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56        发布时间:[2021-09-18]

  61401060868e3.jpg

  作者简介:孙少山,山东人。198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一级。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中篇小说《盲流》、《大鱼》、《要塞》,短篇小说《我们的老六》、《出关》等。


  八百米深处(下)

  七、表决

  冷

  一直都垂头丧气的中学生现在也没振起精神,少气无力地说:“我怎么都行,叔叔们看着办吧。”

  冷西军毫不客气地盯住了他的同龄人。

  “呱哒板子”慌忙道:“对,我说,该我说。要说李贵这小子嘛,心狠手辣,不知干了多少缺德事儿,这几年我见了他就头皮儿麻,今天的事他真是丧了天良,自作自受,不能管他。”

  他偷看了老工长一眼又道:“不过嘛,不过这么扔下他就走也太那个了,太有点儿……话又说回来了,这怨咱吗?他可真是搬起石头倒打了自己的脚,这件事我说怎么办都有理,不过……”

  “不过你他娘的这屁等于没放!”冷西军火了,没想到他平日吃了李贵那么多苦头,在这件事上反倒耍起滑头来了,冷西军原以为很好表决的事儿,不料闹了半天他和张工长才是一比一,时间紧迫,他有些慌了。

  这结果使张昆大受感动,他原以为,为了自身的利益,三个人会一齐向他进攻。因为别人不同于他,他本身还有带班的责任压在身上。他看出这个有利的转机,用几十年从来没有过的和软口气和年轻人说话了。

  “李贵这个人是不好,可他总还不是和咱们是你死我活的敌人。我三弟在朝鲜可是跳下河去救过一个美国俘虏兵,差点儿没淹死。十个脚趾头都冻掉了。现在和美国又友好了,大家也许觉得没啥,当年他可为这吃了不少苦头。村里从来不把他当残废军人照顾——也是,人家送他去,是让他去打美国鬼子,他倒去救美国鬼子,不是活该吗?!他最怕过年,年底村里拥军优属的队伍敲锣打鼓地从他门前经过时,他家里就不安稳了;老婆抱怨。孩子们甩脸子,他不能干重活,工分挣得少,生活很苦。有一年我去了,他流着泪诉苦。我拍着桌子把村里那几个年轻人一顿好骂。我说:那种事儿!只要是个人就躲不过去!这是命里该当!那种时刻要是能把自身的利害前前后后都考虑到,还叫个人吗?回来后,我就每逢过年给他寄三十块钱,让他过年关。

  “前几天他给我来信了,说那个美国人到中国来了。找到了他,给了他一笔钱,问我该怎么办。我回信说:你这是撒糊涂了。当初你下河捞他是为了钱你就收下。那时候你没想到钱,这会子又收下他的钱,那不是把当年那十根脚趾头给卖了吗?

  “眼下的事儿就是这样,有那一天没那一天还不一定,万一有那一天,光咱们活着出去了,见了李贵的老婆孩子,你们就会明白今天的事儿该怎么办了。你们还年轻,你们会一辈子都受着良心的折磨,一个人内心有愧,活着又有啥意思?!所以我才说,在煤洞子里有死在一起的,没有见死不救的。”

  “呱哒板子”接口道:“对呀,我早就说……”

  “你早就说什么?”冷西军把眼一瞪打断他。

  “不,我是想说没说出口,不过我早就有这个意思。咱不为他,还得为他的老婆孩子呢!”

  冷西军把大斧子扔出来道:“你们看着办吧!可别想让我动手。当心放他出来饿急了眼,先把你们给吃了。”

  八、精神状态

  开

  始了向相反方向的掘进。一个人干,余下的人就得闭了灯待在黑暗里。他们知道万一电用完了,他们也就活到头了。

  一声很轻的抽泣声,把他们的心一下子给揪紧了。不用问,都知道这是谁,那哭声越是努力地抑制,越是叫人受不了。是的,他才二十岁,还是个孩子呢。一阵重压使张昆呼吸都觉艰难了,万一因李贵而误了活命的机会,这孩子不等于自己给杀的吗?他太年轻了,不应该让他冒险。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想劝一劝这孩子,但却说不出口。

  说“别难过,一定能活着出去?”他没这个把握!说“这是革命工作,死了也光荣。”他又觉得违心。九十名应届毕业生,单是需要他来革命。若说光荣,当官儿的儿女不是都安排在地面那些不光荣的去处去了吗?……老工长清楚为什么把小王分配到井下的,他父亲得罪了一把手,难道该他来“父债子还”?

  “不用操心,”冷西军讥笑道:“会有人照颐的,只要你能回去,别忘了窗外先咳嗽声再进屋。”

  “呱哒板子”来了精神,“我给大家开开荤怎么样?”

  “呱哒板子”说开了头:

  “我儿子在课堂上学字儿,老师指着黑板上一个‘被’字,我那宝贝儿子就傻眼了,老师想启发他一下,就问道:‘你家褥子上面是啥?’我儿子眨了眨眼道:‘俺妈。’小学生们都笑了。那老师还不死心,又问道:‘你妈上面呢?’‘俺爸爸!’”

