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29        发布时间:[2021-08-28]

  QQ图片20210826111802.png

  齐凤艳,笔名静铃音,辽宁康平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大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奥杯赛诗育中心副主任。著有诗集《齐凤艳诗选》,出版独译合译诗集多部。


  理解霍俊明——读霍俊明的三首诗文/齐凤艳

  当我们欣赏一首诗歌时,它成为一个审美对象,它唤起审美体验,它带来精神愉悦和美的享受。阅读霍俊明的《鱼鳞在身上的暗处发亮》,它带给我的悦耳悦目是宁静的,悦心悦意是舒缓的,悦神悦志是悠长的。本篇文字中将谈论到的另外两首诗也给予我这样的感受,即霍俊明有一种能力,我不知不觉中经由他的文字的指引从人或物的自然存在中,看到一种道德或精神的存在,平面上的诗句最终将我的目光领向高处的光亮。这是一种从现象世界向本体世界的攀升。

  霍俊明说,当诗歌指向了终极之物和象征场景的时候,“物”已不再是日常的物象,而是心象和终极问题的对应。我想作为批评家诗人或者诗人批评家,霍俊明的诗里,有一种美学的追求。文学的意义一方面在于描绘有血有肉的人在此世对善恶的体验,另一方面在于揭示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因为还存在着另一个世界,就有了象征的位置。这对人性是非常重要的。在霍俊明的诗中,我看到人在努力想象和建立一个“更高的、自由的、美丽的、位于日常性的善恶彼岸的世界”。而达到那里,途径是思和想,或者思想。

  我一个人走到祁连山

  那一年秋天

  夏天刚好过去

  在集装箱式的旅馆中

  四周都是疯长的野草

  祁连山

  就在不远处

  我能够看清那些停滞的牛羊

  看到山上的灰暗褶皱

  还有路上的车辙和洼地

  如果我此时下楼

  翻过那道一人多高的铁丝网

  我就来到了草原上

  再用几个小时

  我就能顺利抵达山脚

  然后转身回来

  那时已是深夜

  不出意料的话

  头顶上还会有星群

  那天下午我一直这么想着

  奥克塔维奥·帕斯说:“我在自己前额的出口寻找”。最高和最终的超越是精神性的,而在这个过程中,个体的探索是孤独的,所以这首诗的题目是“我一个人走到祁连山”。或者,“我”也不是孤单的吧,因为诗人自己注视着自己以及自己的思想和行动,他是清醒的,理智的,这场思想的行走绝不是迷茫的,因为祁连山是指引,诗人自己是自己的护卫。

  “那一年秋天/夏天刚好过去”,诗人以讲故事的口吻将我们引入,时间与空间是现象世界的维度,当一首诗探索存在,二者都是不可缺少的。空间一个在旅馆之内,一个在其外,或者说,空间在诗中被隐秘地划分了。如果说集装箱式的旅馆和铁丝网(禁锢重重)代表着闭塞,其四周疯长的野草则是自由的代名词。

  人有敞开自己的需要。我们走近事物,实际上是想达到一种双向的映照。旅馆在这里形成了一种阻碍和遮蔽。相比祁连山上“能够看清”的牛羊,“山上的灰暗褶皱”才是思想之旅的目的之一,因为它一定还有其他目的,比如,精神活动本身既可以是过程也可以是目的。是的,灰暗褶皱,那里有潜在的展开和释放,就像集装箱旅馆中的人一样。

  接着霍俊明写到:“再用几个小时/我就能顺利抵达山脚/然后转身回来”。我曾经忖度诗人为什么不写他爬上了山顶?然后我想到了康德的一句话,大意是:本体世界是无法抵达的,但是无法抵达,并不拒绝抵达。人无法摆脱自然存在者的身份,但是,人要不仅仅是自然存在者,他还是道德或精神的存在者。对照里尔克笔下的豹子:“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霍俊明这首诗,写出了人和豹子的不同。并且,由于诗人的精神灌注,那集装箱旅馆是一座水泥雕像,诗人用自己的思想赋予它眼睛向外张望,而诗人的精神则让它插上翅膀,飞向星空。在诗的结尾,诗人写到:“不出意料的话/头顶上还会有星群”。是的,“意料”,心中必须有憧憬,心有星群很重要,就如华莱士·史蒂文斯诗句中所言:“点亮黄昏的第一盏灯,当我们/在室内憩息,心平气和,认定/那虚构之境便是那终极的善”。

  霍俊明说:“诗歌对应于深层的精神生活,诗人需要借助现实乃至幻象完成对深层经验和内在动因的剖析,这是个人前提的诗歌事件,是精神现象学的深度还原。”如果说我从《我一个人走到祁连山》看到了诗人批评家关于“想”在诗歌中的意义,那么从《鱼鳞在身上的暗处发亮》,我体悟到的是如何基于现实的生命体验,在事物的人间性中,发现它的神性。

