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38        发布时间:[2021-10-14]

  

  功成名就之后剥离旧有的伙伴对皇帝来说是对的。

  功成名就之后旧有的伙伴就该离开皇帝,这才是正确的应对方式。

  儒家在某些时候其实还是有一些悲悯之心的。

  他们在暗地里鼓吹过——进如狂风卷地,退如大海退潮这个思想理念。

  他们认为一个人在功成名就之后的最高行为准则就是退隐泉林,做一个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

  这些道理那些曾经立下过盖世功劳的人不可能看不懂,只是——他们不舍得。

  一个人一旦拥有过权力,就舍不得放手。

  哪怕明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狡兔死走狗烹的局面,他们还是侥幸的认为自己会是一个例外。

  云昭目前之所以还对自己昔日的伙伴有着足够的信任,原因是——他还非常的年轻。

  年轻人的胆子都比较大,至少在云昭这里是这样的。

  他甚至认为,只要自己活着,对这个国家就能具有绝对的掌控力。

  人的生活交集圈子并非会逐渐变大,其实,是一个不断缩小的过程,指望成年人跟别人交心,纯属扯淡。俞伯牙与钟子期的这种关系,在云昭看来,更像是两个病人在精神层面的交流。

  玉山书院草创时期买来的那些人,云昭可以把他们看作伙伴,后期进来的人,在云昭眼中,就真的变成普通人了,这些人可以处理,可以牺牲,甚至可以杀戮。

  中秋节的时候,云昭在玉山布置了酒宴,有资格来这个宴会喝酒的人却不多。

  在玉山喝酒的时候,大家都喜欢穿一身白袍,且不论男女。

  云昭穿白袍没有钱多多穿上好看,这是大家一致公认的。

  这种场合冯英是不来的,也没有办法来,见云显要去,所以,她就派了云彰过来侍酒。

  两个孩子来了之后,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们的身上,跟云昭,钱多多这些年相聚的多,该说的话早就说尽了,再说别的他们都觉得难堪。

  说是交流,其实就是一个打孩子的过程……

  韩陵山要跟云彰,云显在大月亮底下比武。

  而且要这两兄弟一起上。

  他们之间的比武很有意思,钱多多眼看着韩陵山手中明晃晃的长刀不断地出现在云显脖子附近,一双凤眼睁的老大,手里握着剑柄,如果不是云昭按住,她早就跳出去砍韩陵山了。

  韩陵山总是轻轻的拨开云彰的长刀,重点招呼云显,云显也是一个不服输的性子,哪怕被韩陵山摔倒,拨倒,推倒,用屁.股拱倒……他总是在第一时间就爬起来,继续跟韩陵山缠斗。

  看到弟弟被欺负,云彰明显有些发急,攻伐韩陵山的时候已经顾不上礼仪了,下手一次比一次狠。

  可是,不论他如何发狠,韩陵山总能轻易的化解,然后再一脚把云显踹倒。

  等到云显摔倒的次数足够多了,韩陵山又把目标对准了云彰,这一次,该云彰倒霉了,这孩子在韩陵山面前用飞脚这种动作,明显就是找不痛快,被韩陵山抓住脚后跟之后再稍微用力抬一下,云彰就在半空中转了三四圈之后,再被韩陵山一脚踹在屁.股上平飞出去,最后掉在厚厚的毛毡上……

  见哥哥被韩陵山欺负的太狠,云显更加的愤怒了,看死了韩陵山不会对他下狠手,基本上舍弃了防守,只是一味的猛攻。

  见哥哥又被韩陵山抓着脚脖子倒立的时候,他居然舍弃了长刀,抱着韩陵山的大腿,张嘴就咬了下去……

  云昭捂住了愤怒的钱多多的眼睛,不想让她看接下来的惨状……

  韩陵山皮糙肉厚的,莫说张嘴咬,就算是用刀子捅也非常的费力气。

  所以,云显也被韩陵山倒着提起来了。

  一手提着一个皇子,来到云昭跟前慢慢地将两个孩子放下,对云昭道:“不错,我是满意的。”

  钱多多愤怒的道:“我要打死你!”

  韩陵山不置可否,云昭苦笑道:“我们全家上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钱多多吼叫道:“你等着,我去打你的儿子。”

  韩陵山愣了一下道:“最大的才五岁。”

  钱多多道:“就是要趁着他年纪小才打,长大了,估计不成。”

  云昭笑道:“韩野的年纪太小了,他好像还有一个儿子,好像叫——袁无敌!”

  钱多多拍着手道:“这个已经快要长大了,可以欺负了。”

  坐在钱多多身边的周国萍乘势揽住钱多多的腰身道:“人家可是英烈之后,欺负不得。”

  钱多多迅速推开周国萍道:“有话说话,别趁机占我便宜。”

  周国萍道:“我现在只想找个男人嫁了。”

  钱多多道:“即便是这样,你也别碰我。”

  周国萍笑道:“看来我恶名在外,想要嫁人终究是一场虚妄。”

  坐在云昭下手的张国柱道:“还不是你当你当年任性妄为弄的局面。”

  周国萍大笑道:“不稀罕,看老娘给你们跳一曲舞。”

