,虽他不曾在江湖扬名,倒是曾在皇帝老爷南巡江南时,当过座上宾哩!身分可说是既富且贵了。

  江湖第一美人嫁进季家,已是莫大话题,更别说三年前,因为有许多江湖人不甘心这种结果,在婚礼当天前来季家寻衅。喝!那可都是一群凶狠的江湖人呢,江湖人一向快意恩仇,哪管啥国法不国法的!既是如此,谁又敢期待他们在砍人时,会生出一抹良善之心?

  这殷富的季家怕是招进了红颜祸水,躲不过一场浩劫了。

  理所当然的不是?一个是江南巨富、一方是江湖草莽,若是在刀子不见真章,饶是有金山银山也保不了性命安全无虞呀!

  娶亲那一天,纵使喜乐声响透整个城,但是所有人仍是闻得出那夹杂其中的几分诡谲血腥气息……

  城里早在多日前便已拥进了一批批随身携带武器的江湖人,惊得大伙风声鹤唳,早早拴上门闩,熄灯缩在床被里打哆嗦,不敢探头张望,就算外头传来什么斗殴惨叫声,也不敢有一丝好奇。

  也果真如大家所料,那一天的季府,是不平静的。

  刀剑碰击而出的尖锐声响几里外都听得到,不知是哪个院落被纵了火,烈焰烧红了半片阗黑的天空,吓得城里人心惶惶,还道世道又乱了起来,大明江山又要兴起一番风波……

  大家都心痛地认定这季家是完蛋啦!就等着天大白后,见到满地残破不全横死的尸身吧!

  但是并不!

  季家的主子们可都还活得好好的哩!

  是有一些家丁、府卫丧生了没错,但是比起前来挑衅的那些江湖人物下场——轻则断手断脚,重则失去性命来说,季府算是大获全胜。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谁的好本事,能够大败那些穷凶恶极的江湖人?!

  是季府的护卫本领高强?

  还是季家少爷们其实身怀高深武功,却不为人所知?!

  或着、或着……那位新嫁娘,被称为江湖第一美女的白语翩,真是个巾帼英雄、一代女侠吗?!

  再不,就是有什么世外高人出手相援,使季家免去一场浩劫!

  这件事,自此成为富西城人民口耳相传的“夺美传奇”,之所以会被盛谈不衰,当然是因为他的结尾留下无限的想像空间,由人去猜测。而真实的解答,世人恐怕永远不会知道。

  JJJJJJ

  青衣丫头一跨进厨房,便教几个小丫头团团围住,直问着:

  “怎么去那么久呢?表小姐的贴身丫头过来问了好几次啦!湛蓝,你小心魏大姑赏你巴掌,治你偷闲之罪。”

  季府里分工极细,光是家仆就分了六个阶等,而那魏大姑,正是专门管理训练新进丫鬟的人,手段严格得近乎苛刻,被她整治个一、两年,就算再大而化之的人,也能被她扭转成规矩小心。魏大姑信奉“棒下出孝子”的真理,随时都拿一把戒尺,准备教训不守规矩的人。由于成效颇佳,主人与总管们都无异议,助长了魏大姑的气焰,让她作威作福,好不威风。

  那个叫湛蓝的小丫头指着手上热呼呼的提蓝,道:

  “我得等甜糕蒸熟啊,刚刚去时,现有的都已卖完,只好等啦,总不好空手回来,叫表小姐失望吧?那么一来,魏大姑也不会饶我。”

  “魏大姑怎会理你这个?唉,反正快些,把甜糕装盘送过去吧!”大伙都来帮忙。端盘子、支领象牙箸、冲一壶雨花茶……

  正忙着呢,果然那周小姐的丫头又寻来厨房,这回身边跟着的正是瘦削严厉的魏大姑。那丫头名唤早秋,大老远地便已嚷嚷起来——

  “我说,这珍宝斋可是给搬出城外去啦?怎地今儿个特别难买?”