  鱼鳞在身上的暗处发亮

  收拾一条东海岸寄来的干鱼

  板硬的像一段上了色的枯木

  盐粒簌簌崩落

  生活在黄昏又多了一层咸苦

  把它们用清水泡软

  盐和鱼都来自大海

  捕鱼的和晒盐的都是彼此的陌生人

  你和另一个人隔着日常之水

  北方的夜带着即将降临的雪意

  鳞片在冬天的白瓷灯下闪亮

  一个一个揭开

  薄硬干脆的鳞片弹射进水池里,案板上

  地上也是

  还带到了卧室的地板上

  其他的被池水带入更深的下方和黑暗

  几天后

  那些鳞片还沾在我的头发里

  裤子的褶皱上,夹杂在

  毛衣上,鞋帮里

  我带着这些鱼鳞

  走在北方的街上

  那些暗处的亮光

  没有任何人察觉

  如果说欣赏品味诗歌需要慢读的话,我发现霍俊明的诗作尤其需要慢读才能带来更深的体会。这种慢读不是事先的准备,而是他的诗有一种幽深之力,引人放慢速度,耐心咀嚼。这幽深来自于写作经验、人生经验和内心积淀。由此我读到了诗人这首由收拾一条干鱼而生发的体验。这是一条死鱼,是大地的献祭,是粮食。我相信诗人在收拾这条鱼的时候,是带着一种虔诚的,这从诗人耐心细致地描写他收拾这条鱼的过程就可以看出来,思索浸淫其中,诗人带着我们去感知一条干鱼。

  “枯木”里包含着多少“咸苦”(村庄里走出的诗人懂得粮食的来之不易)?“捕鱼的人和晒盐的都是彼此的陌生人”,我们说生活广大,而普通人都是偏于一隅在日常中平凡着,那广大并不属于我们。“用清水泡软”,坚硬不能下咽的时候,鱼能泡软,而那些泡不软的呢,包括鱼刺?沉甸甸的鱼,沉甸甸的生活,有多少事物令人如鲠在喉。如果这首诗,止于这里,文学就不能够给予人力量。霍俊明说:“实际上诗歌最难的在于知晓了现实的残酷性还能继续说出‘温暖’和‘爱’。”(我注意到,即使在说生活的咸苦的时候,诗人也先说出了一个动人的场景:“盐粒簌簌崩落”。)接下来,霍俊明将鱼鳞引入我们的视线,并成为全诗的焦点。

  “北方的夜带着即将降临的雪意”。在诗歌这种讲究凝练的文体中,我相信好的诗人绝对不会说一句无用之语。这行诗句既承接了上文的黄昏之意,又以“雪”字开启了下文的新意境。未降之雪与鱼鳞构成虚实两种晶莹,形成对上文昏暗的反驳。评论家耿占春说:“提升你的语言,在一个纯粹世俗的世界里,致使其产生神圣化;提升你的文,致使其自身生发出前所未有的道。不要指望不断深化你的思想,而要深化你的感受力,深化表述它的语言,致使其溶解、结晶,获得异质的含义。舍此,你的写作将会终结于软弱无力。”霍俊明在论诗的时候,也指出:“现实必须内化于语言和诗性。”我想,他的诗歌是他的主张的实践。

  第三节和第四节诗歌中,鳞片到处都是隐喻着光亮无处不在。它们甚至“被池水带入更深的下方和黑暗”,这里诗人已经在暗指,光亮需要一颗发现它的心灵。第四节我想是虚写大于实写的,诗人在说鳞片已经透过头发、裤子、毛衣、鞋帮进入了诗人自身,所以第五节中发光的,是诗人自己,物与人之间的照彻是相互的,是同时抵达对方的,我们心里有什么,我们才能看见什么。

  那么,鳞片象征什么呢?如果我把它落实为诗,是有失于狭隘的。但是我觉得诗的确和鳞片有相似的地方,作为一位诗歌习作者,我对我的爱好是信仰的,是仰望的。虽然我没有写出什么好诗,但是我觉得诗歌让我与众不同了,它照亮了我,它使我时刻发掘事物中的精神性质,来克服因自己的卑琐肖小而对世界不全面的认识。并且,纵然生存环境还存在这样那样的窘境,但诗让我认识到存活的生命,必须是诗性的和精神的。

