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39        发布时间:[2021-10-14]

  

  阳东来,以临庐后山丘,微暖晨光无熹微之迹,融融头,剑庐师徒计十余人,都在暖光之中,迎着日头站立,看上去就像是一幅油画。

  山丘下方,剑庐的三代弟子、剑僮以及服侍了四顾剑无数年的仆役,官员们,看着这一幕,知道东夷城的宗师到了最后一刻,无数人难掩悲声,跪到在地,向着山丘的方向叩首不止。

  山腰,山居,范闲和影子看着那边,面上虽未动容,心里已然动容。范闲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些怪异,其实这么多年了,他与东夷城的关系一向极为复杂,尤其是对于四顾剑这位大宗师,他其实并没有什么深指内心的认识,他只知道对方是一位超绝强者,是一个可以用手中的一只剑就改变天下大势的牛人,在很多过往岁月里,四顾剑就是他最大的敌人,然而月移星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竟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

  但是范闲哪怕在昨夜,对于四顾剑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他与四顾剑的谈判,只是双方基于某种利益目的而搭成的合作罢了。对于一个害死了自己很多属下,杀死了很多庆人的大宗师,范闲实在是生不出太多的感叹。

  然而此刻。

  阳光来了,范闲忍不住苦涩地自嘲笑了起来,看着山头的那个瘦弱身影,心想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竟把这位大宗师看成了一个守护世间,爱惜黎民的革命者。

  影子往山门外站了一步。静静地、怔怔地看着山顶的四顾剑,看着与他地生命纠结伤害地兄长。

  在人间地最后几次呼吸。

  范闲退回到了山门的阴影之后。沉默了起来。不知为何,心血微微来潮。体内两股性质截然不同地真气缓缓地运转了起来,尤其是后腰雪山处那股强大的霸道真气,顺着两只手臂释发出来。在手掌边缘处周转而回,形成了一道极为圆融的真气回路。离掌只有半寸地距离。却是极为敏感的一道真气外放。

  他感受到了什么。感应到了什么。侧目向着东方望去。一直望到那边苍茫地海上。红红朝日之下正在呼吸地海畔浪花处。

  山顶上四顾剑地目光也落在了海浪处。

  远处有风来,挟着微湿地雨点。天上朝阳上头,有一抹微显厚重地乌云。风雨来了。似是送行,似是洗礼。

  ……

  ……

  除了范闲和临死地四顾剑外。没有人感应到了那个人刻意释发出来的气息。范闲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山居,从剑庐四方膜拜于地地人们身后离开。斜斜掠入东夷城。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最快地程度。只用了极短地时间。便踏过民宅商行。经过港口船舶,来到了东夷城外。邻近东海之滨的一处僻静沙滩之上。

  此时海畔地雨点已经密集地落了下来。打在沙滩上,万点坑。

  一道灰影掠过。然后极其强悍地在沙滩旁的青石上止住身形。正是范闲。他眯眼看着沙滩上雨点击打出来地小坑。忽然想到很多年前。在州地悬崖下。他看着那半艘小船沉没,沙滩上留下地那些痕迹。

  风雨没有变大。只是这样清柔而冷冽地吹拂着。降落着。朝阳升地更高了一些,升入了雨云之后。整个东夷城地光线都清暗了起来,尤其是海上。浪花拍石,激起无数水雾,与空中降落的斜风细雨一交,平添几分迷蒙之色。

  水雾迷蒙地背后,缓缓显现出一艘巨船地身影,船身极大,是那种可以抵抗万里海路巨浪的远洋商船。船只无法靠近遍布礁石地岸边,只是远远地海中显现出身影,虽然距离极远,可是那种无来由地压迫感。仍然让范闲感到了一丝紧张。

  大海忽然在此时平静了下来,虽然风雨依然在继续,然而雨点入海无声。入沙无声,润泽世间皆无声。海浪不再暴戾地冲击海岸,只是缓缓地一起一伏,就像是这片大陆地呼吸。

  白雾之中,隐约行来一只小船。

  范闲深深呼吸一次,然后踩着微湿微软地沙滩,向着海边走了过去,迎接这只小船地来临。

  小船的船首站着一个人,此人双手负在身后,微白长发用一个布条系在脑后,面容古奇,双眼清湛而深不可测,一顶笠帽戴在他地头上,笠帽虽小,却让漫天温柔却密集地风雨无法靠近小船。

  船首坐着一人,也戴着笠帽,但是帽沿却没有遮住他颜色与众不同的头发,以及唇角那怪异而恐怖地笑容。

  叶流云来了,在四顾剑临死的时候,他终于来送他了。

  范闲地心头微感震惊,然后看着船尾坐着的那个人,温和的笑了起来。费介先生也来了,在快要心力交瘁的时节,能够看见一个至亲的人,竟是冲淡了叶流云陡然出现,所带来的震惊。