  云昭瞅瞅躺在云杨大腿上抽抽的云彰,再看看将脑袋枕在钱少少大腿上抽抽的云显,觉得今晚过的很不错。

  人人都想教训云彰,云显,最终出手的只有韩陵山……

  晚上坐火车回家的时候,不论是云彰,还是云显都不愿意说话。

  云昭,钱多多却对此并不在意。

  韩陵山对人便是亲密的方式就是揍他一顿,禁得住他的拳头的人,才能进入他的眼睛,这么多年下来,韩陵山跟其余的同窗已经不怎么来往了。

  去年过年的时候,他甚至拒绝了其余兄弟们登门拜年,就连送来的礼物也没有收。

  并不是他一个人在这样做,张国柱同样做出了这种事情。

  本来,按照人情世故,云昭应该呵斥张国柱,韩陵山一顿,呵斥的旨意本来已经写好了,在张绣出门的那一刻云昭后悔了,下令将这两道旨意焚毁。

  这两个人不是虚伪的人,他们这样做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火车从玉山上下来的速度并不快,时不时的能听到火车车轮因为刹车的缘故与铁轨摩擦出来的声音,这种声音在夜晚会传出去很远。

  云昭回到了家里,远远跟在后面的云杨这才带着部下转身离开。

  云昭通过有线电报给云杨的家里发去了平安的讯息,等云杨回家的时候就能第一时间看到。

  三年来,有线电报已经在关中连成了网络,最远的电线杆子已经树立到了洛阳,再有半个月,应该就能抵达开封。

  最早用上电报这东西的是铁路。基本上,火车通到那里,电报就会通到哪里。

  张国柱在发现电报的便利之后,也就不再阻挠云昭花大力气来布置有线电报了。

  同时,他也拒绝了云昭要迅速将有线电报通到每个州府的打算,他认为用十五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个工程比较好。

  冯英对云彰身上的伤痕并不在意,钱多多看了儿子身上的伤痕之后,第一时间眼泪就下来了。

  赶走这两个女人之后,云昭父子三人就泡进了温泉池子里,虽然这样做会让这两个家伙身上的淤青更加的明显,云昭还是带着儿子泡了温泉水。

  “爹,我打不过韩伯伯。”

  云彰低声向父亲道歉,他觉得今天晚上让父亲丢人了。

  云昭翻了翻眼睛道:“我也打不过。”

  云显嘿嘿笑道:“我可以打冷枪。”

  云昭道:“这么做,你死的会更快。”

  云显摇摇头道:“那就没办法了。”

  “今天晚上,人家在教你们做人的道理呢。”

  云彰,云显齐声道:“我们兄弟好着呢,用不着他多事。”

  云昭笑着摸摸两个儿子的脑袋道:“有些人不能伤害,但是可以笼络。”

  云彰摇头道:“爹爹,韩伯伯的钱比我多,官职比我大,我没法子笼络。”

  云显嗤的笑了一声道:“哥哥,你应该学刘备给诸葛亮编织草鞋那样笼络韩伯伯。”

  云彰怒道:“你知道个屁,韩伯伯这种顶天立地的好汉,要是能被一点小恩小惠收买,爹爹也不会如此看重韩伯伯了。

  我以前是怎么对待韩伯伯的,以后会同样面对,不会刻意的去笼络人家,在韩伯伯面前,只要公事公办,在把他当长辈尊敬就可以了。”

  云昭惊讶的瞅着云彰道:“咦,看不出来,你已经明白了笼络的真正含义了。”

  云显不屑的撇撇嘴道:“我现在就想知道那个叫袁无敌的小子能欺负不?”

  云昭道:“那要看你的本事了,要是能凭本事欺负到袁无敌,爹爹是没话说的,你韩伯伯也不会说什么,仗势欺人的话,还是算了吧,你韩伯伯会追杀到家里来。”

  云显大笑道:“我正在挑选人才呢,既然那个袁无敌是韩伯伯的儿子,应该是一个有本事的,如果真的不错,我会邀请他加入我的兄弟会中。”

  云昭闻言楞了一下道:“兄弟会?”

  云彰在一边解释道:“弟弟认为将来要遨游全世界,要踏遍这个星球上的所有角落,因此,他就弄了一个踏遍天涯兄弟会,他希望兄弟会中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是人才,应该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

  也只有这样,才能完成他踏遍天下的雄心壮志。”

  云昭听云彰的话之后愣了一下,瞅着云显道:“信陵君门下三千士,你要这样做吗?”

  云显笑着道:“爹爹,我天性自由,受不得拘束。”

  云昭叹口气道:“孔秀可能要倒大霉。”

  云显道;“孔先生也准备跟我一起走!”

  


 
2021年度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征集公告
第七届“汪曾祺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散文奖评选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节水护水、从我做起”主题征文活动
围绕“逐梦集美新 城”主题征文活动
“绿溪谷杯”首届诗歌大赛金喜鹊奖征文启事
“展税务行业风采 开深化改革新局”主题征文
纪念《歙县徽州古城保护条例》颁布施行五周年有奖征文
“纪念慕生忠将军诞辰111周年”诗歌主题有奖征文
「惊池故事」公众号征稿启事
《平潭文艺》杂志征稿启事
发掘和鼓励历史写作者,第一届“文景历史写作奖”启动
“何建明中国创意写作奖”来了,等你参加!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大爱张家界”诗歌征稿启动
第五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知名文学杂志向青年作家征稿啦!
更多...

刘白羽

秦牧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鲁政委:能耗双控由来已久,为何2021年尤其缺电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