  不会游泳的人也抵达了对岸

  一个人从河的这岸

  游到了河的另一岸

  没有水流声,也没有

  拍打水的声音

  一切都悄无声息

  回头看看对岸

  仿佛刚刚离开了一个尘世

  这里没有树木

  没有石头

  没有房屋

  甚至风也没有

  只有这条河岸

  这一切都似乎是在梦里发生的

  只是为了验证

  一个不会游泳的人

  也抵达了河的对岸

  在江边,我们常常看到有人伫立岸上,表情肃穆,看江的对岸。为什么越是看不清的彼岸,越会让人长时间去观看?而实际上,那边除了有跟这边一样的石头和沙子,没有别的任何不一样。但是岸边的人,还是在凝视,在寻望。霍俊明也在凝视,寻望。再一次,他看见自己行动了(这一次是在梦中),“一个人从河的这岸/游到了河的另一岸”,与前面的去祁连山那首诗又有相似之处。但是,这次对岸什么也没有:“这里没有树木/没有石头/没有房屋/甚至风也没有”。这已经是另一种境界了,霍俊明是不是在告诉我们:世界的丰富性,源自人自身的丰富性。这样我们就能够更好地理解北岛在他的《岸》一诗的结尾所写的岸“等待穷孩子的小船/载回一盏盏灯光”。霍俊明说:“精神的自我,必须在诗行中现身,因此物质性的世界得以在精神闪电的照彻中变形、过滤和提升。”

  并且这首诗从另一个层次讲了人对生命和世界意义的构建,就是精神现实。精神是人的另一半,精神存在也会深深影响人的生存和存在方式。比如梦,在梦里人完全可以不遵守物质规则,但是梦却遵守人的精神规则,无论多么荒诞的梦,总是这样或者那样的在表达一种精神现实。它就像人的神话一样总是遵循精神的规律和反映精神上的事实。精神现实能够释放自己的精神能量,塑造人。因为按照荣格的思想,精神现实概念实质上是一种能量观念,它的其基本因素是信仰与信念、幻想与幻觉等,其基本特性是自主性与自动性。

  那么霍俊明在这里是否在表露彼岸作为一种精神现实,其抵达也需要与梦相似的精神上的信仰、信念与幻想呢?诗是不是沟通此岸与彼岸的泅水过程呢?对此的理解,以及全文中我对霍俊明三首诗的理解是否正确,都是有待批评的。但是霍俊明说过:“诗人不仅要关注现实之物和已知之物,还要对可能之物、未知之物以及不可见之物保持足够的想象能力和精神穿透力,这关涉一个诗人在语言和认知上的求真意志。”

  霍俊明曾讲到,他有时会想起乡下院子里父亲和三舅制作的那个粗糙、结实、沉重的松木梯子。它如今更多的时候是被闲置在院子里一个角落,只有偶尔修房补墙的时候才能派上用场。他说:“在一个精神能见度降低的钢铁水泥城市空间,我需要它把我抬高到一个位置——看清自己的处境,也顺便望一望落日,看一看暮色中并不清楚的远方。我想这把梯子不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更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诗歌就是生活的梯子——沉滞麻木的生活需要偶尔抬高一下的精神景观,哪怕诗意只是提高小小的一寸。”他的这三首诗就是精神景观。

  霍俊明,河北丰润人,现为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著有《尴尬的一代——中国70后先锋诗歌》《变动、修辞与想象——当代新诗史写作研究》《新世纪诗歌精神考察》等诗学专著。主编《青春诗会三十年诗选》《新诗百年大典》《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论选》。著有诗集《一个人的和声》《秋天的老式过滤器》《批评家的诗》等。曾获诗探索理论奖、南方文坛年度论文奖、首届扬子江诗学奖、第九届滇池文学奖、诗选刊年度评论家、星星诗刊最佳评论家奖、首届全国海子青年诗歌奖、首届刘章诗歌奖等。

  


 
2021年度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征集公告
第七届“汪曾祺文学奖”短篇小说奖、散文奖评选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
莲花县“臻美天路.速变莲花” 文艺作品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启事
《中学语文》2022年征稿启事
“节水护水、从我做起”主题征文活动
围绕“逐梦集美新 城”主题征文活动
“绿溪谷杯”首届诗歌大赛金喜鹊奖征文启事
“展税务行业风采 开深化改革新局”主题征文
纪念《歙县徽州古城保护条例》颁布施行五周年有奖征文
“纪念慕生忠将军诞辰111周年”诗歌主题有奖征文
「惊池故事」公众号征稿启事
《平潭文艺》杂志征稿启事
发掘和鼓励历史写作者,第一届“文景历史写作奖”启动
“何建明中国创意写作奖”来了,等你参加!
中国作家网原创频道征文(小说)大赛启事
“大爱张家界”诗歌征稿启动
第五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知名文学杂志向青年作家征稿啦!
更多...

刘白羽

秦牧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鲁政委:能耗双控由来已久,为何2021年尤其缺电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