  这一下子可点着了引信,绝境之中的人们竟一齐大笑起来。每个人都鼓足了劲儿,可着嗓门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的笑岔了气儿,有的笑尖了声,“哈……哈……”不停地笑啊、笑啊,像中了魔一样。

  老工长大声喝斥也无效。他拧开矿灯,瞅着一个个狂笑的脸,他突然发抖了。

  老工长深知要把这几个年轻人带出去,首要的条件是能维护他们精神正常,保持旺盛的求生欲望,一旦神经过度兴奋,促使他精神崩溃,大家会一下子失去求生的勇气,所谓“悬崖撒手”,经受不住的不是体力,而首先是精神坚持不下来了。不能让再笑下去了。

  于是,他张开了巴掌,“叭叭”给每个人俩耳光。刹时,大伙都怔了,笑声也止了。

  大家互相看了一下觉得害怕了,个个都笑得眼神变了样儿。冷西军跳起来指着“呱哒板子”骂道:“你他娘的这故事是趸来的!我听别人说过几百遍了。何苦栽到你儿子头上!”大伙儿明白这是他掩盖内心的激动和对老工长的感激,他说完,夺过斧头拚命地砍了起来。

  九、相会

  又

  再次轮到冷西军时,他用力一斧子砍透了。对方又刨过来一只镐尖儿,于是一个碗口大的洞出现了。风飕飕地灌了过来。

  如果对面是另一个人,冷西军会鼓起勇气一口气将洞口打开,把对方接过来。但对面是李贵,他觉得再也没力气了。对着洞口喊道:“姓李的,自个儿钻过来吧!”就把大斧子一扔躺在地下了。大家听他一喊一齐挤了过来,可洞口那边并没动静。怪了,难道不是李贵?只要是个人就该说话呀?忽然从洞里塞进来一个面包。那焦黄色的圆东西使大家眼前一亮,甜丝丝的香味叫人要发狂了。

  舌头底下“刷”地一下子涌满了唾液,四双眼睛跟着那只面包滴溜溜地滚,几乎全都身体向前猛一扑。然而谁也没去捡。接着又递过来一个。这次大家看到了一只其大无比的手。是李贵无疑。谢天谢地!这小子算是还给大家留了几个,没全吃光。

  人们心里一阵高兴——这不只是几个面包,这说明大家救的还是个“人”,力气没白出!面包一个接一个地滚过来。竟然是十个!原来就是十个!一个也没少,李贵连他自己那份也没吃,这是多么惊人的毅力!大家激动起来,七手八脚地把一条大汉拖了过来,他过于魁梧,洞口把两肩都撕破了。

  汗水混合着煤灰把一张颧骨硕大的脸弄得使大家不敢认了。他从地上爬起来就警觉地把大家审视了一遍。然而他面前是一张张激动、亲热、欣喜的面孔。无论如何也找不出一丝怨恨的表情。他那深陷的眼窝里出现了一滴亮晶晶的东西。突然他双手捂着脸蹲了下去,那熊一样的脊背,猛烈地抽搐起来,泪水顺着指缝无声地流下。

  谁也没再说一句话,静默之间,像有一道强烈的阳光射到了这千尺地下,扫荡了阴冷黑暗,一股暖流注入人们心间,一切仇恨、隔膜,全冰消雪化了。他们觉得心胸无限舒展开来,感受到了地面上少有的人与人之间的亲密。似乎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只要能这样亲密无间地在一起,虽死无憾。他们成了一个整体,即使大山把他们压成粉末,也绝不能使他们分开。

  老工长默默地把面包塞进每个人的手里。

  十、找到了生路

  如

  果说,人在大海洋里、大沙漠里、大森林里容易迷失方向,而到过井下的人都知道,在那里面根本就不存在东西南北的感觉。老工长完全凭着他的记忆,或者说凭着他那老年的动物的本能,在带领大家前进。

  人们拼着最后的力气凿穿了一道又一道煤壁,在采空区钻、爬、摸索。互相鼓励互相扶持,他们几乎不是为了个人活命,而是为了维护这一集体的完整而艰难地挣扎着。如果是单个的人,也许早就“悬崖撒手”了。

  五天之后,他们终于找到了那个伪满时的自然通风井。“呱哒板子”最后一个来到了风井下,他抬头一看那多少日子没见了的一线天空,悲喜交集地叫道:“宾他娘啊宾他娘,你该当不是个寡妇命哟!”

  爬上这八百米的斜井就是蓝天!白云!耀眼的阳光普照大地,绿色的山岗起起伏伏。无边的田野上风吹杨树叶子哗哗响。啊!生活啊,生活多么美好!

  衣服撕成了布条条儿;胳膊腿磨得血肉模糊;一张张鬼也似的脸,已经无法辨认;然而他们都活着一个也不少!老工长看了一遍突然想到上去以后赶紧打报告。今年无论如何也不退休了——他舍不得离开他们!闪着白光的天空,只有五分的铝币那么大。老头子却似乎看见上面有小孙子那胖胖的小脸蛋儿。耳边响起那娇嫩的嗓音:“爷爷!爷爷!”