  这边丫头们心里暗自叫苦,一见到魏大姑随行,更是惊慌害怕,忙道:

  “好啦好啦!甜糕买回来啦!还热和着,正要送去哩。”举高茶盘以兹证明。

  早秋挑剔地看着茶盘上的布置配色,伸手又调整了下,然后夺了过来,皮笑肉不笑道:

  “不敢有劳,我自个儿送去,这季府丫鬟,岂是我们周家使得动的?!魏大姑,以后这种小事儿,就让早秋自个忙吧。”

  魏大姑绷着一张老脸,眯眼目视那气焰凌人的丫头远去,直到看不见了,她才瞪向旁边这群缩在一块发抖的小丫头。冷声问:

  “谁去买甜糕的?”

  丫头里跨出一名瘦小的女孩,应道:

  “是我。”

  大伙原以为接下来大姑就要打人了,但竟然没有,接着又开口问了:

  “是周小姐吩咐你去买?还是早秋那贱婢使唤的?”

  咦?贱婢?啊!原来大姑非常讨厌早秋的狐假虎威呢!难怪戒尺还没有打下来。大家都松子一口气。

  那个叫湛蓝的丫头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硬撑?没有人在面对魏大姑时,能够不打颤的。但她竟还笑嘻嘻的,真是不知死活啊!就见她回道:

  “早秋姐姐说表小姐想吃甜糕,一定得是刚蒸好,提回来时甜糕还冒着热烟才成,凉了可不成。所以我去等出炉,买好后,一路跑回来,就怕糕凉了。”

  魏大姑闻言怒道:

  “她倒好,闲晾在一边支使别人奔命,还敢卖乖!也不想想她是什么身分,我呸!”

  “魏大姑,是湛蓝做错了吗?”小丫头啧嚅问着。

  “你没错!我叫你去伺候周小姐,领命做事理所当然,但也还容不得那个贱婢在我面前支使神气!也不想想她什么身分,还道来季府作客,她便成了千金小姐吗?!哼!”

  可不是,今天丫鬟被欺负事小,她魏大姑被个贱丫头压低身分事大。气得她连心爱的戒尺都祭不出来,好瞧瞧丫头们对她又敬又畏的表情。

  “可我们在表小姐房里伺候,跑跑腿也是应当的啊。大姑教过我们,来者是客,不能让外人认为咱季府财大气粗,连奴婢都刁钻,我们都牢记在心呢。”

  这一番天真又老实的话让人听了很是受用,至少让魏大姑那张严苛的老脸当下少了好几条自嘴角下垂的纹路。不自禁多看了小丫头两眼,问道:

  “你姓名叫啥呀?”

  湛蓝乖巧应着:

  “我叫湛蓝,大姑。”

  “真不懂事!不要随便称‘我’,尤其遇到主人或总管们,记得要自称‘奴婢’,知道吗?”这些出身贫贱的乡下丫头就是没见识个礼字,她不盯着可不行。

  “多谢大姑教诲,湛蓝记下了。”仍是乖巧听话的语气。

  魏大姑挥挥手:

  “好啦好啦,你回表小姐那边服侍,过两天我给你换份差事,少受那贱婢闲气。”语气里不掩对这小丫头的好感。

  “多谢大姑。湛蓝退下了。”福了个身,小丫头转身走往南园的方向。

  WWWWWW

  湛蓝走回南园时,正好见到新的一批娇客被领了进来。

  看那阵仗排场,硬是压过当初进来的周家小姐不知凡几。瞧,丫鬟四名、仆妇二名、侍卫四名。除此之外,带来的各式衣饰用品数一数有三、四十来箱,实在惊人。

  南园向来用以招待女客,整座南园占地广大,里头共有八个独立小庭院,每个庭院间的通道由圆润的鹅卵白石铺成小径,两边种着香花,佐以假山、流水、小桥、杨柳的景致,甚是赏心悦目。

  湛蓝站在回廊上望将过去,但觉人声沸沸,气势惊人,一群人簇拥着中间那位锦衣华服的女子,简直可比大官家的架势。

  “不知道是哪家大户呢……”她自言自语。

  “哼!真不懂礼数,来人家家中作客,居然弄得像搬家,要脸不要!”早秋嗤之以鼻的声音自她身后扬起。

  湛蓝转身一看,发现不只早秋一个人出来看热闹,连周小姐都给扶出来了。她福身问候:

  “见过表小姐。”

  周小姐只是眼睛瞟了下,当作回应。富贵人家的身分,怎会耐烦与小人物说话,那岂不是辱没身分之举?