  ……

  ……

  小船靠近了海边,叶流云静静地站在船首,眼光穿越了海畔的青树山丘,投向了远方,大概就在那个方向的远方,四顾剑正在山丘上,凄

  漠地看着海边。

  范闲站在风雨之中,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着沉默一言不发的叶流云,薄唇微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水声渐起,费介从船尾跳了下来,在浅浅的海水里向着岸上走了过来。范闲赶紧上前,将老师扶上了岸,师徒二人对视一眼,眼神各自温和欣慰。

  范闲没有说京都里的问题,十家村的问题,陈萍萍的问题,因为他知道费介老师出洋远游是他一生的心愿,这位用毒的大宗师性喜自由,当年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只怕他早就离开庆国这片大陆。陈萍萍既然把他骗走了,范闲自然也要接着骗下去。

  “这两年我们在南洋的岛上逛了逛。”费介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弟子。笑着说道:“本来今年就决定启航,远行去西洋那边逛逛。”

  “西洋很远。”范闲看了一眼木然站在船首地叶流云,没有理会这位大宗师,牵着老师的手走远了一些,担忧说道:“以您的脾气,只怕要往西洋大陆的深处走,这一来一回得要多少年?”

  费介笑着看着他,说道:“以我和叶大师的年龄,此一去。只怕是回不来了。”

  范闲的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本来他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先生,没料着今天见着一面。却又是永别,暗自黯然一阵后。他强颜指着海中笑道:“有这样一艘大船,便是天下也去得。”

  费介回首望去,看着水雾之后那影影绰绰的巨船。嘎声笑道:“买了很多洋仆,还有些洋妞儿,生的和咱们这些女子大不一样,你要瞧着了,一定喜欢。”

  “我可是和玛索索呆过一段时间的。”范闲笑着应道:“怎么今天来这儿了?”

  费介先生先前就想说这个问题,他回头看着站在小船之首,没有登陆地叶流云,沉默片刻后说道:“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知道四顾剑要死了,所以想来送他一程。”

  “嗯……”范闲微微低头。余光瞥了一眼船首雨中如雕像一般的叶流云,用一种复杂的情绪轻笑说道:“四顾剑不是被他和陛下打死地?”

  费介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范闲也止住了这个话题。看着叶流云的身姿,也随着先生摇了摇头。

  ……

  ……

  叶流云沉默地站在小船前首。沉默地看着东夷城地方向,此时他头顶的笠帽似乎失去了效果,任由风雨击打在他的身上,再滑落船中,一片湿意。

  许久之后,这位大宗师忽然低头沉思片刻,然后向范闲招了招手。

  范闲微惊,表情却是没有一丝变化,镇定地走了过去,站到了齐膝地海水之中,看着相隔不足五步的小舟,恭敬请安。

  “我要走了。”叶流云温和地看着范闲,说道:“可能再也不回来了,你有没有什么话要问我?”

  在天下四大宗师之中,范闲从来没有见过苦荷,只是从海棠的身上,从北齐事后的布置中,从肖恩的回忆中,知晓这位北齐国师的厉害。对于四顾剑,则是亲身体验过对方惊天的剑意,清楚知晓对方的战线。对于皇帝陛下,范闲则是从骨子里知晓对方的无比强大。

  唯有叶流云,范闲少年时便见过对方,在江南也见过对方,那一剑倾人楼的惊艳,令他第一次对于大宗师地境界,有了一个完整的认识。

  而且叶流云和其他三位大宗师也有本质上的区别,他似一朵闲云,终其一生都在大陆上飘流着,暂寓,再离,就像是没有线牵着地光点,潇洒无比。

  正因为这点,范闲以往对于叶流云最为欣赏,最为敬佩,然而先是君山会,后是大东山,范闲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可能存在不食人间烟火的人。

  若有,也只能是五竹叔,而不是此时小船之上地这位大宗师。

  范闲知道叶流云此时开口是为什么,他沉默片刻后,没有请教任何武学上的疑问,而是直接开口问道:“您为何而来?”

  雨中的叶流云微微仰脸,整张古奇的面容从笠帽下显现了出来,似乎没有想到范闲会在这样珍贵的机会里,问出了这样一个令他意外的问题。

  只是沉默了片刻,叶流云说道:“我为送别而来。”

  “为什么要走?”范闲再问。

  “因为我喜欢。”叶流云微笑应道。

  “那当初为什么要出手。”范闲最后问道。

  “因为……我是一个庆人。”叶流云认真回答道。

  范闲思考许久这个问题,庆人,自己也是庆人,在这个世界上,归属就真的能决定一切行为的动机,甚至连大宗师也不例外。

  范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没有什么别的问题了,只是好奇,您将来还会回来吗?”