  十一、最后的使命

  休

  息了一会儿,冷西军觉得迷迷糊糊要睡过去了,心里想:反正没危险了,大家都睡一觉再往上爬也不晚!睡觉,是眼下最需要、最美的事了,他合上了眼。突然,老工长那嘶哑的声音叫骂起来,“快起来!都他妈的快起来!”他催促大家快起来,显然都没动,他就“熊包”“懒虫”“混蛋”地骂开了。冷西军闭紧了眼睛不理他。

  “快上,老天爷白给了你这么大的砣子,光为了坠秤砣用吗?我年轻时……”

  这是冲自己来了,冷西军想。他这是怎么了?神经错乱了吗?张昆在教训这帮年轻人时总爱这么开头:“我年轻时……”冷西军为对付这句活也准备了一句刻薄的:“你年轻时草包一个!要不怎么闹腾了几十年才是个小工长?”

  这句话能把老头子噎得嘴角冒白沫。

  当下,冷西军又忍不住了,呼地跳了起来。可是他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脑袋像要炸裂般地疼痛。蓦地一惊,他明白了老工长的苦心——这是怕他们中毒!他有过这样的经验!再躺半个小时,大家会一个也爬不起来了,全得死在这里!但老工长又不敢明白告诉大家,怕大家一下子瘫了。

  巷道堵塞,风井变成了排气井,地震引起的煤层破裂释放出大量的瓦斯气体,一齐涌向这里,这就是中毒的原因。这地方一分钟也不能待了!

  冷西军赶快行动起来,他要配合老工长叫大伙,伸手拉起王江:“上去再歇,咬咬牙!”

  老工长火了,大嚷了起来:“混蛋!难怪你下煤洞子!天生是块废料,考场上你也睡了一觉?”

  老工长这话,像一根燃着的烟头,狠狠地戳到了小王江脸上。小伙子则如一只烫伤了的猫儿般跳了起来。他没想到一向尊敬的老人会揭他的疮疤。气得两腿打战,转身向风井冲去。“呱哒板子”哼哼唧唧地跟在后面。

  “现在轮到您了。”冷西军对老头子道。

  “走你的,上去叫人来拉我上去。”

  “为什么不行?嗯?怎么叫个不行?”

  老头子显得沉不住气了。

  “你很明白。”冷西军沉重地说。“等我们上去再去找来人,你就……”

  “你,你……”

  “快滚!少罗嗦!只要姓张的……”

  他猛地做了个要站立起来的动作,然而没有成功,头撞在了煤帮上。冷西军大吃一惊,他以为老工长只是失去了信心,没料到他竟连站立的能力也没有了,啊,这条逞能于地下四十年的好汉,耗尽了全部生命力为大家开拓了生路,自己却走不出去了,心里一阵冲动,他张开两手几乎要扑过去抱住老人放声痛哭。却被两道凌厉的目光制止了,工长头倚在煤帮上挺直了腰,努力保持一副雄赳赳的姿势。

  冷西军不知所措了。茫然四顾,才发现在跟前的还有李贵。

  李贵脱下裤子,撕成了几片,又绞了起来,蹲下道:“我背你,有我们在,就有你在!”

  冷西军不由分说,抱起张昆捆在了李贵背上。

  三个人开始向上爬,若在平时,这两条壮汉把这么瘦小的老头子背上去不算一回事儿,可现在力不从心了。平时身大力不亏、号称车王的李贵,背着老工长,腿肚打颤,一步挪不了三指,走了两步又滑了下来。

  张昆说:“你把我放下来,放下来,我给你们勒死了,放下来我喘口气。”

  放下张昆,两个年轻人也躺下来大口喘着。忽然听见啪的一声,他们转头看时,只见张昆胸口像开了一朵花,猩红的花。冷西军伸手摸了一把,大叫一声:“他死了!”

  张昆用矿灯引爆了衣兜的雷管,把自己的胸膛炸开了。李贵还要去伸手拉,冷西军说:“算了,走吧。”

  两条大汉向着头上那一线光亮爬上去。

  


 
2021年度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征集公告
第七届“汪曾祺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散文奖评选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节水护水、从我做起”主题征文活动
围绕“逐梦集美新 城”主题征文活动
“绿溪谷杯”首届诗歌大赛金喜鹊奖征文启事
“展税务行业风采 开深化改革新局”主题征文
纪念《歙县徽州古城保护条例》颁布施行五周年有奖征文
“纪念慕生忠将军诞辰111周年”诗歌主题有奖征文
「惊池故事」公众号征稿启事
《平潭文艺》杂志征稿启事
发掘和鼓励历史写作者,第一届“文景历史写作奖”启动
“何建明中国创意写作奖”来了,等你参加!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大爱张家界”诗歌征稿启动
第五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知名文学杂志向青年作家征稿啦!
更多...

刘白羽

秦牧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鲁政委:能耗双控由来已久,为何2021年尤其缺电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