  “小姐,那个肯定是王家小姐了。据说是京师首富王寿山的闺女,瞧那排场,真是惹人非议!她真道住进来就是一辈子的事了吗?居然搬这么多东西前来。”早秋语气里满是愤愤不平。当初她家小姐进来时,只带两个使唤的,衣物也只捆了六箱,就怕带太多前来会招人议论,却没料到被别人一比,反倒寒伧了。

  一边的仆妇也道:

  “可不是,真要比排场,咱们周家随便派个三四十人来服侍也不成问题,还会输她吗?”

  周小姐问道:

  “你们看,那王家小姐长得如何?”

  这真是问了傻话,相距数十尺,又有一群人围着,谁看得清那王家小姐长相是圆是扁?

  不过丫鬟仆妇俱同声答:

  “哎哟,真是平凡极了。休说比不上小姐的花容绮貌,奴婢看哪,就连她身边的丫头都比她俊俏。真不知道季大爷为啥要邀请她来?”

  周小姐像是放下了一颗心,抬高下巴道:

  “回去吧!晚上定有洗尘宴,我们可不能被压过去。”

  早秋叫了一声,连连称是:

  “是的是的!奴婢立即将那套紫烟纱取出来香薰浆平,今夜最美丽的姑娘,非小姐莫属了!包准让季家所有少爷神魂颠倒,立即去向老爷求亲!”

  “贫嘴。”周小姐斥了声,但是语气里满是自得的笑意。

  早秋委屈道:

  “奴婢说的是肺腑之言嘛,小姐这也要骂人,莫非实话说不得吗?”

  “你呀,就是直肠子。这种话大庭广众下说出去,人家还道我们没规矩,就是实话也说不得。”

  “说的是!还是小姐思虑周详,奴婢真是该打。”

  三个人缓缓走远,没人理会无足轻重的小丫头。

  眨了眨眼,湛蓝耸耸肩,落了个轻松。照眼下情况看来,她们主仆将会一路忙到晚上,没空支使她。

  那么……现下这空档,到哪边遛遛好呢?

  嗯……去看看那位王家千金长怎样好了!从家里出来至今半年有余,她还没见过真正的大美人哩!当然,所谓大美人的标准嘛,自是以她美美的母亲为基准,刚开始她以为不难,可事实证明,那难透啦!就连曾经号称江湖第一美女的季家大少奶奶白语翩,都没能入她眼,想来也着实失望。莫非真要进皇宫才能见识到真正的美女吗?

  边想边走,才没走几步,便被叫住——

  “喂,那个丫头!过来。”

  叫她吗?她好奇地看过去,在南园拱门外,站着两名男子。一个身着黑衣,作府卫打扮;而另一个则十分有看头,一身银白服饰,腰间环着青玉束带,脚上蹬的是昂贵的白羊皮软靴,服饰简单俐落,更带着些许飘逸,看起来应是季府的主人之一了!

  虽然她还没机会见过所有的主子,但是这一位她猜来应该正是那个传说中嗜穿白衣的二少爷吧?!

  “还发什愣?快过来呀!”黑衣男子又叫了。

  她走过去,问道:

  “有什么事?”

  “大胆!见到主子也不会行礼,你在谁手下做事呀?”黑衣男子出口就是一顿斥责。

  “要行礼呀?你是主人吗?”湛蓝好不天真地问着,清脆的声音很博人好感。

  “当然不是我!这位才是,他是二少爷!快来见过。”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连看人的眼光也没有。

  湛蓝很慎重地看了二少爷一眼,然后严肃道:

  “见过了。”

  “不是这样见的!你是呆子呀!没人教你怎么行礼吗?我……”

  一抹带笑的清雅声音介入其中:

  “好了,李柱,等你教会这丫头规矩,天都黑了。这些就省了吧!”