  “谁能知道将来的事呢?”

  范闲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以叶流云和费介先生地境界,虽说是遥远神秘的西洋大陆,只怕也没有什么能留。伤害他们的力量。

  范闲没有问题要问,叶流云却似乎还有什么话说。他望着范闲,温和笑着说道:“自大魏以后,天下纷乱,征战四起,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我助你父扫除了最后地障碍,以后的事情。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去做了。”

  是地,叶流云以宗师之尊,隐忍二十年。暗中配合皇帝陛下的计划,一举扫除了庆国内部所有的隐患。清除了一统天下最大的两个障碍。苦荷以及四顾剑。

  叶流云再留在这片大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他才会在离开之前。再来看一眼,然后对范闲说这句话。

  在这位大宗师看来。范闲毫无疑问是将来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强者,不仅仅是武道修为,还包括他地机心能力以及平日里对平凡百姓所投注的关注。所以叶流云才会寄语于他。

  然而叶流云并不知道范闲地心,大宗师要看穿一个人的心,也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说完这句话后,叶流云便不再与范闲说话。

  只是依旧站在船首,看着那边地山头,和那个遥远山头上将死的人,或许是友人。

  范闲低头沉默片刻。然后走回岸上,与费介先生低声说了起来,马上便要告别。他与老师有很多话想说,哪怕只是一些芝麻烂谷子地童年回忆。再要回忆地机会已经不多了。

  ……

  ……

  范闲从怀中取出苦荷留给自己的小册子,递给了费介先生,说道:“苦荷留下来的东西,应该和法术有关,您在西洋那边找人问问,直接把音读出来,应该那些人能够听懂,大概是和意大利,罗马什么有关地地方。”

  看见他郑重其事,加上又说是苦荷留下来的遗物,费介先生皱了皱眉头,接了过来,放进怀中,沙声说道:“放心,没有人能从我地手里把这东西抢走。”

  范闲眼尖,早就看出了先生在这本小册子上做了什么手脚,笑道:“如果那些小偷不怕死的话。”

  “既然是苦荷留给你的东西,想来一定有些用处,为什么不自己留着?”

  “我昨天夜里就背下来了。”范闲指着自己地脑袋,笑着提醒老师,自己打幼年起便拥有的怪异的记忆力。

  费介笑了起来,想起很多年前在澹州教这个小怪物时的每日每夜。

  东海之畔地风雨渐渐小了起来,范闲与费介同时感应到了什么,不再闲叙,回头望向在海畔随波浪温柔起伏的那只小舟,看着舟首的叶流云。

  叶流云脸上的笑容愈来愈温和,愈来愈解脱,就像看透了某件事物一般,大有洒然之意。

  一个浪打来,小舟微震,叶流云借势低身,向着东夷城方向某处小山,某处草庐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范闲心头一沉,知道那个人去了。

  费介沉默地看着这一幕,说道:“我要走了。”

  ……

  ……

  草庐里那只长腿蚊子,终于煎熬不过时光地折磨,眼看着天气便要大热,正是生命最喜悦的时节,它却在墙角再也站不住,绝望地盯着那床厚厚的被子,以及被中空无一人地空间,颓然从墙上摔落下来,掉落地面,被从门缝里漏进来的风一吹,不知去了何处。

  草庐之后地小山上,那个瘦弱的身影已经躺倒在徒弟们的怀中,再也没有任何生息。

  海畔的小舟缓缓离开,向着水雾里的那艘大船驶去,范闲站在沙滩上深深鞠躬,以为送别。

  直到最后,叶流云依然没有弃舟登岸,或许这位大宗师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界限,他这一生都不想再登上这一片充满了杀戮与无奈的土地,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一旦登上这片土地,是不是还愿意再离开。

  这便是抛得、弃得的洒脱与决心。

  范闲看着渐渐消失在风雨里的小舟,心里想着,这便是所谓的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只是有人走得了,有更多的人却是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往自由的江海里去?


 
2021年度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征集公告
第七届“汪曾祺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散文奖评选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节水护水、从我做起”主题征文活动
围绕“逐梦集美新 城”主题征文活动
“绿溪谷杯”首届诗歌大赛金喜鹊奖征文启事
“展税务行业风采 开深化改革新局”主题征文
纪念《歙县徽州古城保护条例》颁布施行五周年有奖征文
“纪念慕生忠将军诞辰111周年”诗歌主题有奖征文
「惊池故事」公众号征稿启事
《平潭文艺》杂志征稿启事
发掘和鼓励历史写作者,第一届“文景历史写作奖”启动
“何建明中国创意写作奖”来了,等你参加!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大爱张家界”诗歌征稿启动
第五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知名文学杂志向青年作家征稿啦!
更多...

刘白羽

秦牧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鲁政委:能耗双控由来已久,为何2021年尤其缺电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