  “那怎么可以?二少爷!”李柱瞪大铜铃大眼,继续对着小丫头道:“主子平易近人是恩德,但是作奴婢的怎么可以视为理所当然?那整个季府还有章法吗?主子以后怎么带人?!”

  “那你是认为让邵大哥没房好休憩,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喽?”语气里多了一分警告,虽然声音依然温柔可亲。

  李柱当下清醒过来,迭声道:

  “不不不!邵大侠重要,怠慢不得!小丫头,你回头叫三四个人去清理西园的‘翔鹤居’,务必在天黑之前打理好。当然,动作愈快愈好,说不准邵大侠随时就到了,虽然二少爷说他晚上才到……”

  真是一个罗嗦的家伙,湛蓝摆摆手,走人了。

  “喂喂!你去哪里?!”李柱大声问。

  头也没有回:

  “找人去翔鹤居清扫啦。”

  “可可可……”他还没有念完耶,甚至还没让小丫头知道这邵大侠多么厉害、多么虚怀若谷、多么仁民爱物、多么……

  总之,她太没礼貌啦!哪来的臭丫头?真可恶!转身欲对少爷抱怨——

  “您看看,真没王法啦!少爷看这刁奴……咦?二少爷?二少爷?”跑哪啦?

  可不是,这南园门口,哪还有其他人的影子?

  XXXXXX

  效率非常快,约莫半个时辰就把清幽的翔鹤园给打扫干净了。毕竟平常这里就有人在打理,并不太脏,打扫起来不费力。

  听说翔鹤居是西园里最好的院落哟!不消说,西园当然是用以招待男性贵客的地方,不过这翔鹤居极少对外客开启。刚刚来打扫的人里,有一个年资较长的有说明原因,听说这儿是特地给邵爷准备的。三年前他来住过一次之后,自此季家人把翔鹤居留着当作他的专用。

  “邵爷、邵大哥、邵大侠……是什么大人物呀?很有名的江湖人吗?”

  其他人退下之后,湛蓝给内总管留下来做最后的打理。可能是他老人家误会二少爷瞩意她留在这边服侍贵客吧!她沏了三亚龙井,从厨房端来瓜果糕点摆饰好,然后——开始吃将起来。

  “出来这么久,我还以为我待的是寻常人家,哪知还是有什么大侠不大侠的东西出来遛达。挺稀奇的,见识见识也好喽。”啃完一颗莱阳梨,将果核随性往后一丢——咦?怎没果核落地的声音?

  她转过头一看,看到了梨核正被两只修长的手指捏住。

  “啊!”她低叫一声。

  那个有着修长手指的男子,亦有一张好看的面孔。

  她轻巧地跳起身,赶紧低身一福,叫道:

  “您是邵大爷是吧?”

  他没应声,但也没摇头。

  那就是喽?她猜。

  空间里有短暂的沉默。然后,她甜甜一笑,端起桌上的果盘道:

  “您是想吃梨是吧?快别捏着果核了,这里有整颗的呢,够您吃的了,您不必委屈啃果核的。要让主人们知道了,一定会怪我服侍不周的呀!”

  


 
“润恒”杯全国小微散文征文大赛
首届高晓声文学奖评选公告
“一带一路”文学联盟网站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理论评论支持计划评审结果公告
资阳征集城市宣传“三件套”
“让生命充满绿色” 生态文学征文启事
中国作家协会所属单位2022年度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全国征文大奖赛启事
《微型小说选刊》专栏征稿启事
《江阴日报》“共创文明城市共建美丽江阴”主题征文启事
“我和厦门红十字·厦门红十字走过110年”征文活动
“唤梦杯"宣传片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诗天下》杂志创刊号全国征稿启事
2021年度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征集公告
第七届“汪曾祺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散文奖评选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更多...

陈建功

高行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茂华:经济活动企稳回暖,仍需关注结构性问题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